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31日星期三

莫矽:忆6.4良心犯狱中斗争的往事



川东监狱良心犯0
前排:许万平、蒋世华、廖亦武、杨伟, 中排:侯多淑、李必丰、覃礼沿、刘平、赵明洪、李子金, 后排:雷风云、蒲勇、佘万宝
(编者按)本文作者曾无辜下狱10年,备受酷刑,历尽艰辛,观察了狱中百态。本文是他观察体会後所了解的当年六四诸多良心犯在川东监狱里的勇敢争抗,为後来者树立了一种精神榜样。此文亦是他为即将来到的六四28周年的献礼。
天安门六四惨案发生后,中国的监狱关押着大量参与那场民主运动的良心人士。我所在的四川省川东监狱曾关押着侯多蜀、许万平、雷凤云、蒲勇、刘贤斌、李必丰、廖亦武、佘万宝等等中国知名的民主运动活跃份子。这批六四志士相继在2000年之后获得释放,至今他们在狱中同中共政权斗争的事迹依然传扬川东监狱。即使是今天狱中的警察听到这批六四志士的名字无不津津乐道当年这批人是如何同共产党较量的。
侯多蜀、许万平、雷凤云、蒲勇、刘贤斌、李必丰、廖亦武、佘万宝等六四良心犯因积极投身六四天安门民主运动后被捕入狱,他们分别关押在川东监狱二、三、五、六生产监区。监区之间有围墙电网隔离,彼此交通极为艰难,令人称奇的是他们在不同的监区不约而同地坚守着一个七不方针:
不承认中共政权的合法性及其司法权
不承认自己是罪犯身份
不接受思想政治学习
不接受劳改改造
不留和尚头,保持公民发型
不穿囚服
不接受罪犯作息规定
这七不方针在监狱内刑事犯坚守一条就足以丧命,更何况是七不方针。
囚犯入监第一件事就是搞清身份、认清形势、端正态度。这是什么地方?自己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四川省川东监狱设立新犯严管集训监区,功能就是打压、整肃新入监囚犯思想、言论、行为,迫使新犯绝对服从一切对的和错的政策、指示等。监区长公开对新入监囚犯讲,错了都要坚决执行!
经过三个月不断的折磨、威胁、恐吓,新入监的囚犯才能发配到各个生产监区正式开始牢狱生活。
侯多蜀、许万平、雷凤云、蒲勇、刘贤斌、李必丰、廖亦武、佘万宝等六四良心犯从入监到刑满释放坚决抵制、坚决反抗这样的极端非人道的改造方式,受到了无数次禁闭关押、高压电击、加戴脚镣手铐、睡刑床、公开亮像批斗、行政处罚等虐待。
他们在坚守这七不方针时经历了极其严酷的斗争,亦受到了极其严重的身体摧残。
蒲勇因在狱中秘密组建政治犯组织,被禁闭关押到临近折磨致死的地步,出狱后不久便逝世。
据看守禁闭室的职能犯讲;侯多蜀、许万平、雷凤云、蒲勇、刘贤斌、李必丰、廖亦武、佘万宝等六四良心犯在禁闭关押期间苦中作乐,用俄语写诗被监狱高层发现,当官的寝食难安,派狱警携俄文诗赶往数百公里的外语学院找俄文翻译,最后得知是一诗,监狱领导对此诗又无法通晓其意,不能用世俗化语言解读,始终认为诗里有秘密,又无法拿出证据证明,怀疑他们在狱中与海内外民运人士交通要发动众囚犯冲监暴动。
监狱当即部署各警种各单位处于高度戒备状态,一直持续一个月时间才解除。
曾有囚犯向雷打听;一首诗搞出了这么大的动静,雷哥到底是首啥子诗嘛,雷笑而不答。
有一种说法是六四良心犯相互问候战友的打油诗而已,一帮蠢猪就冒冷汗。
这件事情在犯群中流传盛广,谁也不相信是一首诗打油诗那么简单,都朝着神密的方向臆测,既好笑又紧张。
