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6日星期四

港台艺人黑名单小史:从宣传反攻大陆,到不许吃饭砸锅



“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宁肯错杀一千,不能放过一个”、 “喂不熟的‘白眼狼’,掉进汤锅的‘老鼠屎’”、“螳臂当车、自取灭亡”……
别误会。这些杀气腾腾的责难,现今在大陆,针对的可不是什么了不得的“阶级敌人”,而是何韵诗、黄秋生、杜汶泽、王喜、戴立忍、陈玉勋、陈升、张敬轩等一批港台艺人。
2014年12月11日,香港歌手何韵诗在中环占领区被警方带走。
2014年12月11日,香港歌手何韵诗在中环占领区被警方带走。摄:Lucas Schifres/Getty Images
近年来,由于支持台湾的“太阳花”学运或香港的“占中”运动、发布批评中共的言论,或者是因被“爱国艺人”举报,他们接连被指为“台独、港独分子”。在港台娱乐业愈发依赖大陆市场的当下,大陆网民和官方媒体指责他们“分裂国家还敢来捞金”,强烈抵制他们参与的电视节目、电视剧和电影。无论他们本人怎么辩解,粉丝和业界人士如何为之举证,这些以爱国为名的行动都成功了。
共青团中央、《环球时报》、《中国国防报》频频发话的规格,微博动不动就转发万条、评论上百页的气势,令资本和行业尽折腰——制片方将相关主演公开替换,电视台将相关唱将默默剔除,演唱会被取消了,歌曲从播放平台下架,正要上映的电影排片量被压缩到1%以下。“小粉红”(中国年轻一代民族主义网民)剑指之处,似乎无人能敌,只有望风披靡的份儿。
对此,长期在审查严管之下的大陆媒体也不由得惊叹: “小粉红一次又一次代替影迷和乐迷成为官方眼中的‘民意’、封杀艺人的排头兵、评判电影‘政治底’的风纪委。”。香港《苹果日报》则干脆公布了“独家自北京影视单位高层取得中国文化部封杀55组艺人名单”, 强调覆盖面之大、牵涉程度之广。不过,名单中的艺人本身表现倒平静得多,“闪灵乐团团长 Doris 就指,‘这不是旧闻吗?大概10年前闪灵就在这名单’。”
的确,无论是给港台艺人扣上政治立场标签,还是“爱国民众”响应号召、激烈反应,在中国大陆从来不新鲜。而这个所谓的名单,也确实一直随着两岸三地政治氛围和利益拉锯的变化,或隐或现地流传、壮大着。

“台独艺人”,从陈水扁上台开始

早在1980年,当时在华语乐坛如日中天的台湾歌后邓丽君,就被中共官方通报封杀,可谓大陆当局封杀港台艺人名单上的第一人。今人只道因她唱的是与主旋律大异其趣的“靡靡之音”,却往往不知道当年的中国音乐协会西山会议给定的罪名是“宣传反攻大陆”。她那首《何日君再来》,被解读为“君”指国民党军队,歌名指“何时收复失地”。
台湾歌后邓丽君可谓大陆当局封杀港台艺人名单上的第一人。
台湾歌后邓丽君可谓大陆当局封杀港台艺人名单上的第一人。网上图片
不过,接下来的八十年代末到九十年代末,则是港台艺人们与大陆受众的蜜月期。
大陆改革开放持续推进,香港回归定案并渐渐完成,台湾与大陆达成“九二共识”。这些时代背景,为当年的香港“四大天王”、梅艳芳、张国荣、李宗盛、罗大佑等巨星铺平了深入大陆人心的北上道路。但意识形态的阴影依然游荡其间,其发出端也不仅是中国大陆。台湾当局曾有“禁止”香港艺人进大陆演出演唱的规定,一旦有人违规即在台湾封杀。四届金像影帝梁家辉就曾受此害。反倒是大陆,在那十几年间显得颇为宽宏。
这暂时的和谐,被民进党陈水扁当选台湾总统、结束国民党长期统治所打破。就在当年,大陆的封杀名单上又多了一个响亮的名字:张惠妹。她的罪名是在陈水扁就职典礼上演唱了中华民国国歌。消息一经传出,大陆广大歌迷立即指责她为“台独”。 即使贵为天后,那几年,张惠妹还是在大陆销声匿迹。
这只是开始。
陈水扁及其党派的“绿营”立场(注:陈水扁上台后民进党通过《台湾前途决议文》,称台湾事实上已成为主权独立的民主国家),使得大陆方面态度变化,并逐渐影响了一向勇于“爱国”的民众。2008年,著名“中华民族主义者”司马平邦转载了当时网上流行的台湾绿营、蓝营艺人名单。现在回头看,仍触目惊心——从各色一线明星周杰伦、任贤齐、张惠妹、五月天、F4,林志玲,到名导演吴念真(后来也被列入“封杀55组艺人名单”)都赫然在绿营之列,统统可被大陆方面认定成“台独”。至于列出的证据,看起来则远没有以往“确凿”:“最不应被遗忘的就是杨丞琳了,表面很乖,其实很坏的一个小女孩……林志玲与其母是不折不扣的台独分子,其家庭据说有深的绿色背景…… 任贤齐和 S.H.E 曾公然在台湾某个综艺节目中说:很讨厌大陆人!F4居然说过:这个国家的人很弱智。”
那时,司马平邦的口号已经与现在毫无两样了:“中国大陆娱乐市场不应再给那些支持分裂中国的艺人们混饭吃。”

