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1日星期日

林傲霜:日本应该支持中国的民主转型



日本是一个伟大的民族,日本也是个伟大的国家。在“二战”中,日本虽一度为军国主义份子统治而误入歧途,给邻国和他们自身都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但他们不仅能很快从核废墟中站立起来,短短三十多年就成了世界上第二大经济强国。在“亡党亡国” 之后,很快由-个軍囯主义国家浴火重生,变为民主宪政国家。在韩战及整个对共产陣营进行抗争的所谓冷战时期,日本都坚定地站在民主自由世界-边。为最后战胜苏(联)、东(欧)大帝国作出了良多的贡献。这些都是无法否认的客观事实。甚至連中共也不得不承认,并多次提到日本是个伟大的民族。不管是真话、假话、讨好话,它至少在口头上也不能不承认这-点。而今天日本政府,更是民主普选的合法政府,因此完全不能与二战前的軍国主义政府相提并论。

然而近年来,因为一个几平方公里的无人荒岛(根本不能与被俄国佬侵略強占的海参崴或自己“犯贱” 而“送” 给俄国人的东北大片失地相比)出现衅端而愈演愈烈。接着便把早已了结的旧账又翻了出来,“年年讲, 月月讲, 天天讲”. 扭着要日本道歉,反省,掀起一股又一股反日、仇日將日本妖魔化的高潮。甚至打、砸日本汽車,打伤車主。提出“抵制日货”、 不去日本旅游一类可笑的“号召”,可惜并无几人理睬。

而隨着近年来大陆政局不断左倾倒退,一帮御用文人及其豢养的吹鼓手,又鼓动起-批愚民、胡塗虫不断把日本妖魔化,不顾起码的历史常识与客观的现实,硬把今日民主国度的日本,说成是正在复活二战前的軍国主义之国。而且硬是一口咬定日本还要再度来“侵略中国”, 甚至叫嚣“中日必有一战”!他们编造这样的政治神话,其实“醉翁之意不在酒”, 而在于转移中国民众对极权专制统治和贪汚腐败坑害民众越来越感到不滿的注意力。这-套做派其实并不新鲜。从毛年代开始,他们玩的就是这一手。就是从国內到国外到处搜索“敌人”, 不断“运动”群众斗群众,以维护其政权的“稳定”。尤其热衷于借国外的“敌人”, 来推动国内的“阶级斗争”。于是天天喊叫“美帝亡我之心不死”、“ 蔣匪帮要反攻大陆”。于是乎国内处处都有“反革命份子”、“ 阶级敌人”在“幻想変天复辟”,在进行“反革命活动”。所以阶级斗争就必须“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 这样就可以天天整人、斗争人了。最后甚至“斗” 到了刘少奇、邓小平等人的头上。刘、邓都成了“美帝”,“苏修”在中国的“代理人”,刘的妻子王光美甚至是“美国特务”。 至此,这个被毛泽东称为“其乐无穷”的闹剧才无法再演下去,只好被迫草草收场。

由于这丑剧收场草草,而且对那套“斗争理论”从不敢认真清算,而是羞羞答答,欲说还休,一笔胡塗账便了之。因此三十多年以后,这个“幽灵”又在中国借尸还魂。现在只不过将当年的“帝、修、反”改称为“国外敌对势力”,“ 穿西裝的敌人” 換汤不換药而已。而日本由于与中国人半个多世纪前存在着战争宿怨,所以拿它妖魔化来树为敌人就更易于让人接受。就这样,当年卖过的假药,己经穿了帮的骗术,现在又继续拿来兜售哄人,实在令人无语!