侯多蜀、许万平、雷凤云、蒲勇、刘贤斌、李必丰、廖亦武、佘万宝等六四良心犯见到身边的其它刑事犯罪囚犯受到狱警、狱警走狗、打手的殴打、折磨、侮辱,出其不意地出手搭救。这样的义举慢慢地形成了强大的影响力、号召力,成了众囚犯请愿、倾述、控告狱警、狱警走狗、打手的对象。
监狱的管理是按照毛思想进行的,囚犯反抗激烈,管教管理就松懈,囚犯抵抗衰弱,管理就紧!有时会故意打压经微情节的抗改份子搞气氛、搞声势以达到杀鸡儆猴的目的。又怕没有任何人抗改矛盾积压、韬光养晦找时机暴发或醖酿更大的局。
通常狱警在殴打囚犯时没有任何人敢吱声对狱警指责,刑事犯见狱警都要手抱头、面向壁,黑帮份子、杀人犯、绑架杀人等这些被社会称为狠角色的群体无不例外在监狱内均是小白免性格。监狱里流行一条狱警给囚犯的名言;是龙你就盘起、是虎你就卧倒,这是什么地方?你是谁?你来这里做什么?长期的兽性化管理教育、奴性化洗脑、肉体摧残、精神折磨能发出正义的声音在监狱内绝对没有!。
此时侯多蜀、许万平、雷凤云、蒲勇、刘贤斌、李必丰、廖亦武、佘万宝等六四良心犯便会站出来“冒泡”、“发杂音”。
他们的声援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公开指责狱警打压囚犯过程的违法行为,具体非人道的行为表现在什么地方,还要说出个一、二、三的道理和情节来,浅显易懂,大多数没文化的囚犯都能明白。有时说着说着众囚犯就要向狱警和事发现场围过去。
记得曾有一次狱警当众殴打一名囚犯,雷风云将坐的凳子砸向施暴狱警,辱骂道;你他妈的把犯人当牲口虐待,你还是人吗?谁给你这样的权利?
雷的义举无疑亦是给自己添罪受,雷因这样的铤身而出受到禁闭关押数周。
监狱领导前去向雷做大量的思想工作,向雷求情。最后彼此给个台阶、给个面子,雷与那名狱警和解就此了事。
在狱中犯人有身体缺陷就是他的绰号, 唯独侯多蜀、许万平、雷凤云、蒲勇、刘贤斌、李必丰、廖亦武、佘万宝等六四良心犯没有绰号,囚犯们都称他们姓氏带哥字,令人敬佩的是他们从不称呼其它难友们有辱人格尊严的绰号。
四川省川东监狱生活极差,每天给囚犯轮流吃的是水煮冬瓜、火煮南瓜、水煮黄瓜、水煮八月瓜,连续吃两天嘴里冒清口水,众囚犯不敢向监狱、监区领导交涉改善生活。由于生活费用被狱警贪污,反应生活差是件得罪狱警、遭受打击报复的事情。
相继有囚犯向侯请愿、诉苦;侯哥,想吃肉咯,难兄难弟们口里在冒清口水哦!囚犯们笑着向侯多蜀反应。
想吃肉嘛,简单,侯答复道。这样的对白成了每一次侯多蜀帮囚犯们闹生活的贯用台词。
侯向监区领导交涉意味着狱警会将贪污进口袋的生活费用拿出来,如同虎口取食。但又不敢为这种极为明显的正当意见打压、报复侯多蜀, 加之侯在狱中有众多的“粉丝”相当于监狱长的影响力,并且侯多蜀、许万平、雷凤云、蒲勇、刘贤斌、李必丰、廖亦武、佘万宝等六四良心犯这批人每个人都是一个“监狱长”!都有一个共同点,敢为正义付出生命陪你玩到底!。
监区领导陪着笑脸说:马上传达厨房,给你单独小炒,侯断然拒绝!犯人都想打牙祭,想吃肉,如果我一个人吃肉,这不是我侯多淑做事的风格。
这样的交涉并不是每次都能有效,侯因生活差要求改善伙食失败曾发生车间罢工事件。
那天众囚犯进入车间劳动,全都无精打采,六人一个班组,就有三人昏睡,两人把玩生产机器,其它人看着窗外发呆。狱警上前问情况,全都异口同声没吃肉,莫力、身体软。
