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4日星期三

刘荻:吐槽《人民的名义》



最近,反腐题材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炙手可热,笔者也跟风追了一下。看后有些感想不吐不快,故撰此文,吐槽一番。
这部电视剧中,我最喜欢的人物,要属蔡成功和郑西坡、郑胜利(爱哭的毛毛虫)父子了。因为这部电视剧虽然名叫《人民的名义》,但是人民在剧中确实只是个“名义”。剧中能够称得上“人民”的,也就是这几个人了。郑氏父子,以及郑胜利和女友宝宝之间的对话,恐怕是剧中唯一具有生活气息的内容了。相比之下,其他的角色,比如主角侯亮平在家和老婆说话时都打官腔,用网友的话来说,简直是“谜之尴尬”。不过,也有很多观众不喜欢郑氏父子,只想看剧中的领导们开会讲话唱高调。
剧中的正面人物(如主角侯亮平和省委书记沙瑞金)都塑造得不是很成功。很多中国的影视作品都有一个共同的缺陷,那就是对于坏人的成长经历描述得很具体,但是对于好人的过去就没有多少描写。似乎坏人干坏事都有着充分的理由,而好人干好事都是没有理由的。所以好人总是显得没有坏人有血有肉。
备受网友追捧的李达康书记,我也很不喜欢。他有句名言:“法无禁止即自由。”其实这句话完全用错了地方。“法无禁止即自由”只适用于公民,决不适用于政府。适用于政府的原则是“法无授权不可为”。达康书记关心经济,一心只为GDP。可其实经济发展需要的是政府放权,减少对经济活动的干预,让人们能够自由地从事各种经济活动。像李达康书记这样一言堂、乱摊派甚至逼死人的领导,未必是经济发展之福。就算GDP数字上去了,也不一定能够带来真实的经济发展,就像牛奶里的三聚氰胺不能代表真实的蛋白质含量,“大炼钢铁”的“成果”不能代表真实的工业产能一样。
至于反面人物,祁同伟、程度和肖钢玉无论如何都是剧中最恶心的人物,媚上欺下的姿态溢于言表。高育良书记虽然虚伪,但是性格复杂城府颇深,多少有些吸引人之处。就连“太子”赵瑞龙,好歹也有点生活品位和幽默感,比起侯亮平和祁同伟唱《智斗》来,不知要高到哪里去了。
有不少观众因为祁同伟出身底层,而且遭遇了不公正的待遇(用侯亮平的妻子钟小艾的话来说,是“权力的小小任性”),而对他充满同情。他们认为,祁同伟的遭遇反映了贫民子弟的“上升渠道”被堵塞。对此我不敢苟同。我厌恶这些人把出身底层当作无恶不作的借口。伏地魔出身也很苦,童年也很不幸,有人因此就认为应该同情他吗?作为一个随时可能被权力伤害的人,我关心的是怎样不受权力的伤害(别忘了,就算只是一个乡镇司法所的工作人员,也拥有能够改变很多人的一生的权力),真无暇关心拥有合法伤害权的祁同伟们上升得顺畅不顺畅。如果像剧中的祁同伟一样,也许还是升不上去比较好。
说起同情底层,我更同情蔡成功。用“发小”侯亮平的话来说,蔡成功是个“输在起跑线上的人”。蔡成功手中没有权力,他即使犯罪,也是被权力逼良为娼。蔡成功对工人们不错,被工人打伤,还拿出十万块帮助烧伤的工人;身陷囹圄,还把自己的奔驰车告诉郑西坡,让工人们卖了车请律师跟自己打官司。他被逼举报侯亮平,也是认为自己举报的这点事一查就能查清,不会真的伤害自己的发小。所以陈岩石和郑西坡都认为他不是个坏人。许多人同情祁同伟,是把自己带入了他的角色,可是仔细一想,在这个社会中,你不大可能是祁同伟,也不大可能是侯亮平,你更有可能是郑西坡、郑胜利或者蔡成功,是依靠自己的辛苦努力挣口饭吃,同时还要被权力伤害的小人物。与一心往上爬的祁同伟相比,他们才是更值得同情,甚至更值得钦佩的。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