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5日星期四

蔡慎坤:谁才是“辱华”的主角?



近日,即将从美国马里兰大学毕业的中国留学生杨舒平作为国际生代表发表毕业感言,提到了对言论自由新鲜空气的理解和认识,没想到,消息传回国内,一众媒体群起而攻之,并提升到辱华的政治高度,随后杨舒平个人及家人信息悉数被人肉,连外交部新闻发言人都站出来对这个话题侃侃而谈。

521日是个周日,杨舒平在母亲的见证下,代表2017届毕业生发表演讲,主要谈及美国的新鲜空气言论自由。杨舒平对比了中美空气质量,表示自己是为了新鲜的空气来到马里兰大学留学,还讲述了在马里兰大学让她感到冲击的言论自由和公民参与,她强调在美国每个人对真相可以表达不同的观点,都有权利参与和倡导变革,认为自由就像空气一样重要。

杨舒平的感言纯属个人感受和亲身经历,难免带有一些主观认知,如果不认同,觉得矫情,可以理解,在网络上产生争议、有不同意见,也同样理解。然而官方媒体站在政治高度发表文章介入舆论引导,并上升到辱华层面,鼓动大批网民集体讨伐杨舒平,是不是有点操之过急?

无所不知的《环球时报》和无所事事的中国青年网更是一马当先,中国青年网的文章标题是如此卖国求荣,连美国人都看不起你,并称杨舒平的演讲让台下的中国大陆留学生感到尴尬和气愤。这种剥夺个人独立性,嘲讽个人人格的官式批判,是数十年浩劫中上下常用的伎俩,也是变异的价值观对人性的扭曲。

随之,杨舒平的INS、微博、微信号、邮箱号、手机号,以及家庭背景、父母职业等信息均在微信圈中被公开。这种有组织的网络暴力,对个体的破坏力往往让任何一个个体都无法承受,被官方媒体戴上辱华的帽子意味着什么?网络上有过一句时髦的话,没有祖国你什么也不是!看看某些港台艺人的遭遇就知道了。

杨舒平的演讲本来应该引起国人的反思,她的演讲实际上碰触到了有关意识形态的核心问题:对于官媒乃至部分人来说,谁要是说了不好听的话,哪怕是善意的提醒和批评,就等于是辱华,就要遭到炮轰,特别是杨舒平提刊的言论自由和政治参与,是最忌讳的是害怕的,即便是真话也不能讲出来,由官媒组织围攻,发动一场愚民化教育,这种选择性批判只会导致全民的弱智化。

在强化意识形态和管控网络的时代,辱华的门坎为什么越来越低?因为这顶帽子不管抛到谁的头上,都能吸引眼球甚至搅动舆论风向,从而转移网民的关注焦点。人们过去所熟知的辱华案例华人与狗不得入内,在历次反帝反西方政治运动中,都会以不同方式出现,可谓代代相传影响深远。

20多年前,历史博物馆薛理勇先生发表《揭开华人与狗不得入内流传之谜》一文,称那一牌示纯系误传,上海外滩公园自1868年建成后,并不存在华人与狗不得入内牌示,1903年,周作人说看到犬与华人不准入七个字,1923年蔡和森说看到华人与犬不得入内八个字,1924年孙中山说看到狗同中国人不许入八个字。但是,无论谁说亲眼看见过,却没有发现一张照片、一份文件等来证明有过这么一个牌示。

近年来,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爆出一桩辱华事件,只要上网查看一下,就会发现诸多内容,《韩国前女议员电视上公然辱华蔑称中国人是乞丐》《香港议员宣誓时辱华:港府临时禁令申请被法院拒绝再宣誓被阻》《奔驰辱华高管被连夜免职警方称已和解》《万圣节热销辱华道具》《美联航歧视华人》《美国影星莎朗斯通称512地震是报应》,央视新闻曾报道,西班牙电视5台跨年晚会有个小品,把场景设置在中餐馆内,一个西班牙人穿唐装梳辫子扮成华人服务员,表演极尽夸张,丑化华人形象……

真正辱华的是谁?是那些站在台上大侃爱国的腐败份子盗国贼们,他们一方面以种种借口和理由拒绝公开财产,一方面动辄贪腐敛财数亿数十亿数百亿,并把财产和家眷转移安置到西方,从已经曝光的案例来看,他们敛财的手段可谓千奇百怪,其掠夺盗窃的财富早己超出世人的想像,甚至超过历史上任何一个贪腐王朝!而他们却习惯性地把一顶顶辱华的帽子抛给别人,其用心是何等险恶!

文章来源:作者博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