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30日星期二

王全璋父母被断水电监控升级 709案刘星曝光狱中被灌药

王全璋父母妻子等上最高检投诉返家被逼迁(禁书网)
王全璋父母妻子等上最高检投诉返家被逼迁(禁书网)

中国“709桉”被捕律师王全璋至今没有任何消息,他的父母日前到北京向最高检控告有关部门违法,遭拒绝后又遭不明人员逼迁,目前已被断水断电,房屋周边监控升级。此外,涉“709桉”的维权人士刘星日前出狱,他曝光服刑期间曾被迫服用所谓的“降压药”。

王全璋父母日前从山东到北京为儿子讨说法,不料,在北京短租的房子被断水断电,二老遭到逼迁。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接受本台采访时称,周日是公婆在该址住下的第一天,就遭到当局施压驱赶,住所周围也升级了监控:

“已经断水断电了,时不时有中介的人、还有房东过来敲敲门,说要搬走,这个地方不能住了。全璋姐姐就跟他们说,要他们不要去骚扰他们(父母)。我们租的房子我们付了高额的租金,现在这个房子的使用权是我们的,我们的租期是一个月,中介赶我们走是被人施压,给我们的生活造成极大的不方便,现在我们一出去,后面跟着一大群十几个人,全璋的父母的房子在我旁边那栋楼,(监控)升级了,以前他们就在楼下,现在已经到了我们住房的对面。”

李文足还告诉本台,现在不能报警是担心警察滥权,借此机会把她带回石景山看管起来,而她的原住所早就成了“家狱”:

“我现在如果一报警的话,他们来不会把他们带走,会把我带到派出所。王峭岭女士我们绑定在一起有两个月了,他们就是想各种办法把我和她分开,我要是报警的话,肯定把我带到派出所,然后把我弄回石景山,然后把我看起来。对面的住户上面安装了秘密摄像头监控我,还动用大妈大叔,一天围着我,我只要一出去他们就包围成一个圈,我根本就动不了。”

5月26日,王全璋瘫痪多年的母亲和患有冠心病的父亲从山东来到北京最高检控告相关部门违法情况,却遭到十几个不明身份人员跟踪、监视、跟拍,其中还有最高检的工作人员。

在李文足提供给本台的一段视频中,王全璋父亲说道:“王全璋被抓将近两年的时间了,我们曾经要求过要看一看我的儿子,但是到现在没有一点消息,今天特别到最高人民检察院要个说法。”

王全璋的辩护律师余文生表示,当局办桉严重违法:

“王全璋的桉件现在还在法院,实际上他已经超过了刑事诉讼法规定的三个月的审限,但刑诉法都留了尾巴,可以延期,家属要了解的话应该告诉家属为什么延期。现在当局违法的重要表现是不让律师会见,现在当局对律师的辩护资格都不认可。”

此外,涉“709”桉的维权人士刘星上周出狱后曝光服刑期间曾被迫服用降压药,情况持续长达三个月,导致记忆力明显减退,经常出现断片。

对此,余文生律师表示,已经了解到被释放的涉“709桉”人员均曾被灌“降压药”,质疑药物的真正作用,要求当局公开信息:

“刘星在潍坊事件和709相关的桉件中被抓的,据我所知被放出来的人反馈都被吃了各种不明的药物,他们说是降压药,但是这个药到底是不是很难说,这里头就有一个问题,40多岁的、50多岁的、20多岁的,都吃降压药,都治高血压,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认为这是当局的一种变相的酷刑,而且这个药物对身体有什么伤害,还需要长期观察,当局必需要对这个问题进行公开。”

去年4月,刘星首次会见律师,透露在2015年被羁押到看守所后,有长达半个月的时间每天晚上到第二天凌晨六点进行讯问,第二天还要被看守所管教谈话,严重睡眠不足。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