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2日星期五

川震9周年 学生伤亡数字仍被隐瞒



四川省汶川县大地震过了9周年,有关救灾及善后工作引发的不少真相依然被掩埋。迄今为止,不但造成学生严重伤亡原因被禁止讨论,学生的实际死亡人数也成为绝密,被严格封锁。官方为防范真相浮面,强力压制民众追查,亦刻意淡化纪念日活动。(黄小山 / 黄乐涛 报道)
周五(5.12)川震9周年纪念日,成都人权活动人士黄晓敏向本台指出,当地没有举办官方或民间的纪念活动。同时,因当局的常态维稳工作,他周四被约谈,要求必须报告行踪。
他说:这种高压,成了四川和成都市的常态。一带一路会议,在10天前就已经采取了很多防范布控和转移,所以说今天成都市街面还看不出有什么异常。昨天对我的一个谈话、定位和打招呼,因为我的身份复杂,所以我就不好说是一带一路?还是属于访民?还是属于5.12地震(维稳)。
因调查校舍豆腐渣工程和学生死亡真相,曾入狱5年的作家谭作人也表示,他也被约谈警告,不许接受媒体采访。他指被剥夺政治权利的期限已过,但还在被限制基本权利。
他说:因为前几天也喝茶了嘛,家长现在都不敢接我的电话,都打招呼了。喝茶的喝茶,吃饭的吃饭(指被约谈)。今年还好,去年5.12我是在派出所过的,今年5.12我自己在家里过。就觉得反而搞得更紧张了,因为往年我都接受采访都没问题,今年就有很多问题。前天喝茶,就要求我不要接受采访。现在我已经剥权期(剥夺政治权利)已经满了,还在限制我的权利。它其实还是在用周永康时代的高压维稳,把你压住,不准发出声音。
谭作人还表示,在地震过去9周年之际,学生实际死亡的资料依然被保密。此前官方公布的多个版本相差悬殊,他和北京维权艺术家艾未未的不完整统计,已经掌握5000多死亡学生的名单。他表示,自己会在法律的框架会,继续追问。
他说:四川省长曾经说的是有19000多,最后又说成是口误。教育局的说是4000多,差距都非常大。我是统计到了5781人嘛,艾未未是统计到了也是5400多嘛。肯定我们那都是不完整的资料。而且我调查的还不仅是资料,有全部的名单。我是一户一户的,一个村一个村的走上来的,有家长签字确认的。现在有一部分表格还在,大部分表格给我抄家的时候给我拿走了。我们的目的是促进政府来重视,它来做这个事。
本台记者致电四川省教育厅,试图了解9年前应该公开的资料,但办公室人士回复,他不清楚有该资料。
他说:我也不知道这个资讯应该是那个部门发。我想一下哈,这个基教处或者是什么处,我现在一下想不起来。
另据当地媒体人透露,9周年之际,官媒和当地的官方,都基本保持沉默,只是在映秀镇有一个小规模的纪念仪式。而多个重灾区都没有传来纪念的消息。近年来,官方一直希望民众淡忘此事。
2008年的四川5.12大地震,官方公布有9万多人死亡和失踪,其中,中小学生的伤亡最为惨重。作家谭作人、艾未未、黄琦、陈云飞等人权活动人士坚持调查学生死亡真相,并帮助受害者维权,但都遭官方残酷打压。谭作人获刑5年,陈云飞和黄琦,也曾成为阶下囚。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