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8日星期日

709王全璋的父母在北京遭到中介和房东逼迁



201752627日,709大抓捕被抓的维权律师王全璋的老父亲与老母亲在北京大兴区遭到中介和房东轮番上阵逼迫搬走。



王全璋妻子的妻子李文足在26日发出信息说:“昨天刚交了钱签好了合同租的房,今天中介和房东就轮番上阵逼迫搬走,跟李和平律师理论了一个多小时说不过,房东骂骂咧咧摔门而去,说让物业断水断电,看他们怎么过。”

李和平律师的妻子王峭岭也在26日说:“和平探望全璋父母,全璋妈妈嘱咐和平老婆好好给李和平调养身体。李和平老婆说李和平不能闲着,得好好干活,才会恢复。昨天老人家租了一个月的短租房,今天房东就要上门撕毁合同。这不,被老婆逼着干活的李和平律师正在客厅跟房东拿着合同理论呢……”
 
2017527biqian(4).jpg (1200×666)
 

27日,包括中介等十多人继续进行逼迁。王峭岭在早上发出信息说:“今天上午十点十六分,王全璋父母的短租房子外,来了房屋中介的人,要收回房子,撵老人出门。709家属李文足王峭岭赶到现场发现有数十人,除房屋中介的人外,还有带耳麦的不明身份的人夹杂其中。现在全璋父母刚住了一天的房子已经被断水断电。请关注。”

全璋父母北京维权被逼迁之一

时间:2017527日上午十点十六分,709家属最高检控告后的第二天

地点:北京大兴区珺悦国际18号楼101门外的走廊上

文足:你们这样做的就是骚扰

中介女:我怎么骚扰了

文足:现在的使用权是我们

中介女:亲爱的亲爱的,我们已经说过了,对吗?我们也认真付你违约金,我们给你找宾馆住你们也不住,那您现在是什么意思呢?你别照我,您别照我,照我干嘛?(伸手抢手机)

文足:你别动手!

峭岭:我有权利。因为你在侵犯我们的所有权(说错了,其实是使用权)。

中介女:这是我们的房子,你还不能搬走了?!

峭岭:这不是你的房子。你合同签的是跟我们的,你今天却来骚扰瘫痪的老人,什么意思?!
(水电已经被断掉了。)

709家属李文足、王全璋

刘跃:敬请关注王全璋的父母在北京遭遇逼迁!

看到王全璋妻子李文足的这条消息,我联系了在京维权人李波洪,陈洪旺,李尤力等人,我们准备去北京大兴的,王全璋父母的暂住地去声援他们二老,而被联系的在京的维权人士们他们也都是积极的响应!
我临出门时我和李波洪先生联系了李文足和王峭岭,她们说;”非常感谢你们,在我们不妥协,据理力争下,中介和不明身份的人现在以撤离了,如需要声援的话,我们会马上的通知你们。“

我们在京的维权人士们共同商定;我们会密切的关注着王全璋父母一家的安危,我们随时都可以去声援他们二老!我们不能在让;二年多的时间里都没有见到儿子的王全璋父母,在让他们伤心落泪了。

526上午,王全璋的父亲与瘫痪的母亲、姐姐王全秀、妻子李文足到最高检察院控告王全璋被失踪将近两年的状况却被拒。王全璋老父亲:“我儿子失踪两年了,今天到最高检察院要个说法!今天上午,王全璋的老父和半身瘫痪的母亲,全璋姐姐全秀专程从山东五莲县赶到北京,与李文足、王峭岭一起到最高检控告709案的违法问题。”

李文足说:“今天一位010003的检察官开始不让我们进去,要我们派个代表。我说我们身份加角色不一样,我们是妻子、父母和姐姐,每个人都只能代表自己,争论十几分钟后让才我们进去了。这时这位检察官说一句,真是吃饱了撑着。我问他,你身为国家公务人员为人民服务,说出这样的话你的工作素养去哪儿了?你也是上有老下的年纪,你的良心去哪儿了?这两位年迈的老人,儿子被中国公安失踪近两年了,今天从700公里外的山东来到最高检,就是想知道儿子的下落,你还能说出这样的话,你简直就是没有人性的恶魔。”

李文足表示将继续抗争,不论王全璋的结果如何,都会支持和尊重他,陪伴他一起走下去。李文足说:“王全璋被抓捕之后,我们每天被十几个警察,甚至几十个国保跟踪,被逼迁无数次,不让我们的孩子上学,被抓到派出所好多次,被暴力对待,推和打。这两年我们走得确实艰难,但我们身旁有很多给予帮助和支持的人。”
 
2017527konggao(2).jpg (1200×900)
 

屠夫吴淦的父亲徐孝顺也去进行控告吴淦被非法关押。徐孝顺说:“我今天上午到最高检投控告书,这个政府从下至上都是无赖,这些人都己经变成另类不是人,先是拒收我要他说明不受理理由,收后拿去找无赖公司头目经出招,几分钟招呼我、对我说吴淦姓吴?你是他父亲姓徐要开证明。我要无赖出示哪部法律规定儿子不能跟母亲姓无赖理屈、使用无赖本性丢控告书、我拿身份证走。”
 
2017527konggao(4).jpg (1080×810)
 

陪同进行控告的王峭岭说:“最高检门口,709家属合影。吴爸爸怒斥了刁难他的检察官,控告信被法警追出来扔到地上。珊珊见状怒斥,法警就捡起来。全璋父母被法警讽刺:吃饱了撑的!遭文足怒喝,掩面转身离开。”
 
 
2017527konggao(9).jpg (1080×810)
 

陪同进行控告的王荔蕻说:“检察官不管不顾把老爷子的控告信和身份证推出来,老爷子抓起身份证,怒骂了不要脸的不敢报姓名的检察官,甩手豪迈而出!”“老爺子進去後,最高檢接待人員讓老人家證明自己是吳淦父親。老爺子大怒,說你們已經通知福建找我了,還不知道我是誰?怒罵而出。”

对于控告被拒的情况,王荔蕻气愤地表示:“#最高檢門口 李文足尋夫,年邁體弱老父尋子,令人心酸!對幾個尋親婦老如臨大敵,逼近拍攝,是威脅,是恐嚇,是無恥至極。”“本來沒想發火,只是陪著屠夫爸爸來送封控告信,雖然知道這只不過是個行為藝術而已。可是見到那一圈圍著尋親的老弱婦孺,長槍短炮拍拍拍的面無表情的鬼,真是無法不憤怒!#納粹”

在控告之前,徐孝顺还会见了德国副总理兼外交部长西格马·加布里尔。葛永喜律师说:“昨晚与徐孝顺先生(吴淦爸爸)、梁小军律师、王荔蕻大姐、苏楠女士一起同来访的德国副总理兼外交部长西格马·加布里尔进行会晤。整个会谈过程轻松愉快,有水果甜品,有啤酒饮料,但双方未就朝核问题深入交换意见。”
 
2017527DArXOLpXcAA9IQQ.jpg (1080×810)
 

徐孝顺也透露:“感谢德国政府关注709案和中国人权状况。拜访德国副总理兼外交部长西格马·加布里尔、我带去王全璋律师和江天勇律师家属的信件。我说官方处理709案真是肆无忌惮:现在不让律师会见吴淦,应是在施加酷刑、我担心吴淦安危。我计划送加布里尔一个罗盘,让他去测量中南海、那是不是个繁衍无赖的地方。”

文章来源:参与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