因此要大力推进中囯社会民主转型的进程,就必须批判、抵制这种制造“大敌压境” 甚至有“亡囯之危” 的假象。更要揭穿当局利用此假象,来转移民众对极权专制和严重腐败不满的注意力。并以此为借口镇压民众要求变革和实施民主宪政的作法。而当局也正是利用煽动仇外(主要是仇日、仇美)来加大对民主人士的镇压与打击。他们的用心无非就是,极力渲染根本不存在的美、日威脅,极力制造外敌已在国外“磨刀霍霍”的假象。于是便可用此假象来号令民众,要他们必须“团结在党和政府周围一致对外”! 由此便可理不直而气壯地压制民众对社会民主转型的要求。认为这是在“为难” 政府,是在帮“国外敌对势力”的“忙”。“没有民主宪政,总比当亡国奴好吧”----这就是当局要想让民众认同的“爱国”理论。实则借此压制民众要求实行民主的诉求。至于什么个人维权、右派索赔等等更要“顾全大局”, 都 别再提了!谁再不听话,谁就是“汉奸”、“卖国贼”! 就与日本鬼子是一伙。接着什么“替侵略者张目?替刽子手张目” 的红衛兵式的棍、帽都来了!官媒体,毛左、五毛们就是用这-套编造的瞎话,来抢夺话语权,从而站上“爱国” 的制高点,高扬起-面名为“爱囯” 实则是为专制遮丑的破旗,压制一切要求民主、实施维权、揭露腐败等各种诉求。这真应了那句名言:“爱囯主义将成为一切恶棍最后的避难所”!

不过那些硬说日本还要想来“侵略中国”的人,说来说去,其唯一的“依据”,无非就是一个釣鱼岛问题。这不仅是“二战” 后一个历史遗留的问题,而且在很大程度上是中共只顾一党之私而造成的局面。“二战”末期美军在—场对日本的恶战中,在付出数万人伤亡代价后夺取了硫球及钓鱼诸岛。因而战后这些岛屿由联合国交付美国托管,这是历史进程的必然结果,而不是什么“自古以来” 就是谁谁谁的。但自1971年6月17日美国与日本签署了《日本国和美利坚合众国关于琉球诸岛和大东诸岛的协定》后,整个硫球群岛的主权就由美国托管变为日本所有。而钓鱼岛从此时起便由日本实际控制并行使了行政管辖权。于是该岛主权归属在中日之间形成了一个模糊的空间。此时大陆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与台湾的中华民国,正隔海对峙势不两立。因而各有打算。中共当时极力想与苏共对抗。极力想进入联合国,挤走台湾。因而极力向美、日示好。台湾自然感到国际生存空间被压缩,更极力想保住在联合国的席位。于是北京与台北都极力想把日本拉来成为自己的邦交国,在外交上孤立对方。因此台湾与大陆都不愿为了这个只有几平方公里的无人荒岛而妨碍了自己的“外交战略利益”。最后便由于国、共两党的“窝里斗”让日本人坐收了“渔利”。钓鱼岛就这样让日本人轻而易举的实际控制在手中了。大陆与台湾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去力争。特别是1972年日本与台湾断交,而转向北京时,这时的日本原本还十分担忧,害怕北京提出巨额的战争赔偿等问题。若中国大陆此时是一个民主国家,民意可以正常而自由的表达,那么此时要日本归还钓鱼岛的要求必然会成为两国建交中必议之题。此时日本为了想减轻对中方的战争赔偿,也只好让步。这可是收回钓鱼岛的最佳时机,而唾手可得。然而可悲的是,此时的中国却由—个独裁、残暴,且喜怒无常,刚愎自用的颟顸朽翁毛泽东一人统治,一人说了算。他竟然在建交时不知是得意忘形还是什么原因,而对日本首相田中角荣说:“要感谢日本人救了中共,没有抗日战争,中共很难那么快就夺取全国政权”。毛泽东这话固然是句“实事求是”的“大实话”,但他却把他自己党的利益置于国家民族利益之上,公然向日本的侵略表示“感谢”,这还能不大长日本的志气,大灭中国的威风?真叫人不明白这是“爱国主义”还是“爱党主义”?而且毛泽东既非幽默,也非戏言,而是由衷之言,且言行一致。于是大笔-挥,把战争赔偿也不要了。据说当时中共高层曾有人向毛提出向日索赔—事,毛竟然说“赔什么?不是日本侵华有我们今天?”就这样,对日战争索赔竟被他“代表”中国人民一笔勾销掉了!至于什么钓鱼岛,正如有人调侃的“大船都送你了,还要那几颗钉子么”?如果说放弃战争索赔,是丢了—只“大船”,钓鱼岛就是送人家的几颗“钉子”。造成钓鱼岛今天这个局面,毛泽东能辞其咎吗?