生产车间停工一小时产值过万元,意味着狱警们就会少私分一万元囚犯们的劳动报酬。狡猾的狱警经过这样的利益比较,加之囚犯因为共同利益形成的团结力量以及被指责为幕后操盘的侯多淑在囚犯中的巨大影响力等被迫屈服,从此伙食发生了一些改变。
在漫长的监牢岁月里,每年六月四日,狱中的六四良心犯都会绝食纪念。在狱中如同外面的境况一样受到人身自由控制。
雷所在的三监区对待他每年六四绝食不吃不喝,不进行娱乐活动的悼念通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着没看到。想制止又对付不了,禁闭关押、高压电击、加戴脚镣手铐、睡刑床、公开亮像批斗、行政处罚都已经用过无数次了,仍然没有像对待其它刑事犯那样奏效,反而会导致严重的连锁反应,各监区制止必然会发生激烈冲突,相邻的监区会起哄、围观,甚至平日里不发声的囚犯也会跟进声援。
蒲勇所在五监区间有一个新入职狱警在六四那天值班,见蒲勇静静坐在那里不吃饭,一脸悲伤。 以为蒲勇亲人逝世,怕导致恶性事件发生影响自己饭碗,便吩咐厨房为蒲勇小炒一大碗回锅肉,让囚犯送去,并前往做思想工作;蒲勇,对你够好的了嘛,别人都吃水煮南瓜,你今天吃回锅肉……。说了很久不见蒲勇回答一句话,一名老囚犯上前解释原因,那名警察一脸茫然没趣地才离开。
在监区知道六四惨案的警察对待良心犯算是客气的,听老犯人讲;一些老警察带新警察徒弟会比较认真解释六四事件,关系较好会提些忠告,六四很惨,死的青年人很多,涉及的范围面广,不排除某一天会清算,对待他们要动脑筋不能用蛮力!。
九七年邓小平死亡,川东监狱内的六四良心犯拒绝参加追悼会、拒绝脱帽、拒绝躹躬,监狱领导害怕他们在追悼会上发动众囚犯批判邓小平造成严重的政治事件,把追悼邓转向悼念六四死难者。监狱长邓国学找到雷凤云、侯多蜀谈判, 侯、雷寸步不让,坚决不改变立场。追悼会那天部分良心犯去意在转移视线。他们站在队列最后排,单独与其它囚犯保持一定距离,不躹躬、不脱帽。剩下的一部分因悼念六四死难战友则被临时关进禁闭室冷静,待追悼会结束后放出。
记得邓的死讯传到监狱那天,六四良心犯雷凤云不停地在蓝球场拍皮球,将皮球拍在地上皮球弹向空中近二十米!一个皮制的蓝球被他打爆了。
邓死亡的第二天,三监区组织囚犯在宿舍思想政治学习,雷凤云在蓝球场用球砸栏板,监狱领导、特警队长陈俞看到雷发型、衣着误以为是实习警察,喝斥雷把蓝球收起来,雷轻蔑一眼站在四米高楼上的一行人,仍然玩着蓝球,陈令特警下去控制雷,雷大声回应:你有种下来! 老子俩个单挑。气氛极为紧张,躲在屋檐下值班的囚犯飞快地跑向监区领导办公室报告情况。在宿舍内正在进行思想洗脑的囚犯们则探出头来看稀奇,观察着事态的走向。
监区领导跑向特警队长、领导面前叽咕了几分钟,陈一行人耿耿于怀地离开。
在一次会见中,雷凤云不到十岁的女儿独自从南充赶来探望,特警队长陈俞百般刁难,加之平日里陈殴打囚犯像残害牲口一般残暴,毫无人性良知可言。
在会见室内雷与陈俞特警队长激烈摔打,雷身材高大,力量过人,将陈俞摔倒在地上……
雷因此受到禁闭关押。
这事发生在刑事犯身上,丧命、被打致残、受群殴和加刑在所难免,各个监区狱警豢养的走狗众多, 当发生这样的事情,全面倒向狱警的一边,群殴自己朝夕相处的难友,然后还要获得监狱的记功表场行政奖励或减刑奖励。
每次发生六四良心犯与监狱对抗冲突中,这部分走狗从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协助狱警镇压六四良心犯,亦从没有以此为立功减刑机会。反之亦不敢直面与六四良心犯为敌,整个监狱近九成囚犯以六四良心犯为核心,除此之外再亦不服任何人了。
