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1日星期五

刘青:从辱母杀人案看大陆私企的生存空间


近几十年大陆经济发展令人瞩目,而其中最有力的因素是私企作用,据统计私企创造的价值占百分之六十以上。然而大陆私企的生存空间如何?或是说大陆私企能否有公平竞争的平台,能否同样得到保护和发展壮大的机会?这只要看一些具体的事例,便知道私企能否有发展的机缘,既要看时间段又要看各自手段,但从中共体制的根本上来说,大陆私企处于中共随心所欲的管制之下,是让你活便可活让你死就死得硬邦邦,听凭摆布艰难维生可以说是大陆私企的真实写照。只要看一些具有代表性的的典型事例,便知道大陆私企仗仰中共鼻息而存活的屈辱真相。

最近大陆发生的轰动社会引发普遍愤慨的虐母杀人案,便从侧面描画出大陆私企何其艰难屈辱生存的实况。山东冠县的苏银霞在当地经营源大工贸有限公司,是雇工二百多人主要加工刹车片钢管钢板的私企,在钢铁和加工产品不景气的前几年借下高利贷维持经营。苏银霞所借的高利贷每月利息是百分之十,借了一百三十五万元但已经还了一百八十四万元,还有一套价值七十万元的房屋被高利贷者扣押抵债。不过这远远没有还清滚雪球一样增长的高利贷,讨债者辱骂扣押苏银霞本人和儿子于欢,拉过粪便之后将苏银霞的头按入马桶之中,甚至掏出生殖器压住苏银霞在其脸上蹭。在报警后依然得不到任何保护的于欢,忍无可忍之下用水果刀刺死一人刺伤三人,结果被当地法院以伤害罪罪判处无期徒刑。

苏银霞为什么要借明知无法偿还的高利贷?因为中共银行在这些私企不景气的艰难时刻,不仅不会向其放贷甚至提前追讨之前发放的贷款,但是产能过剩和亏本经营的国企却轻松获得低息借贷。经营多年钢铁加工业的苏银霞当然知道,只有个位数盈利的公司要借贷月利百分之十的高利贷,那无异于饮鸩止渴的一条不顾死活的险招。更可况当时钢铁和加工产品正处于赔本维持的艰难时刻,本来生产就是赔本买卖再担负盈利时也无法偿付的高利贷,这种状况可谓是无奈选择的加速坠向死亡。但是中共却不允许这些民营私企结帐倒闭,何况私企可能将家族数千上亿的资产全投入了这公司,眼看着这一切丢失殆尽而不拼死一救也会心有不甘。在中共对私企基本不放贷而穷尽一切方法后,明知是死的高利贷就成为不甘坐以待毙私企的求生企盼。仅是苏银霞所在地区就有为数可观的私企,坠入了断难偿付的高利贷的地狱之门。

高利贷在大陆法律明文规定属于违法行为,年利在百分之二十四以内的借贷受保护,年利超过百分之三十六的部分属于非法无效。为什么月利高达百分之十的高利贷,也就是年利超过百分之二百一十三,却能在大陆普遍存在且横行无忌?例如讨债者对苏银霞母子拘禁人身,以打骂甚至生殖器猥亵妇女来讨债,而报警后前来处理的警察却对此视而不见。要知道不论是拘禁人身还是公然侮辱,或是猥亵妇女全是法有明文的违法犯罪,而高利贷受害者在遭受这些犯罪侵害时,中共司法部门并不依法予以保护。探讨大陆高利贷横行之文将其中奥妙一一揭露,这就是一方面官员投资入伙并加以保护,一方面黑社会暴力催讨而形成的暴利模式。中共银行对私企不借贷将之逼向高利贷,而高利贷者却在纵容默许之下对私企敲骨吸髓。

这里需要特别加以指出的是苏银霞家族,在当地并不属于毫无权势听凭宰割的弱势群体。有网络录音和文章在探讨分析此案时指出,苏银霞的丈夫于西明原是山东冠县地税局局长,他甚至能够动用权力以国际企业的名义,划拨土地给苏银霞开办源大工贸有限公司。当今大陆官员能够与土地沾边的,肯定是有钱有势吃得开的官员,能够划拨土地更是大吃八方的官员。然而在当地如此有权势官员亲属,经营私企还如此艰难困阻,自家没有官场靠山的私企之艰险,那是不用多想也可以猜个八九不离十的。

其实大量经营私企者不仅命途多舛,不是亡命海外就是命丧黄泉的信息,通过网络和国际媒体报道早已经见怪不怪了,尤其是那些经营有方肥得流油的私企。例如大陆最早被胡润百富榜称为首富的仰融,被当时的辽宁掌权人薄熙来一纸空文便抢劫一空,尽管薄熙来早已经关入秦城监狱吃牢饭,但是仰融的处境依然如故仍在美国避难。重庆的亿万富翁李俊遭受薄熙来压榨后,也成功逃亡国外并控诉抢劫其财产的重庆当局,在薄熙来倒台并判刑后中共承认,薄熙来到重庆主政后对李俊的迫害和搜刮,并承诺归还李俊上亿的收缴的资产,但是至今也听不到什么具体的下文了。而湖南亿万富翁曾承杰就没有如此幸运了,他听从当地官员的要求与他们一起集资,却被诬告非法集资而遭收监关押,案件尚未立案他的数十亿资产已被湖南官员抢掠一空,而且为免除麻烦一了百了将曾成杰匆匆处死。

大陆大量通过私企房地产等成为有钱人的,所以想尽办法移民海外的最主要因素,便是害怕自家的企业财产甚至性命不保。因为大家心知肚明私企在中共的眼中,只是听凭宰割予取予夺的钱袋子,而非社会经济赖以生存发展的前提,中共一手操控的国企才被中共视为自家资产。因此不论中共的经济政策还是财政倾斜,国企享尽特权和钱财补贴,私企则是备受歧视和搜掠。除了这些政策性的公开的不平等之外,私企也是贪官污吏眼中的肥羊,大陆私企买通官场是的生存不二法则。而苏银霞案件则进一步显示出,私企一旦遇上困难运转缺乏资金时,不要指望中共会提供救助政策和银行贷款,私企将被迫行不是在社会私募,便是借贷死也还不清的高利贷,这其实也就是私企早死晚死或怎样死的区别了。

当然大陆私企也还包括国际资本的私企,这些在开放之初中共想方设法招徕的资本,其实现今早已成中共随意揉捏的面团。因为萨德入韩而惨遭中共修理的韩国乐天集团,是最具有说服力的中共凌辱收拾外资的实例。而不合中共政治口味的国际四起,在大陆也从来没有生存的空间。默多克的新闻集团曾经屈心逢迎中共,想在大陆的新闻领域闯出一片天地,结果白白投入成十亿美元连个响声也听不到。谷歌公司则是在中共及大陆竞争公司联手绞杀下,不得不放弃大陆这个全球最大的市场。至于台湾香港资金在大陆的中小私企,被大陆官场黑恶势力生吞活剥的屡屡见诸报端,许多这类投诉无门者还成立相互帮助声援的团体,可见国际私企在大陆生存条件同样极度恶劣。

文章来源: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