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7日星期六

709家属控司法机关违法 最高检拒受理

2017年5月26日,709案被捕律师妻子李文足(左二)、王峭岭(右一)和王全璋父母(右二和右三)、姐姐王全秀(左四)、709案谢燕益妻子原珊珊(左三)在最高检前举牌。(吴亦桐提供)
2017年5月26日,709案被捕律师妻子李文足(左二)、王峭岭(右一)和王全璋父母(右二和右三)、姐姐王全秀(左四)、709案谢燕益妻子原珊珊(左三)在最高检前举牌。(吴亦桐提供)


709被捕人士王全璋和吴淦的家人,周五(26日)到最高检控告司法机关违法,并要求调查王全璋686天音讯全无的问题。他们受到检察官百般刁难,其后更一跑了之。(吴亦桐 / 程文 报道)


2017年5月26日,709案被捕律师及公民的太太和家属,到最高检控告709案各级司法部门的违法行为;北京维权人士王荔蕻(右)到来支持。(吴亦桐提供)
被捕律师妻子李文足、王峭岭,陪同从山东赶到北京的王全璋家人,周五到最高检, 控告709案中各级司法部门的违法行为。并要求最高检就王全璋失踪686天音讯全无一事进行调查。吴淦的父亲徐孝顺也加入今天的控诉行动。控诉行动吸引大批外媒到场采访,但遭受警方无理限制。
李文足其后告诉本台记者,最高检工作人员先是阻拦全部家属进入,要求派出代表,在据理力争下全部家人才得以进入,却被检察官以本案按法律程序走为由,拒绝接收控告材料,最后检察官全部溜走。
李文足:今天王全璋的父母和姐姐,我们一起去了最高检,他们就是想要一个说法,要知道儿子的下落。进去之后,他就告诉我说,你这个案子要按法律程序来;我说这两年我们一直是按法律程序走的,但是这个案子快两年了,是你们没有按照法律程序来。我今天来到这里是要求你对你的下属单位的违法行去,你们要纠正它。后来他就把控告书和身份证扔给我,所有人都走了;这个接待我们的检察官还说你们真是吃饱撑的,我很气愤。他们不会帮你解决问题,只会敷衍你,打发你。
吴淦的父亲徐孝顺也指出,接待检察官提出各种刁难藉口,包括再要求他提交作为吴淦父亲的证明。
徐孝顺:那个工作人员很霸道、不讲理,我的控告状给他拿进去,他的意思说不受理,我说你不受理要说出理由。那个人就说了,你姓徐,吴淦姓吴,这个不一样的,你要去开法律文书。我说你哪部法律说儿子不能跟母亲姓?检察官把身份证、控告状给推出来。
王峭岭也指斥检察官们不作为,一走了之。
王峭岭:经过将近22个月我们不断的控告,今天最高检有一个长足的进步,他告诉我你今天的控告信要提供证据,我说我是刑事控告,举证责任不在我,(他们)没话说了;他又说法庭是不是有判决了,有判决你还说什么,我说法庭的判决每个都是公正的吗?那聂树斌案算什么?他又没话说了,他进到里面逃跑了。
王全璋家人从最高检回到北京后,被房东通知要迁居,而租住合约刚刚从昨日开始。
王全璋是目前唯一没有任何消息的被捕人士,期间传出受到电击酷刑的消息。日前,有维权律师和公民发起一人一视频声援王全璋行动;李文足向多国政府和欧盟致信,请求他们向中国政府询问王全璋的下落。
文章来源: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