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5月28日星期日

中共撕下所有伪装 六四屠杀遗留4大祸患

点此看大图片
〝八九学运〞集中反映的是对人类公平、正义、自由、民主、人权等等普世文明价值的向往与追求。(资料图片) 
【新唐人2017年05月28日讯】28年前的6月4日这天,中共军队在天安门广场及周边地区进行的那场惨烈的大屠杀,终结了当年那场持续了50多天的学生反腐爱国民主运动,中断了中国的民主化进程,给中华民族带来了巨大而深远的伤痛。时至今日,〝六四〞屠杀给中华民族留下的沉重后遗症仍然在持续发酵之中。

《中国人权双周刊》近日发表了89学运领袖之一的王德邦撰写的文章,专题讨论了〝六四〞屠杀给中华民族留下的惨痛后遗症。文章指出,〝不治愈这个伤口,中华民族无法跨入现代文明的门槛,无法摆脱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各方面的困境,并且还将拖累、毒化整个人类文明的进程。〞

王德邦认为,当年中共动用机枪、坦克,血腥镇压对大学生为主体的〝八九〞民主运动,给整个中华民族留下了四大后遗症:价值腐朽化、公权黑帮化、社会冷血化、教育非人化。

一、价值腐朽化

文章分析:〝八九学运〞集中反映的是对人类公平、正义、自由、民主、人权等等普世文明价值的向往与追求,参与的学生和民众在这场运动中体现出的,是中国传统的〝真善美〞、〝责任〞、〝奉献〞等等精神。

〝六四〞屠杀发生后,这些代表人类主流文明的价值追求成为中共当局的禁忌,甚至成为中共官方拿来衡量国民是否同情与支持自由化的标尺,这些美好的价值追求不但从中共官方的宣传媒体上销声匿迹,而且成为了中共官媒和中共各种文件批判的靶子。

文章指出,中共官僚集团为掩盖他们犯下的罪恶,经过精心策划与刻意诱导,把整个中国社会的文明价值体系严重变异——〝是非混淆、善恶倒置、真伪易位、美丑互换,人类有史以来所摸索凝聚起的公平、正义、良善等等价值完全成为嘲讽的对像与弱势、无能、无力的代称,而厚黑、强暴、恶毒等等成为膜拜的偶像与强势、有能、成功的标榜。〞

从此以后,假恶丑、暴奸阴沉渣泛起并逐渐主导了国人的行止,腐朽大潮泛滥,整个社会〝笑贫不笑娼、嫌学而羡贪、崇暴而抑善、赛黑而斥良〞,直至今日,这股逆流已几乎吞噬了整个中华民族。

二、公权黑帮化

文章分析说,共产极权政体〝是在精神上的谎言造神与制度上的恐怖统治下维系运转〞的,而〝六四〞屠杀后,虚幻的谎言已无法再继续欺骗国人。于是,中共撕下所有伪装,他们的所谓政治也只剩下〝赤裸裸的暴力恐怖统治〞。完全丧失了精神支撑的中共统治集团本身,也只能够依靠世俗的利益作为维系其团伙的纽带,〝于是统治集团就形成了以权力分配为势力范围的权力割据利益分享机制,进而演化成不同派系与团伙,出现极其黑暗罪恶的公权黑帮化。〞

〝六四〞屠杀后,中国的公权力被中共演化为〝帮派林立、占权谋私、权力割据〞的黑帮化官场。中共的官员们在利用权力谋取私利的手段上,〝完全抛开法制与伦理,击破人类一切价值约束底线〞。他们知道自身已经完全丧失了〝法理与道德的正当性〞,因此采取了极其短视的〝疯狂掠夺与竭泽而渔〞的方式来摄取财富,然后把掠夺来的巨量财富急速转移到国外,其手法与黑帮打劫后急于销赃别无二致。

三、社会冷血化

文章指出,六四屠杀后,中共恐惧民间的任何联系,他们不仅禁止高校的各种社团、沙龙、讲座活动,而且打击民间一切公益自发组织的活动(如环保组织、爱滋病关怀团体等等),残酷镇压那些寻求关爱温暖的信仰组织(如基督教、法轮功等等)。

因为惧怕国人团结反抗其极权统治,中共极力将中国社会〝分割成互不联系的沙粒与碎片〞,中共的宣传机构甚至蓄意鼓动人与人之间的竞争与仇恨,将人情渲染成纯粹的利害关系,〝从而使社会日益陷入冷漠自私之中,人与人日益沦为隔离孤独状态,久而久之,整个社会变得日益冷血、暴戾。〞

四、教育非人化

文章表示,〝六四〞屠杀后,中共把独立人格与自由思想视为所谓的动乱之源,于是采取教育产业化等手段,把中国的教育转向非人化:把教育行业的性质从〝育人〞异化为〝谋利〞;通过让学生承担沉重的教育经费而迫使学生及其家庭为钱而惫于奔命,从而〝无暇顾及社会正义、人间道义〞;在教育理念上,向学生灌输攀比竞争,通过应试教育把学生变成考试机器,抹杀孩子们的〝独立人格与自由思想〞;通过各种政治教化,把中国人一代代培养成〝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与〝完全臣服于权力的顺民〞。

文章大声疾呼:教育事关一个民族兴亡之本,中共的〝非人化教育〞已经将整个中华民族推向了毁灭之途,〝必须马上悬崖勒马,否则定会万劫不复〞。

事实上,海外早有观点指出,除了王德邦所分析的上述严重后遗症外,〝六四屠杀〞给中国带来的最严重的后遗症是江泽民踏着〝六四〞死难者的鲜血上台执政。

众所周知,江泽民当政掌权以来,在他〝闷声发大财〞的鼓动下,中国的上层建筑全面崩溃,政治权力迅速走向全面腐败的黑暗时期。买官卖官,官商勾结,官匪一家,政府黑帮化,中共从中央到地方提拔重用的人,基本上不是贪官就是庸官,整个官僚体系以惊人的速度走向腐败的深渊。

独立时政观察人士郑经纬认为,中共政府的职能出现全面倒退,中国法制化进程的全面倒退,国家的公权力迅速堕落为监控、迫害百姓的工具,站在了普通老百姓的对立面。民众的许多基本权利被无情剥夺,几乎所有有独立信仰、独立人格和不同见解与要求的个人和较大的群体,包括下岗工人、宗教信仰、气功锻练、民主人权、新闻媒体、政治异见,都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在社会矛盾日益尖锐的困境中,江泽民大肆扩充武警部队,把武警变成一支对付老百姓的特种防暴部队,开创了史无前例的所谓〝维稳〞的政治模式。

他并指,把中国现当局政府权力系统彻底搞垮的人,完全毁掉中国改革希望的人,恰恰就是身为中共前总书记的江泽民。

(记者黎明综合报导/责任编辑:明轩)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