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3日星期六

江天勇也遭酷刑 709家属控公安违法

2017年5月12日,709家属王峭岭(中间身著“和平”红衣者)和李文足(中间身著“王全璋回家”白衣者)到最高法提交控告书,大批支持者前往声援。(吴亦桐提供)
2017年5月12日,709家属王峭岭(中间身著“和平”红衣者)和李文足(中间身著“王全璋回家”白衣者)到最高法提交控告书,大批支持者前往声援。(吴亦桐提供)

709案两名被捕律师的家属,周五(12日)到最高法提交起诉书,控告京津两地公安局和中国公安部,在709案中的违法行为。另一名709律师江天勇,疑遭受酷刑引致脚部重伤,他的父亲和妹妹,因私务到北京遭扣留,押回河南家乡后再遭盘问。(吴亦桐/程文 报道)

709律师李和平的妻子王峭岭及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周五早上穿著印上“李和平、王全璋回家”的衣服,到达最高法院信访办上访,同行的还有十馀名声援者。英国、德国、加拿大等驻华使馆人员及十馀名外媒记者亦有到场。惊动数十名警察到场维持秩序。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向本台指出,她们在最高法院内先遭到法警刁难,对方请示领导后,获安排与当值法官见面,但法官却推卸“找领导接待”然后溜走。但两人等待良久领导仍未现身,最终无功而返,两人表示将继续向最高法提诉。

王全璋自2015年7月10日被天津警方从家中带离,是唯一没有任何消息的被捕律师;5月9日获释回家的李和平披露其被羁押过程中曾受酷刑。加重李文足对丈夫生命安全的担忧。

李文足:近两年的时间我们去过天津市检察院、最高检控告过无数次,每次都是石沉大海,没有结果,王全璋是2017年2月14号起诉到天津市二中院了,依然是不让律师会见阅卷,所以我们今天去到最高法院继续控告,希望最高法履行行监督职责,纠正办案机关的违法行为,保障我们的合法权益。

另一位被捕律师江天勇的妻子金变玲向本台表示,透过体制内的渠道获悉江天勇遭受酷刑,致使脚部严重受伤。其父母和家人亦受到株连,周四进京办事被扣的江天勇父亲江良厚和妹妹江金萍,周五被国保押回河南老家后,被带至派出所调查。

金变玲:从长沙市体制内一位有良知的人士处获悉,江天勇被酷刑了,他的脚出现了状况,整个脚是肿的,不能站立,有可能残疾;另外江天勇的妹妹和父亲一直到现在还没有放回家,就湖南长沙这种对江天勇惨无人道的酷刑我表示谴责,强烈呼吁中国司法部门调查江天勇的酷刑,并且要告知江天勇目前的身体状况,同时我要求河南警方对绑回江天勇妹妹和爸爸的行为做出解释。

河南省罗山县楠杆派出所向本台证实,江天勇父亲仍在接受问话。

警员:应该在,公安机关找他了解情况的。

江天勇的代理律师将于周六向警方交涉,并再次提交会见江天勇的申请。金变玲也就酷刑一事致信包括德国在内的多个国家政府和外交部门求助。

另外,涉及709案的网络人士吴淦,其代理律师燕薪透露,周五到看守所申请会见再遭拒,燕薪就此将向天津检方提出控诉。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主席鲁比奥参议员和共同主席史密斯众议员周四(11日)发表声明,对中国政府持续打压维权律师表达强烈关注。声明指出,中国对其公民实施包括被失纵、酷刑、拒绝当事人委托律师,以及无数的侵犯人权个案,违反国际标准。委员会在声明中提到谢阳受到酷刑、被强迫认罪及其代理律师陈建刚被拘押等事件,并特别指出谢阳和李和平律师没有得到公平审讯,完全违反中国的刑事法律及中国在国际社会的责任。要求中国当局立即释放所有的维权律师。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