接下来邓小平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邓氏几起几落终于复出掌控实权后,在一次中外记者招待会上,有外国记者便提出了钓鱼岛主权问题,据当时中共的〈参考消息〉称,“顿时招待会场气氛一下便紧张起来”。邓却笑着说“看来我们这一代人的智慧不够了,把这个问题留给下一代人去解决吧”!当时中共的〈参考消息〉在引用外电对此事的评论时,对邓小平赞赏有加,称其回答幽默灵活,游刃有余。邓小平的话虽然不像毛泽东那样“不堪入耳”,但把钓鱼岛的主权问题又推进了模糊的空间。当然可以理解,当时中国与今天的情况完全不可同日而语。邓为了发展经济,为了证明他主张在经济上搞“改革开放”是正确的,急需日本的资金与技术的支持。当时日本还向中国提供长期低息与无息贷款。这都是邓极切需要的。所以邓小平也同样认为不能为了几平方公里的无人荒岛去与日本闹翻,甚至毁了他在西方世界中“温和务实”的形象。总而言之,一切考虑仍是党执政的利益(当然也包括维护邓氏个人的权威)至上。由此可见,从毛泽东与台湾的“外交争夺战”, 因而放弃对日索赔,放弃釣鱼岛的领土要求,到邓小平为了经济利益,而将钓鱼岛主权加以“搁置”,都体现出“中国特色”的“爱国主义”不但是适用主义的,甚至是机会主义的,而且必须把党、乃至领袖的得、失、好、恶放在至高无上的位置上。

中国有句俗话叫“覆水难收”。几十年后,中共“发财”了,壯大了(其实你“发财”也多亏了美、日等国的扶助),便想把泼出去的“水”再收回来,人家当然不买账。所以这哪里是什么日本人要想再来侵略中国,而是你自己大搞国家机会主义而造成的尴尬局面。由此去煽起仇外的民粹情绪,借以压制国內民众对民主、人权、宪政的诉求,自以为得计,可以一箭双雕,实则是失大信于天下,弄巧成拙而已 。

所以,日本在上世纪向中国发动侵略战争,造成中国民众的生命与财产的重大损失,是理亏的,应道歉的。不过日本已经在与中华民国签署的旧金山和约及与中国大陆签署的建交公报及中日友好条约中,均已作出了道歉。作为历史,这一页已经翻过去了。今后应该的是向前看,面向未来,而不是纠缠过去。更应该指出,不同时代的事情不能扯在-起混为一谈。如要这样,中国过去的什么汉武帝,明太祖也欺负过周边小国及少数民族。更不要说成吉思汗的“黄禍” 给亚、欧带来的灾难,至今仍被中共引为骄傲,譽为“-代天骄”。 乃至朝鲜(当时叫高丽),越南(当时叫安南)都是中国的所谓的“藩属国”。 甲午之战就是中、日为争高丽而打起来的。谁也不是正义的-方。如要这样揪着历史不放,人家也可叫中国道歉。更不要说1950年的韩战,那更是赤裸祼地侵略韩国,且被联合国定了案的。那么你该不该道歉?所以拿上世纪已了结的历史问题,来反对今天的民主日本成为正常国家,反对人家的国防建设,是毫无道理的。

由此可见,日本上世纪是作了对不起中国的事,有罪錯于中国民众。但却有恩、甚至大恩于中共。这就是前文中提到的毛泽东对田中首相说的那些“大实话”。中共确实是日本侵略中国最大的受益者。否则中共根本不可能推翻当时中国的合法政府。因而日本并不欠中共的任何账。所以日本为了弥補它上世纪对中国的过失,今天就应大力支持中国民众的民主诉求,支持中国社会向民主体制转型。而不是与北京专制当局打得火热,曲意加以逢迎。那样作则是继续损害中国民众利益的錯误之举。

一个国家的民主转型,虽然是它内部的事,但也离不开外部的支持与国际环境的影响。特别在这全球经济-体化的今天更是如此。而日本支持中国社会向民主化转型,也是对它自身安全最好的保障。否则一个极权专制而又強势的中国大陆,遲早必构成对任何民主国家的威胁,对美国尚且如此,遑论日本。因此日本可以理直气壮的不买中共当局的账,转而支持中国的民主化。这才是中日世代友好的可靠基础!

2017年4月26日完稿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