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6日星期五

白非:十九大代表的四大看點


距離今秋中共十九大召開已僅餘百餘天,為會議做準備的十九大代表選舉已全面鋪開。其產生方式又稍有不同,主要分為兩大類。其一,從今年四月至六月陸續召開黨代表大會的十七個省區市,包括北京、上海、廣東,進行省委換屆的同時,選出該省的十九大代表;其二,去年十一月至十二月已經舉行過黨代表大會完成換屆的十四個省份,如遼寧、河南、山西等,則在近期專門另召開一次黨代表會議,選舉十九大代表。雖然按照中共的體制,所謂的選舉僅僅是走過場,但十九大代表的產生仍具有不少看點。

首先,中央領導人的分布。與全國人大類似,黨和國家領導人按照「中央提名」方式,分散在不同省份當選十九大代表。七常委中已有三人當選:習近平在貴州當選,王岐山在湖南當選,張高麗在陝西當選。政治局委員中,中央組織部部長趙樂際在黑龍江當選,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滬寧在海南當選,上海韓正、廣東胡春華則分別在本地當選。

由於中共的黨代會只是每五年舉行一次,與人大每年一次不同,故而中央領導人與所在省市的這種「共襄盛會」只不過是一次性的,有時候中央領導人與所安排的省份,並無特別淵源。但如何安排,內有乾坤。如果實權強勢的領導人能安排到某省,一定程度上突顯對該省的重視。

尤其是習近平今次在貴州當選,而現任貴州省委書記陳敏爾是習在浙江的舊部,外界普遍預計其在十九大鎖定一個政治局委員席位。並且,從會議日期安排上,貴州是今年第一個舉行黨代會的省份,也是第一個選舉產生十九大代表的省份,因此,習就成為第一個全票當選十九大代表的中央領導。這些安排顯然並非純粹的巧合。

更有價值的一個指標是,如果某省的十九大代表名單中沒有現任的中央領導人,那麼說明該團中必將由一位官員將在十九大後更上層樓。例如五年前十八大前夕,青海省的黨代表中並無時任中央領導人,而時任國資委主任王勇則在該省當選為十八大代表。果然十八大之後,王勇榮升國務委員。這是提前管窺未來人事風向的特殊窗口。

黨代表的組成機構,與人大代表有相當不同,主要體現在兩點。一是團組劃分。人大分為三十五個代表團,包括內地三十一個省區市、港、澳、台、解放軍。中央部委、武警部隊、中央企業、銀行的代表,都分散到各省當選。而黨代表不同,代表團數量達四十個。除了與人大重合的三十五個,還單獨組建中央直屬機關、中央國家機關、中央企業系統、中央金融系統、武警部隊等五個代表團。當然,港、澳、台三個代表團的組成與人大不同,分別由香港工委、澳門工委、全國台聯承擔。

二是人數不同。人大代表根本按照人口數量,但總人口數量與黨員數量並不成正比。因此一些人口少的省市,往往黨代表數量反而多。譬如在全國人大,上海團代表數量是六十三人,陝西團是七十人。但十九大代表數量,上海團是七十三人,遠超陝西團的四十四人。

在強調政治紀律、政治規矩的大環境下,今次十九大代表選舉,加強了對過程的管控,中紀委、中組部派員赴各地督查。確保貫徹組織「意圖」,避免出現選舉「事故」。各地選舉之前都要組織全體選舉人員觀看中組部根據四川南充、湖南衡陽、遼寧等地賄選案拍攝的專題電視片,以儆效尤。既有的前車之鑒,又有欽差大臣坐鎮監督,各地的選舉自然都是四平八穩,波瀾不驚。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