各个监狱里形成了反改造梯队,特别是五监区最为突出,一个监区近三百人,无期徒刑、死刑犯占八成,其中有一半以上殊死反抗监狱的兽性化管理和非人道的改造。不减刑亦不劳动,隔三差五就要与狱警对抗,不参与抗争、没有亲身体验斗争、没有关过禁闭、没有被捆绑形成了在犯群中是一件没面子的事情,以至于很不好意思在犯群中混下去!这样的操练每一、两天都会发生,如果在一两个星期内监区没在发生对抗事件,管教就会心发慌,觉得不正常!怕冒出来更大的事情,管教会故意找一个轻微违纪事件打击处理,以达到事态干预和矛盾转向、注意力转移的目的。
雷凤云因前往四川广安,炸邓小平祖坟而入狱十二年。在减刑时他每次撕毁监狱发放的减刑表格,拒绝接受减刑,不承认自己是一个罪犯!不承认中国政府的司法权!。
监狱长邓国学前来给雷做思想工作、说情;你又不减刑又要和我们对抗,哪有这样的道理?。
后来雷十二年牢役监狱方面在未经本人许可的情形下强制减去一年刑期,雷凤云2003年获得释放。。
2000年后,四川省川东监狱内的六四良心犯陆续释放,蒲勇出狱后不久患病逝世。
岳煜熹是蒲勇在狱中的难友,因九十年代反抗乡政府强制征税而消灭乡长,被判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在狱中与蒲勇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十几年后岳出狱回到家乡得知蒲勇已故数年,伤心欲绝,悲痛无比,在蒲勇坟前痛哭,岳将在建筑工地挣来的幸苦钱给蒲勇亲人,还特意请来做“法事”的和尚为蒲勇“超度”。
2000年后的某一年,我被中国政府秘密绑架,被判重刑投入四川省川东监狱劳役,由于监狱环境极度复杂,每一年都会出现打死囚犯,众多囚犯被打残,发生各种事情极其隐密,很多人在入狱后七八年搞不清监狱是什么状况,发生的事情和各种现象的风向标找不准,我亦是这样的情况,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怎样应对?方式是什么?我入狱后陷入迷惘。为了找到适合自己的生存之道,我广泛地搜集与六四良心犯有关的斗争事件各种案例与参与的人员,从中汲取经验和方法。入监狱不到一个月我被监狱禁闭关押起来,我拒绝认错,拒绝写检查,冲破固有的胆识与斗争经验。在应对方法、策略方面全盘学习了侯多蜀、许万平、雷凤云、蒲勇、刘贤斌、李必丰、廖亦武、佘万宝等六四良心犯流传下来的经验,我亦因此能经历十多年孤立的斗争得以幸存下来!无疑他们是我人生道理上的启蒙导师。
由于他们已获释数年,无法直面学习,只能学习他们曾传、帮、带留下来的大批徒弟在狱中的言行和斗争经验,每个监区的一大批徒弟属于反抗改造尖子,走的是不合作,以暴抗暴的求生道路,如狱警殴打囚犯,受害人会抱着打人狱警一同跳楼搞自杀同归于尽,如在野外劳动就抱着打人的狱警跳山岩!后来狡猾的狱警总结经验,规定在野外劳动必须离狱警三米开外,必须大声报告经同意后才能接近,否则视为袭警论处,这种从教训中得来的经验在司法部的囚犯行为规范文件中执行至今。
如在被批斗的大会上,特警、狱警、武警全服武装包围会场,将机枪子弹挂在腰间,声讨反抗改造份子的“劣迹”,在队列中会有人挺身而出站起来,面向犯群说,你们莫相信他说的,他在乱说!
