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0日星期四

木然:人民不是包治百病的良藥


領導幹部都愛講人民,什麼人民群眾,為人民服務。政府的機構都加上人民兩個字,人民法院,人民檢查院,人民政府,執政為民。加上了人民,就高大尚、道德婊、正能量。

毛澤東把人民抬到神的地位。毛澤東認為只有人民才是創造歷史的根本動力。他以人民的名義搞了反右、大躍進和文革。人民在他那裏成為實現他個人烏托邦理想的工具。為了理想,人民是可以隨時犧牲個體生命的。

毛澤東把人民視為政治概念,他的《論人民民主專政》就是強調對人民實行民主,對敵人實現專政。人民的標準太模糊,把反對他的人,都是為人民專政的對象。人民的標準不是視歷史而定,而是視他個人的意願和偏好而定。人民成為打人的棍子和可資利用的實現個人政治目的的有效手段。

毛澤東把人民視為釋放愛的對象。他的愛民和歷代統治者一樣,愛的實質是愛他自己的政權。他愛人民,人民愛他。有如《東方紅》,歌詞總是這樣唱:東方紅,太陽升,中國出了個毛澤東,他為人民謀幸福,他是人民大救星。他把自己視為人民的救世主。卻不知道,救世主的角色,是任何凡人都難以勝任的。

人民具有狡辯的力量。時而看到有的官員說,我是為人民服務而不是為你服務。以人民的名義讓具體的個人消失得無影無蹤。

人民是懶政的思維方式。到處都有人民的口號,在人民的口號下,領導幹部可以什麼都不做。針對具體的不同的社會各階層的人的利益訴求,領導幹部可以視而不見。

人民是濫政的行動方式。只要有利,領導幹部就去幹,強徵土地、強制拆遷都有他們的身影。美其名曰是為了人民群眾的長遠利益和根本利益。

最近,又出了一個很火並在網上熱抄的電視劇《人民的名義》。一時間,人民再度成為熱門名詞。電視劇裏的人,貪的不貪的官,都拿著人民說事,說得都充滿著正義感。《人民的名義》也舉著人民的旗幟,打著人民的旗號一統天下,號令江湖。令人奇怪的事,電視劇裏的清官,也是一個常人,常人不可能神聖化,即使是清官也會犯錯誤,濫用權力,一打上人民的旗號,就如打了雞血一樣,錯誤沒有了,濫用權力也有了道德感召力。

難道人民在電視劇也成了神,具有常人不具有的力量,只要喊兩句口號就具有了修正錯誤的能力?可人民究竟是什麼呢?人民是真實的權利個體還是一個抽象的概念?

按著自由主義的本義,人民是一個抽象的概念,是一個集合名詞,與集體主義一致,由人民到集體主義再到專制獨裁者只有幾步之遙。每一個真實的個人才具有真實的權力個體。作為人民,是可以代表的,作為個人,除非授權,是不可以被代表的。作為個體,按著英國哲學家洛克的說活,生命、財產、自由權利不能交給政府,更不能以人民的名義被代表。真實的權利個體,導向的是憲政民主。在憲政民主的背景下,財產不可以公有,權力不可以私有。在專制的背景下,財產可以公有,且必須公有。權力可以私有,且必須私有。

歷史和現實的獨裁者、專制者、極權者都愛用人民,並以人民的名義玩弄人民、毀滅人民。以人民的名義讓人民成為沒有人權的奴隸、奴才、臣民、木偶、工具。但人民不是他們合法性的來源,暴力、世襲、恐懼才是他們合法性的來源。

歷史和現實通過憲政民主而當選的掌權者和用權者,也都愛用人民。他們以人民的名義做政治德性所規範的事,不能違背人民的意志,否則下台就是他們的選擇。他們權力的合法性來源於人民,又歸於人民。他們愛人民的制約,又為人民服務。美國特朗普在大選期間和當上總統之後,嘴裏沒有掛著人民,以人民的名義任性。憲政民主和民意讓他沒法太任性,最高法院也讓他深刻認識到,這是美國,想太任性得到類似於朝鮮這樣的國家,在美國任性不可太猖狂。

人民不是不可以談,也不是不可以用,更不是不可以打著人民的旗號。人民只有在憲政民主制度下可用,在朝鮮那樣的地方用了,就是災難。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