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16日星期二

709大抓捕:再有律师披露酷刑虐待 勾洪国家属仍遭软禁


连日来,“709案”被捕律师和维权人士受到当局酷刑的内幕逐渐曝光。律师勾洪国的妻子樊丽丽披露,丈夫在被关押期间也惨遭虐待,并且他们全家自勾洪国去年8月被宣判后,至今仍遭软禁,并要求当局恢复他们的人身自由。

继709被捕律师李姝云首次曝光在被关押期间的经历后,勾洪国的妻子樊丽丽也在沉默9个月后发出呼声,要真自由并且披露丈夫在押期间遭受酷刑虐待。

樊丽丽5月14日在网络上发文道:勾洪国8月5号宣判完就被弄出看守所软禁在了宾馆。8月17号我首次见到了被关押了400天的勾洪国,人很消瘦,脸色惨白,一年多的时间体重掉了三十多斤。他被关押期间,遭遇疲劳审讯,强行服药。四个月的时间没有走出房间一步,24小时被轮班看守,一动就是袭警。

樊丽丽写道: 被国保用亲情绑架的我,被威胁不能发声、不可接受采访、不可与其他家属见面,否则就要将勾洪国收监。我恐惧了,我屈服了,我怕孩子再次失去父亲,我怕家庭再次支离破碎。然而,我的懦弱和忍耐换来的是我们被无限期的软禁。你们的谎言和威胁能蒙蔽了我一时的心智,却蒙蔽不了我一世。

樊丽丽5月15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目前仍被软禁在河北承德。她告诉记者,发声是因为实在忍无可忍。

樊丽丽:“我先生从8月5号出来以后就一直被软禁在天津的一个宾馆3个月。到10月份,期间我们一直要求回北京。但是最后说司法手续没办法递交,只能回户籍地,又把他弄到承德来,也是在酒店。到现在为止,出来9个月了,我们还是这种状态。”

记者:“被软禁期间,你们是没有办法出门?还是可以出门但一直有人监视?”

樊丽丽:“可以出门,有没有人监视我没有明显感觉。但是我先生开通了一个定位手机,原则上不可以出这个区-双桥区。一出承德,就要写报告上面批。有一次他们沟通不畅,去北京看病,出了区司法局就打电话说:你出了范围了。”

2015年709大抓捕行动中,勾洪国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抓捕;2016年8月5日,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开庭审理并当庭宣判,勾洪国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

截至目前,709案大部分被捕者,如翟岩民、谢阳、李春富、李和平、望云、吴淦、李姝云、勾洪国等都遭受了不同程度的酷刑虐待。

关注有关情况的北京维权人士李蔚向记者表示,这些都印证了中国的酷刑是确实存在的,但官方却单方面进行掩盖:

“首先,709的这些人,包括勾洪国都说出遭到了酷刑并且很多人被吃药,这种情况和我过去的经历是相互印证的。这是个系统的酷刑,是存在的。在这种情况下,官方一再地掩盖,我觉得这很可耻,对这个国家的现状、法治状况非常痛斥也担忧。实际上从709的这些人来讲,他们是依法在做维权工作。”

李蔚又指,王全璋律师到现在已经被捕近700天,也失去消息近700天。他的状况最令人感到担忧。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