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2日星期一

BBC中国博客:“消失的”维权律师王全璋

王全璋


2015年八月,王全璋被中国当局拘捕。
他不是唯一一个。在当年夏天,全国超过200名律师、法律助理、人权活动人士被拘留讯问。
但两年即将过去,王全璋是唯一一个音讯全无的律师。
“我不知道他是生是死,”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对我说。“我没有得到任何消息,他就是从地球上消失了。这是可怕的、野蛮的。”
因为始于7月9日所以被称为“709大抓捕”的行动,被视为是习近平政权对于异见份子容忍度降低的信号。
在一开始被捕的大批人之中,有数十人被正式调查。在一年多来,从这些案件中逐渐得出一些结论。
一些被检控的人因“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处半年到七年不等的监禁。
一些人则被判处缓刑或保释,但仍处于被监视状态。
但王全璋是这群被抓捕的人当中与众不同的一个。除了简短的通知他被捕之外,他的家人说他就像是消失到黑洞里了。
李文足王全璋一家人图片版权FAMILY
Image caption李文足担心王全璋因为不妥协而受到处罚。
“在这两年中,他不被允许见他聘请的律师,他不能与外界联系,他所有的权利都被剥夺。”他的妻子说。
有些传言指出律师们被拘留时遭到虐待,被强迫喂药、上铐、殴打以及被要求长时间保持不舒服的姿势。
他们的支持者表示,律师们在法庭上,或是在国有电视台露面认罪,都不能算数,因为这可能是他们承受避无可避的压力之下的结果。
支持者担心王全璋持续被监禁,可能是因为他还在抵抗。
“我认为可能是因为我丈夫完全不妥协,所以无法处理他的案件。”
王全璋不是没有面对压力的经验。他之前为法轮功信徒以及人权活动者辩护,已经引来当局的愤怒。
在2015年王全璋失踪前的采访中,他回忆因为在庭上挑战法官而被带到地下室殴打的经过。
谢阳图片版权CHEN GUIQIU
Image caption谢阳和一些被拘留后来认罪的律师,被认为是因为处于极大压力之下。
美国纽约大学法学院亚美研究所共同主任孔杰荣(Jerome A. Cohen)长期研究中国法律,他认识一些被拘捕的律师。
“他们是领头的人,是那些走向公众的人。还有很多律师在党所允许的范围里默默工作,但他们同样也感受到压力,他们正在关注那些领跑者如何被打压。”孔杰荣说。
“这当然吓到了许多人,这正是党的目的,试图让律师们听话。”
习近平曾提过在法庭上行使宪法权力的自由主义理想会对共产党统治造成危害。
目前看来,中国当局想要律师站在“以法治国”(rule by law)这边,而不是将统治者放在“法治”(rule of law)之下检验。
被检控的律师过往曾经持续接触政治敏感的案件,并做过司法系统必须超越共产党控制的呼吁。
“共产党知道为了经济发展,党需要律师,但共产党希望律师像牙医、像技术人员一般。”孔杰荣说。
“我尊敬牙医,但我不期待牙医会告诉我这个社会的价值观。”孔杰荣补充。
“所以这是共产党想做的事,而且正在以极端残酷的方式执行。”
习近平图片版权REUTERS
Image caption习近平曾说自由主义理想会威胁共产党的统治。
但如果这是共产党的计画,在某一程度上,是没有作用的。这场“法界之战”让被拘捕律师的妻子们团结起来,公开呼吁释放他们的丈夫。
即使不断被便衣警察威胁和骚扰,她们拒绝保持沉默。
上周美国国会就维权律师案件举行听证会,李文足在一段录像里现身作证。
一些中国律师为受到打压的人辩护,拜访拘留中心要求得到一些资料或是挑战法律,直到自己被拘留。
而更广大的中国律师群体公开反对这些声称的不当对待律师的行为。
王全璋的命运越来越受到关注,如果他持续抵抗,关心他的人担心后果。
他的律师朋友葛文秀在推特上发布视频讯息,他在视频中说:“泉璋律师你好吗,你还活着吗?即便是在央视被认个罪也没有关系,我们只是想知道你还活着。”
文章来源:BBC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