“港独艺人”,从雨伞革命开始

而在那些年里,香港与大陆签订CEPA(《内地与香港关于建立更紧密经贸关系的安排》),“自由行”飞速发展,本地影人陆续北上。同时,民间深怨陆客、“双非”(注:父母皆非香港居民,通常是指中国大陆公民,在香港所生的婴儿)、民主渐遭侵染之苦,港中矛盾渐起,本土意识一年强似一年。
终于,2012年,香港《苹果日报》和《爽报》刊登整版“蝗虫广告”,呐喊 “香港人忍够了”。在同年的反国民教育科运动中,年轻一代也尽情抒发了对于中共意识形态入港的恐惧。之前一直没进入主流的“港独”提法,在此跃升到舆论界成为议题。而事实上,即使是往往被引为“港独”理论证据的《香港城邦论》,也并不认为香港应独立,而是“提倡城邦自治,强调在一国两制框架下香港自治的重要性”;只是“大量拥共者解读自治即为独立,以为蓝色旗海等同反共”(《苹果日报》语)。
但这时,“港独艺人”的提法,在大陆还悄无声息。舆论的真正转折点,是2014年秋天惊天动地的“雨伞革命”。这场彻底暴露出香港各阶层、各派别甚至各职业之间割裂之深的大事件,也席卷了香港演艺界。黄秋生、黄耀明、黄贯中、邓紫棋、张家辉、何韵诗、苏永康、张敬轩、杜汶泽、周润发、梁朝伟等艺人表明支持“占中”,而反对“占中”的导演王晶则以公开绝交以明志。诚然,“占中”本身有繁复的民主诉求以及时代背景。但在中共宣传中,“占中”就是别有用心的“港独阴谋”。那么支持占中的艺人,自然也就是“港独艺人”了。
就在“占中”爆发几个月前,台湾发生了声势毫不逊色的“太阳花”反服贸运动。台湾演艺界也同样没能置身事外。张悬、魏德圣、五月天、蔡康永等艺人表态支持。戴立忍、陈玉勋等导演也发言表示理解或关心。《人民日报》将两大运动联系起来严厉抨击:“正是‘占中’组织者和幕后操控者才最清楚‘占中’在做什么,要把香港引向何处……事实证明,‘占中’勾结‘台独’,实施了催化‘港独’的行动。”
表明支持“占中”的歌手之一黄耀明。图为2014年10月10日,黄耀明在中环占领区。
表明支持“占中”的歌手之一黄耀明。图为2014年10月10日,黄耀明在中环占领区。摄:Martin Law/AFP

“打倒运动”,政府零成本

在这样的宣传口径下,“台独”和“港独”艺人名单迅速发展壮大。娱乐圈里,还出现了黄安这样举报同行是“港独”、“台独”为傲的告发者,情形与大陆文化大革命时的互相揭发异曲同工。而一旦被列入这“黑名单”,不论其本人政治倾向和出身背景究竟如何——比如,黄秋生就是著名的“毛左”,不仅熟读《毛泽东选集》还主演了《老左正传》;戴立忍并不支持“太阳花”而只是表示同情学生;张敬轩则是广州人——统统被一齐被“打倒”。
其“打倒”的力度,很快从网上的谣诼、辱骂,进展到了业界闻之色变的地步。从戴立忍被迫退出大陆女演员赵薇导演的电影《没有别的爱》、张敬轩被湖南卫视《歌手》节目除名,到陈玉勋导演的《健忘村》被压缩排片,表面上看是受“小粉红”的压力,实际上无不被传为是“上面发话了”。
对此,BBC 评论道:“上边(大陆)是想杀一儆百,在国家主权安全、跟政府统一立场的这种事情上,宁枉勿纵,把红线画得虚一点,让人容易踏线,从而让这些意见领袖和艺人小心自己的言行。去冤枉一个艺人对他们(政府)来说是毫无成本——现在是这些艺人求我,要来吃我的饭,就别砸我的锅,不是我在求你。”
政府没付出的成本,却让大陆的片方、电视台都付了。虽然“黑名单”流传已久,但官方监管风格一贯“雾里看花”,从不明确说明其中哪些是“罪无可赦”,还有哪些是名单遗漏的,认定标准是什么。次次都是等相关项目已经公布,官方才发难。因此而临时换角导致的种种麻烦和花费,让业界头疼不已。 不止一位影视从业者向笔者抱怨过:真希望上面干脆出个明确的封杀名单,别这么藏着掖着,随时更新,免得大家老是踩雷。
清醒的大陆媒体呼吁“那些‘港独艺人’绝大多数不是港独”,指出政治挂帅并非两岸三地产业合作的福音。但很快,相关声音被删帖的删帖、警告的警告。
2016年3月,大陆中央政府发布的《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明确提出“港独是没有出路的”,也声色俱厉地强调“坚决反对和遏制‘台独’分裂活动,绝不允许任何人以任何形式、任何名义把台湾从祖国分裂出去。” 全国政协委员、大陆著名演员张国立将之进一步延伸为:“旗帜鲜明地反对那些分裂祖国的思想和搞台独的人到我们这儿来挣钱。”这条言论,被《人民日报》作为当天的“两会”亮点予以大力推崇。
看来,无论多么冤枉、麻烦,这张“黑名单”注定还会继续加长和流传下去了。
文章来源:端传媒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