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4日星期三

大陆50余律师联署 吁中国人大废除《律师法》中违宪条款



中国大陆50多名律师日前发出致全国人大的联署建议书,要求废除《律师法》中有关律师须加入官方律协并进行登记的条款。有发起人向本台记者表示,中国律师法此类条款违反了《宪法》规定的结社自由的精神,应该予以纠正,以保障律师的公民权。

这封《修法护宪纠错建议书》中提到,《律师法》第四十五条强迫律师、律师事务所加入所在地方的律协,同时成为全国律师协会的会员等规定,公然违反《宪法》中的结社自由的精神,提请全国人大废除、修改这一法律,同时提请各级民政部门纠正违法登记,以保障律师的公民权利。

联署发起人之一、云南律师毛晓敏告诉本台,律协的作用更多的是管控而非服务,限权而非维权,想退出律师协会的律师还有很多,原因各异:
“当今的律协是司法行政机关打压律师控制律师的一种手段和平台了。目前退出律协的除了我们四个之外,前段时间,上海还有一位律师。”

2015年5月,此次联署发起人王理干、李天翎、毛晓敏及联署人王龙得公开声明退出各级律师协会。经过一年的抗争,去年5月,昆明市司法局终于在律师资格考核中,加盖了年度考核备案章。这一事件使得更多律师呼吁废除《律师法》相关条款。

有不少律师感慨,如今的律师协会已变得越来越不象是律师的“娘家”,倒像个冷漠的机关,有些律师协会的负责人甚至比起司法行政部门的领导来讲更象是“行政领导”。

联署人、广东律师吴魁明表示,还有很多支持这一建议的律师不愿或不敢出声,呼吁同仁站出来共同争取律师合法权益: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本身是强制会员入会,就是一种违反宪法的行为。但是更主要的是,它的所作所为并没有保护律师的权益,反而处处在打压律师的执业活动,所以激起了律师的公愤,导致了这次的签名事件。当然全国三十万律师还有大部份是不愿意、不敢出声的。我们希望他们也能站出来。”

与此同时,云南王龙得 、毛晓敏、王理干 、李天翎 、薛占义五位律师又于同日发出退出各级律协的特别声明,指律协属于非法组织,应予以取缔。且各级律协每年向律师及律所收取高额的会费,不交就不给年检注册,律师就无法执业。但三十多年来从未向律师及律所公布过财务帐目;在律师权益遭受侵犯时软弱无力。

有网络评论称,法治的首要条件之一是自由的律师制度,律师必须超越政治,才能推进政治法治化,将律师置于政治管控之下,公然违反依法治国。

中国律师一直以来遭受当局严厉限制,日前,天津当局要求当地律师行业层层设立政委,保障正确政治方向,涉及执业律师近6000人,律师事务所达到678家。
文章来源: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