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6日星期五

高新:习近平给“老领导”们喂了定心丸



笔者在本专栏的前 篇文章《贾庆林坚信习近平不会恩将仇报!》刊登并播出数天后,中共官方媒体即刊登出《贾庆林在中南海见了几位客人,谈到了这件大事》一文。文中说:5月17日下午,中央政治局原常委、全国政协原主席贾庆林在中南海,接见了河北工业大学党委书记李强等。
这个河北工业大学说起来是当年的北洋工艺学堂继而改称直隶高等工业学堂,后几经更名,中共建政之后改称河北工学院。不久河北工学院与北洋大学合并,定名天津大学。
接下来,贾庆林于1956年考入当时的石家庄工业管理学校工业企业计划专业学习。1958年7月河北省委决定在贾庆林就读的这所中等专业学校的基础上恢复重建河北工学院,贾庆林自动由中专生变成大学本科生。
1962年7月,贾庆林从该校毕业,这所河北工学院又被教育部决定与天津机电学院、天津建筑工程学院、天津化工学院四校合并,改称天津工学院。而变成河北工业大学,则是前些年的事情。但不管怎么变迁,这所学校是死死认定了官至正国级的贾庆林这位“德高望重的老学长”。
笔者认为贾庆林刚刚接见过“母校”的领导班子的这则消息至少有两点值得特别关注,其一是贾庆林已经退休五年多了,如今会见一下“母校”的几个司局和副司局级的干部,居然是在中南海里。莫不是他退休之后还被在中南海里安排了住处?
值得关注的还有贾庆林的这次会见的谈话内容,主要是围绕河北工业大学“与国外著名大学合建河北工业大学雄安校区”,由此可见贾庆林对自己当年在福建的老部下,如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千年大计”配合得十分默契非常及时。
上网随便探索一下贾庆林的负面新闻,就会发现最不靠谱的当属几年前的台湾《自由时报》和美国之音引述相关消息称贾庆林于2014年7月10日凌晨被驻华北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三十八集团军带走,被关押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的一所监狱……
这则“新闻”当时被海外中文媒体竞相转载之后,中共官媒即借宣传习近平如何一如继往无比重视“扶贫”工作的题目,回顾2000年,习近平在接受《中华儿女》杂志社专访时透露的内容:当时的福建省委副书记兼组织部长贾庆林找他谈话,“省委想让你到宁德去冲一下,改变那里的面貌。宁德地区基础差,发展慢,开什么会议都坐最后一排,因为总排老九嘛。福建省有九个地市,没有实力,说话气不粗。你去之后,要采取一些超常措施,把这个状况改变一下”……明显是在为贾庆林张目,但并没有引起外界注意。
如今的这篇报道贾庆林中南海接见“母校”汇报团的文章,还“顺带”提到了当日下午,除了与母校领导会见外,贾庆林还与全国政协副主席、科技部部长万钢一起,听取了檀润华关於国家技术创新方法与实施工具工程技术研究中心的建设和发展情况汇报。贾庆林希望,科技部要把一些大型的创新项目交给大型企业、高校、各级研究院所去做,“既要给压担子,也要在政策上给予支持”。通篇报道给人的感觉是贾庆林还是在以“领导人”的身份下指示,发命令。
如上报道的内容足以说明,无论外界对贾庆林的负面报道有多少,无论这些负面报道中的内容有多少是有根有据,都丝毫改变不了他贾庆林退休之后仍然还可以使用中南海的事实。所以说习近平给“老领导”吃了定心丸,毫无不夸张。
正如我们已经在本专栏的上篇文章中已经介绍的那样,如果说贾庆林是习近平在福建的第二个政治伯乐的话,那么贺国强不但在福建任职时即已经是习近平的政治知己,更重要的是在“比选”胡锦涛接班人的过程中,贺国强为习近平的最终出线,起过至关重要的作用。仅凭贺国强在当时为习近平的出线起到的如此至关重要的作用这一点,即使外界所报道的贺国强“家族贪腐”的内容全都属实,习近平也不会对他贺国强忘恩负义。
《历任福建省长你能说出几个?他们背后的故事更惊人!》介绍说,福建第二任省长叶飞日后官至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和当时的习仲勋同僚。第六任省长(革命委员会主任)韩先楚,日后也出任了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第十任省长王兆国,刚上任的时任头上的中央书记处书记头衔还没有被来得及拿掉,日后回到北京,出任了中央政治局委员和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第十一任省长贾庆林日后出任两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全国政协主席。第十三任省长贺国强,日后出任一届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兼中央组织部长,一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中央纪委书记。第十四任省长习近平。第十五任省长卢展工是现任全国政协副主席。
该文中只介绍了曾经担任过福建省长,日后升任正国级和副国级的几位,另外还有一位是在习近平离开福建之后担任过福建省委书记的孙春兰是现任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中央统战部长。
如此说来,中共建政之后担任过福建省委书记和省长数十人中,有八位日后晋升为副国级和正国级。所以尤权从国务院常务副秘书长位置上被空降福建省委书记时,为他送行的国务院办公厅的干部们纷纷向他表示祝贺,说是福建委和省府是孕育中央领导的地位,相信他在福建省委任满一届便能够回任国务院,说不定可以进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并在此基础上出任一届副总理,最差也会象卢展工一样被安排一届全国政协副主席。
如上人等当然不是个个都与习近平有关系,但在讨论谁最适合成为胡锦涛党总书记接班人的中共十六大至十七大之间,习近平在福建的顶头上司贾庆林是政治局常委兼全国政协主席,王兆国是中央政治局委员兼全国人大常务副委员长,贺国强是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兼中央组织部长,他们当时肯定都是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二零零七年中共十七届一中会闭幕公布出习近平和李克强进入政治局常委消息之后,关于习近平如何能够战胜“小胡锦涛”李克强而成为党的一把手接班人的所谓“背景分析”、“内部消息”花样百出。当时的多维月刊特约记者“引述北京消息人士”表示,江泽民以贾庆林和李长春年龄比曾庆红小为由,力挺贾和李留任,而以68岁的所谓大限,要求曾遵守规矩退休,似乎要以此报十六大之后曾庆红与他拉开距离、“离心离德”的一箭之仇。而曾庆红也似乎已经料到会有这个问题,在与贾庆林和李长春坚持留任的僵持中,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在谁留任谁不留任的争论中,他最后指着贾和李说:“你们留,你们留,我走。”但他提出除了李克强之外,还应有一位“年轻的同志”进入常委,并力推已经内定为政治局委员的习近平,表示愿意让出他现在的位置给习。
对此,胡锦涛在面对贾、李、曾争持不下的局面,还有江泽民干预的情况下,对此表示支持,而贾庆林、李长春和江泽民也不好反对习近平进常委。胡、曾和江三方终于在习升任常委问题上达成共识。
如此绘声绘色、煞有介事的描述中最经没有可信度的一是居然曾庆红成了江泽民的对立面;二是贾庆林居然无奈之下才不得以同意习近平进常委。
贾庆林出生于一九四零年,习近平出生于一九五三年,李克强出生于一九五五年。所以他贾庆林再恋栈,也没有任何理由反对“年轻人”进常委。此其一。
其二,在共产党江山代代相传的大前提下,他贾庆林退休之后的中共掌门人被圈定为自己在福建省的老部下无疑是他贾庆林最求之不得的人事安排事项。与之同理,当时的贺国强对习近平的中标应该是和贾庆林击掌相庆才是。所以笔者坚信在“打老虎”的问题上,同样也被习近平喂了定心丸的肯定也还包括他在福建的另外一位“老领导”贺国强。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