2017年5月22日星期一

姜野飞狱中眼睛被打残 其妻呼吁对丈夫保外就医


编者:
    
    姜野飞和董广平,作为已经获得联合国庇护的政治难民。被中共于2015年11月强行从泰国掳回中国,此前他们已经被加拿大政府签字同意接收。可以说,姜野飞、董广平是被中共从国际社会手中抢走的。这件事,当时在国际上造成了恶劣影响,是中共和泰国军政府公然践踏国际条约和国际惯例的恶劣行为,它使中共中国的国际形象进一步在国际社会被败坏。
    
    二人所犯何事,值得中共如此大动干戈?董广平仅仅“偷越”了国境而已,姜野飞则是画了几幅涉及习近平的漫画,发在朋友圈里。如此而已,当今国际社会,大国领导人因为此等鸡毛蒜皮小事,公然动用公权力公报私仇,为个人形象泄愤者,真的恐怕只有习近平一人了。习近平的暴君形象,也在此事中显露无遗。
    
    姜野飞、董广平被掳回中国后,长期秘密关押,并遭受酷刑殴打、虐待,姜野飞已知一只眼睛被打残。二人也被迫上央视“电视认罪”,并不许家人探视、送钱、送衣。他们的亲友聘请的律师,被阻挠,无法开展办案工作,强行被撤换成官方“律师”。整个案件过程中,中共当局践踏国际法,践踏公民合法诉讼权益的卑劣行径,展露无遗。
    
    为了避免姜野飞、董广平遭受酷刑、重判,亲友一直保持低调,甚至眼睛被打残的事情也一直没有曝光。但是时间过去了这么久,当局并没有善待两个并无什么罪过的公民的意思,既不释放,也不见宣判。
    
    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姜野飞妻子楚玲女士,近日发声呼吁当局,期望当局将她的丈夫保外就医,释放他。
    

姜野飞妻子楚玲女士,从多伦多发出的呼吁信——
    

姜妻向中国政府发出呼吁:释放姜野飞,给予姜野飞保外就医的权利!

    
     姜野飞在泰国时与妻子楚玲在一起
    姜野飞狱中眼睛被打残  其妻呼吁对丈夫保外就医

   
    2015年10月28日,当局与泰国合作,到住处抓捕,设计遣返漫画创作者姜野飞,强迫其央视认罪游街。姜野飞被秘密羁押半年,才发逮捕通知书给家属,此时才知他被控以"组织偷越边境罪",和"颠覆国家政权罪"。前罪名是中共污蔑反对者的惯用伎俩,后一个罪名更是典型的上纲上线,迫害持不同政见者的口袋罪。
   
    当局违反国际难民条约,强行遣返已经获得庇护资格的公约难民姜野飞。并且2015年11月11日,在泰移民监狱,姜野飞已经签署加拿大政府的紧急接收安置文件,即将于数日后被送往加拿大避难。但中国政府抢在次日,勾结泰国军政府,趁着黑夜将姜野飞掳回中国。中国政府跋扈到无视联合国难民条约、国际惯例,和加拿大政府的庇护意愿。
   
    请问中国政府,姜野飞创作漫画,针砭时弊,秉持正义和做人的良心,所犯何罪?
   
    你们捏造罪名,费尽心思,耗国家之力,拆散多少家庭,使妻子失去丈夫,儿女失去父亲?
   
    看到姜野飞在央视认罪视频中,说话困难,内伤严重,一只眼睛已经被打残,亲人心碎,噩梦连连。他不是罪犯,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一个心思良善的人,一个爱人如己,如此谦卑的人,被酷刑摧残,你们所做所为,只能使民心更加远离你们。
   
    我们希望这个国家步入文明国家之列,人民有尊严,安居乐业,没有恐惧,这难道不是你们的要求吗?你们因何而掌权,不是公权民授吗?难道不是为了民众福祉吗?为什么不能反省自己,省察因你们的制度而造成的社会诸多黑暗悲惨的事件?为什么把有良知的人民视作你们的敌人,欲致其死而后快?
   
    姜野飞仅是制作漫画,是最温和的持不同政见者,从不涉及暴力推翻和任何刑事犯罪,生活范围仅限于教会和家庭,没有任何政治野心。他的最高诉求仅是能够拥有一份稳定的家庭生活,一个爱人而己。他对妻子温柔呵护,他也是一个妹妹眼里最疼她的好哥哥。他们兄妹的父亲在文革时被打为反革命,三次坐牢。那时,他的母亲刚生小弟弟,那个自己尚需要被照顾的幼童,每天煮了鸡蛋糖水送给上班的妈妈。一个刚过四十就先后失去双亲的姜野飞,如何颠覆国家政权?你们说的,你们做的,已经丧失了依法治国的准则。
   
    你们为了使姜野飞弃用亲友聘请的维权律师冉彤、李方平,使尽卑鄙烂招,施压姜野飞本人和家人,强迫他们接受你们指定的官方律师朱红刚。这个官方律师,是重庆市官办律师协会的官员,也是你们的党员,当然会站在你们一方说话。这样的辩护还有什么中立性?能够切实维护被控告者的公平权益吗?
   