此时会场一阵大笑,人人起哄,主席台上的领导一脸惊愕转为怒气冲天,特警、狱警、武警第一反应殴打这位发言者,后面的囚犯全都站起来:怒吼!互相往四周扩散,趁此时机把声势做大。
虽然局势完全得到控制,但领导明白批斗达到敲山镇虎的目的落空了,下次在召集犯群集会时批斗囚犯就会显得极为小心谨慎、收敛狂妄自大的言行

2008年经历地震后川东监狱将各监区六四良心犯的铁杆追随者、抗改尖子、分别调离到四川的各个监狱,一般类的抗改、温和非暴力抗改的囚犯分散到每个监区,全面交差错位调离。
之后四川川东监狱劳动时间变更为早七点到晚十一点,每周在车间劳动六天,囚犯伙食极具恶化到了吃不饱饭的地步,狱警恣意殴打折磨囚犯,车间劳动岗位公开明码实价买卖,减刑分值监区直接以现金卖给有钱囚犯……
五监区一名为周颖彪的领导在一个监区任监区长、教导员达十二年之久,极其残忍地贩卖老、弱病、残囚犯减刑分值给有钱囚犯,公开对囚犯讲要想减刑快,不劳动,就让你亲人准备毛主席相片(人民币有毛的头像)……
八监区狱警、囚犯围殴一名南充籍病囚导致两根肋断裂……
达州籍囚犯陈光中在禁闭关押期间被活活打死后花化,家属至今不知情……
每个监区设立六个禁闭室,全狱设立一个高危犯关押中心,关押能力达200人……
一切又回到了六四良心犯未入川东监狱时的那种兽性化、野蛮管理的年代!。

附照片

川东监狱良心犯2
侯多淑、蒲勇、雷风云
川东监狱良心犯3
被关押于川东监狱时的许万平
川东监狱良心犯4
被关押于川东监狱时的廖亦武
川东监狱良心犯5
被关押于川东监狱时的廖亦武
川东监狱良心犯6
被关押于川东监狱时的蒲勇
川东监狱良心犯7
获释后许万平、雷风云的合影
川东监狱良心犯8
被关押于川东监狱时的许万平、李必丰
川东监狱良心犯9
在狱中因组建政治犯组织,蒲勇遭受极端严酷的虐待,出狱后不久逝世。
川东监狱良心犯10
侯多蜀、陈云飞、佘万宝等代表四川89一代到四川巴中南江县给6•4英雄浦勇扫墓(一)
川东监狱良心犯11
侯多蜀、陈云飞、佘万宝等代表四川89一代到四川巴中南江县给6•4英雄浦勇扫墓(二)
川东监狱良心犯12
四川89一代在成都新津县给中国人民大学6•4遇难者英烈吴国锋扫墓
川东监狱良心犯13
4月3日侯多淑、陈云飞陪“天安门母亲”张先玲老师在北京万安公墓给段昌隆等8位六四英烈扫墓

                                  文章来源:独立中文笔会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