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3日星期二

李原风:库尔德人的自由独立运动对伊朗与中国的影响



叙利亚茉莉花革命持续进行到今天,中东的地区与国际政治局势发生剧烈的变化。逊尼派极端原教旨主义势力伊斯兰国突兀地在叙利亚与伊拉克崛起。伊拉克政府军在ISIS武装进攻下溃不成军、失地千里,被伊斯兰国的ISIS武装一路追打到巴格达近郊,在美军的紧急军事援助下才稳住战局。唯有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的库尔德民主军民兵在国际援助下打退了ISIS武装的进攻,而且叙利亚的库尔德民主军民兵武装趁胜追击,正在进攻伊斯兰国的首都拉卡。英姿飒爽的库尔德民主军女兵驾驶着战车驰骋在战场,隆隆的炮声震撼着叙利亚的阿萨德政权、伊斯兰国的逊尼派原教旨主义者、土耳其总统埃尔杜安与突厥精英,更是让伊朗的宗教领袖与政治精英惊恐万分 ,冲击波甚至波及到了远东的中国。

库尔德族是中东一个历史悠久的民族,人口有三千多万。主要分布在叙利亚、土耳其、伊拉克与伊朗。在中东错综复杂的历史政治宗教社会局势中库尔德族精英长期坚持争取民族的独立与自由解放。当然其道路是漫长曲折的,血的经验教训是深刻的。

在伊朗,库尔德人长期要求自治。巴列维国王统治伊朗时,政府贪污盛行,贫富悬殊与日加剧。令人窒息的专制统治导致1979年伊朗爆发反对巴列维国王独裁政权的霍梅尼伊斯兰革命。霍梅尼上台建立伊斯兰共和国。在国家生活各个领域推行彻底的伊斯兰化,对外提出输出霍梅尼伊斯兰革命的口号。

此时不认同霍梅尼伊斯兰革命与政治主张的库尔德民主党公开要求民族自治,并与伊朗政府军发生武装斗争。两伊战争爆发后,双方实现停火。

库尔德人曾利用也被伊朗利用试图在伊拉克争取民族之前途命运。伊拉克国家成立后,库尔德人为争取民族区域自治,同伊拉克政府进行过多次谈判,也签订过一些协议。1970年3月伊拉克政府与库尔德民主党达成停战协议,签订和平协定,规定四年内给以自治,但1974年伊政府没有兑现承诺。库尔德人反对伊拉克政府的行动也从未中断。

两伊战争中,伊拉克的库尔德民兵在伊朗的军事援助下曾起兵反抗萨达姆的社会复兴党政权。萨达姆政权在海湾国家的援助下挫败伊朗的进攻后,转身调动伊拉克的共和国卫队与军队大规模军事镇压库尔德人。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萨达姆发动的旨在屠杀和清洗伊拉克北部库尔德人的安法勒战役,约10万库尔德人在镇压中丧生,2000多个村庄被毁。甚至曾对库尔德城镇施放毒气造成5000多人死亡。
海湾战争萨达姆军队惨败,伊拉克北部的库尔德人再次武装起义。缓过气来的萨达姆调兵进攻,大批库尔德难民逃往邻近的伊朗与土耳其境内。联合国在伊北部建立安全区制止萨达姆军事进攻。第二次海湾战争萨达姆政权垮台,伊拉克的库尔德人才真正享有民族自治。

2011年中东爆发茉莉花革命。突尼斯、利比亚、也门、埃及独裁者的专制统治相继垮台。叙利亚的阿萨德政权悍然用坦克镇压上街群众,人民武装起义,战火燃遍叙利亚全境。为了挽救阿萨德政权,伊朗伙同其控制的黎巴嫩什叶派真主党武装民兵,勾结俄罗斯的普京出兵叙利亚,周边各方势力都纷纷介入。一时叙利亚乱成了一锅粥,一股来自伊拉克的逊尼派原教旨主义极端势力的伊斯兰国ISIS 武装力量在乱军当中坐大了。其实深究ISIS 力量的背景,就知他们背后有伊拉克垮台的阿拉伯社会复兴党势力的影子。伊斯兰国ISIS武装分子跟阿萨德的阿拉伯社会复兴党政权互有默契,他不打叙政府军,专门攻击起义的叙利亚民间武装力量自由军与叙利亚库尔德民主军民兵,当然为了抢地盘,他们与基地武装分子也常常交火。

