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2日星期三

蒋祖权:最重要的不是个案 而是社会被这些个案导向了哪里



中国历史上有很多著名的个案,也是冤案。有汉朝(韩信)的无兵造反案,有宋朝(岳飞)的莫须有案,有明朝(于谦)的谋逆案,还有明末(袁崇焕)的通敌案等等。

其中岳飞的莫须有案几乎妇孺皆知,“精忠报君王”的岳飞并没有造反,如果岳飞真造反,他还不一定会死呢。后来,杀掉岳飞的大宋朝成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被外敌灭国的朝代。几百年后,杀了于谦和袁崇焕的大明成了第二个被外敌灭国的朝代。

近代清末也有一桩家喻户晓的个案,杨乃武与小白菜案,这个案子历经四载冤情得以昭雪,慈禧太后连续发旨,相关30多名官员被充军查办,当地巡抚,学政,知府等100多位官员被革职开除官籍。可见虽然清末腐败但却没有彻底黑暗,满清退位的结局也远远胜过其他朝代的灭亡。

民国也有不少著名的个案。1925年,孙传芳屠杀了战俘施从滨,十年后1935年,其女施剑翘刺杀了孙传芳后投案自首,被天津地方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后被河北高等法院改判七年监禁,施剑翘服刑11个月之后被民国政府特赦释放。

现代中国也有很多著名的个案,比较著名的有佘祥林案(案件中的被害死者11年后从外地回来了),类似的还有(聂树斌)案和(呼格吉勒图)案等等,但是他们没能像佘祥林那样活下来。还有最近两年的雨田案,于欢案,以后还会有其他个案继续证明这个时代的水准。历史不断向前发展,通过诸多(个案)衡量着各个时代,现代社会公正公平的价值水准却未必高于百年前。

每段历史时期都有很多无法掩盖无法回避的个案,每个时代都有各自不同的法令,几千年官场还是那个官场变化不大,民众还是那些民众世世代代不过如此:有人相信官法,有人相信自己,有人期待公正,有人舍身了断。

随着时间的推移,很多个案会渐渐被人们淡忘。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几千年历史和数亿人口的庞大社会体系,那些渐行渐远的个案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整个社会正在被这些个案导向了哪里?有些导向不是历史愿意看到的,有些结局不是世代都能承受的。

文章来源:博客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