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3日星期六

陈光诚:追责中共刻不容缓


我得知李和平律师历经22个月的炼狱之后终于回家了,虽然精神还好,可人仿佛老去了20岁,已变得满头白发骨瘦如柴!他的妻子王峭岭见他时那一瞬间,一家人紧紧拥抱在一起,人间的真情与感动,辛酸与愤怒尽在此情此景中,何等令人动容,有多少铮铮铁骨硬汉禁不住泪如泉涌!

在一旁的王全璋律师四岁的儿子泉泉看到李和平归来一家拥抱的场面,用稚嫩的声音问他的妈妈李文足: “我的爸爸为什么今天不回来…… !”真是令人心如刀绞,悲从中来!我不由得哽咽了,我知道,看到这段6秒的视频,听到小泉泉那稚气的声音,哭的绝不只是他的妈妈李文足!同时,我也想起自己当年出狱回家时的伤心情景!

是的,王全璋律师还在中共的魔爪中没有任何消息,我们无法回答幼小的孩子的问题。

李和平在看守所里时,因拒绝认罪曾遭到长时间的“抱镣”惩罚,还被强迫服用一种据说是治疗高血压的药物。可服药后会出现身上肌肉疼痛,眼睛看不见的反应。包括一月份取保的李春富也同样有被用药的经历,当时已致精神失常。

谢阳的妻子陈桂秋透露,谢阳被取保后反应也与往常极不相同,怀疑被用了什么药。“709”出来的所有人都反映曾被要求服用一种药。其实仅从李和平律师消瘦的身体和满头的白发我们也不难想到王全璋、吴淦和江天勇等都遭遇了和正在遭受着什么样惨无人道的酷刑对待!

和平兄回家了,李春富、谢阳取保了,这固然是值得庆幸的事情。可是终于松一口气之余,我们不能忘记“709”还没有完全结束,江天勇、屠夫吴淦和王全璋仍被中共关押着。

中共给遭受“709”迫害者到底强制服用的是什么药物?是不是某种神经剂?如果是,将大比小,这与叙利亚的阿萨德用毒气残害自己的人民性质是一样的。

我们必须追究作恶者的责任,无论是组织还是个人,都不能放过,否则天理何在!无辜的公民被中共无故关押了近两年,身体、精神都受到严重的摧残,若就这样轻易的放过做恶者,将会后患无穷。因此,绝不能放过任何作恶者,否则也是对作恶者的另类纵容。

时至今日,中共想通过“709”大抓捕打击先行者,震慑民间维权的目的显然是落空了。从“709”家属的团结抗争,人权律师们的前赴后继、知难而上,以及民间对谢阳开庭的围观声援与中共的如临大敌……就能看得出来。

不仅如此,中共为此在国际上付出的政治代价也逐步地显现出来。今年官民力量的对比会有新的调整,邪正相争的博弈会越发激烈。俗话说“乱世英雄起四方 ”,民间需要抓住战机追责中共,进行有力的反击。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