正是有伊拉克萨达姆前政权的阿拉伯社会复兴党残余势力做内应,伊斯兰国ISIS武装分子才能闪电般打到伊拉克首都巴格达的近郊。伊朗插手伊拉克造成伊政局动荡才给了ISIS可趁之机。伊朗挥舞着霍梅尼伊斯兰革命输出的旗帜,在也门巴林沙特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动乱中到处都有伊朗伊斯兰革命卫队的影子。

东风吹,战鼓擂,革命战士谁怕谁。面对叙利亚阿萨德这个用化学武器杀害平民的残暴政权,面对着与之相勾结的伊朗革命卫队与黎巴嫩真主党武装还有俄罗斯军事力量,面对恐怖主义势力的伊斯兰国ISIS武装分子,国际进步力量广泛动员与联合起来了。伊拉克库尔德民主军民兵在战斗,叙利亚库尔德民主军民兵在战斗,伊朗库尔德民主军的民兵在战斗。伊朗这个保守的伊斯兰神权国家的宗教与政治精英们已感到惊慌失措。2011年中东茉莉花革命,伊朗大批的学生与青年男女也勇敢地走上街头要求新闻自由言论自由,要求自由公正的选举与保障人权。但遭到伊朗神学士政权的镇压。

伊朗是波斯文明的发源地,波斯的文化宗教曾广泛传播与影响世界各地包括中国。波斯的明教曾传到中国并深深地影响了中国的历史进程。元朝蒙古征服与殖民中国的时候,汉人高举明教的旗帜发动武装起义,颠覆了蒙古人在中国的统治。建立了汉人的大明王朝政权。

而今天,面对世界普世价值观与民主自由人权理念对伊朗伊斯兰神权当局的冲击,伊朗的宗教领袖大阿亚图拉哈梅内伊已感到惶惶不可终日。伊朗勾结普京这个迫害高加索地区争取民族独立与自由民主的穆斯林的刽子手,让霍梅尼的伊斯兰革命理念已破灭,觉醒起来的伊朗青年要求自由民主人权,伊朗争取自治的库尔德人拿起武器要求民族的自由与解放。伊朗总统鲁哈尼在最近的政治集会中频频表示将实施更进一步的改革,给人民以更大的自由空间。但以阿亚图拉为代表的神学士保守势力是否会顺应时代的潮流,还伊朗人民的自由民主人权呢?伊朗神学士政权又何去何从呢?

在叙利亚战场上,来自世界各地的突厥战士源源不断地赶来参战。来自土耳其的,来自高加索的,来处中亚各国的突厥战士,来自中国西域的突厥维吾尔战士。据国际新闻报道,在叙利亚各派武装力量中都有来自中国西域的突厥维吾尔战士。伊斯兰国ISIS武装力量中有,基地组织的胜利阵线中有,土耳其支持的叙利亚自由军中有,库尔德人主导的民主军民兵中有。各种思想与理念与主张肯定会对中国西域历史进程产生后续深远的影响。

茉莉花革命自2011年以来已过去六年了,叙利亚人民为了争取自由与民主,一路洒遍了鲜血,库尔德人民为了争取民族的自由与解放,这么多年来付出了多少的牺牲。他们曾被苏联政治势力所利用,用马列主义旗帜来反抗而被苏俄两面三刀抛弃。曾被伊拉克萨达姆与伊朗霍梅尼政权所利用来反对对方,曾被叙利亚老阿萨德的阿拉伯社会复兴党利用来对抗士耳其。在血的教训面前,库尔德精英与人民意识到争取与实现自由民主人权才能真正给库尔德带来独立自由与解放。正如以色列总理所说的,世界会支持一个自由民主的库尔德。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