    关在监狱里的姜野飞,和他极其无助的家人,面对的是来自一个强大的国家政权的压力,他们被迫向你们妥协,为了不加重姜野飞可能遭受到的更重的牢狱之灾。你们滥用国家权力,你们在制造更多的敌人,把更多的人民推向和你们敌对的一方。你们滥用人民税收,作你们巨额的的维稳经费,最后只会使所有的人民都站在反对你们的那一面。难道这就是你们想要的吗?!
   
    亲友请求旁听姜野飞案的开庭,你们说庭审不公开,是国家机密。我们作为公民的所有权利都被剥夺,这不是政治迫害是什么?
   
    停止吧!停止你们的权利傲慢,呼吁释放姜野飞,请给予姜野飞保外就医的权利!我们家人想知道姜野飞为什么身上手上脸上都是黑色的斑点?你们对他都做了什么?呼吁你们尊重生命,中国人的生命权、尊严和人权,难道真的不及西人养的狗吗?!
   
    迄今,姜野飞已经被秘密羁押近600天,越发音讯全无。钱和衣物她他都无法收到,目前已知一只眼睛已被打残。我们呼吁释放姜野飞,给予他保外就医的权利,让人民看到这个国家还有希望。人民希望这个国家进步、和平转型,能够真正依法治国,更文明、诚实、更有人性,民风回归淳朴。你们应该明白,不尊重人权、生命的国家是注定没有希望的!
   
    呼吁释放姜野飞,请给予姜野飞保外就医的权利!!!
   
     2015年11月25日姜野飞央视“电视认罪”截图,看一看到左眼乌青,说话很吃力
    姜野飞狱中眼睛被打残  其妻呼吁对丈夫保外就医

   

附——姜野飞事迹简介:
   
    姜野飞,1968年3月10日出生,四川省成都市人,八九民运的参与者,前社民党驻泰分部主席、中国民主党东南亚分部副主席、中国民主阵线驻泰分部主任、中国民联东南亚分部主席,被迫流亡者,民主异议人士,政治漫画爱好者,中国在押政治犯。
   
    1989年5月—7月,曾因追求民主自由,而积极参与过成都市学生和市民举行的反官僚反腐败游行示威,险遭中共当局抓捕;2007年7月,曾因欲在成都开展传递“人权圣火”活动而被警方知晓,其邮购对象均被拦截,次年4月因此被所在单位解职;2008年5月12日,曾因参与四川地震灾区救援活动,在接受多家海外媒体采访时将震区实况及豆腐渣工程害死大量学生的事实告诉记者,遂于5月20日被警方抓走,遭酷刑折磨后,因零口供而被释放;2008年8月2日—8月6日,再次被警方非法绑架,遭酷刑虐待后,因查无实证而被释放;2008年9月30日,曾因在接受外媒“希望之声”记者采访时将奥运期间当局对维权人士监控、骚扰、刑讯等事实告诉外界,而再遭当局严酷打压;2008年10月7日,其被迫逃离出境,自此流亡泰国;曾担任过多个海外民运组织泰国分部负责人职务,并在每年六四期间积极组织参加各种纪念抗议活动;2009年5月29日,曾因在中共大使馆前进行“六四”纪念抗议活动而被中共授意下的泰国当局移民监抓捕,并被判处3年监禁;2012年—2015年,曾数次参与营救、接待维权人士及其家属的行动,如维权律师高智晟和人权活动家杨茂东的家属等。
   
    2014年开始在网上创作大量政治漫画(尤以创作多幅讽刺习近平的作品为特色)。2015年6月27日,发布倡议书“七一,我给中共送花圈活动”,提出“年年给中共送花圈,直到中共政权灭亡“,并在7月1日组织和参加首次“七一,我给中共送花圈活动”。
   
    2015年10月28日,在营救和接待维权人士董广平等人时,被泰国警方抓捕,关押于曼谷的移民监拘留所,2015年11月11日被加拿大政府决定接收,但11月12日晚依然被中国当局强行遣返回国,并被以涉嫌“组织偷渡罪”秘密关押。被抓前,他已经获得联合国政治难民证书,获得国际难民条约保护。
   
    2015年11月25日,姜野飞和董广平被迫在中央电视台“电视认罪”,画面显示,眼睛被打成乌青,说话困难。
   
    目前已知他和董广平都关押在重庆第二看守所,羁押已经超过一年半。他的眼伤据了解曾在重庆某医院治疗过多次,目前依然不能恢复正常视力。身上的黑色斑块,亲友怀疑遭到殴打。 [博讯综合报道]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