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2日星期三

湖北政治犯王喻平在监狱可能被打毒针,急需律师帮助



2017411photo_2017-04-11_07-54-54.jpg (461×578)

王喻平的弟弟王井平: 昨天是我哥王喻平的会见日,530到洪山监狱时830正好是监狱的上班时间,外面管汇钱的狱警还没来,我就直接来到监狱里面的狱正科,这次没有人阻拦,只有科长熊成钢和一狱卒,我和熊对视了一下,副科长丁张华没来,她管开我哥的会见条,其他人员在外面汇款那儿开。我只好在里面看了一些新的规章制度。都是摆设。

5分钟后丁张华才来,她先给里面建新囚房的狱卒开了方便条,第三个才轮到我,她看了一下我的身份证说:监利县是哪里,对面的狱卒说是荆州那边,她又说你怎么不到会见日来呢,我说是今天会见呀,10号,一监区的会见日。她一边开一边说又到会见日了,我不高兴地说今年我才第一次来会见,她说不是说我。

我拿着会见条来到会见厅,把身份证和条子递给狱卒,他自言自语道,丁张华怎么还这样,我大声说,你们每次我来会见都这样说,那里面的老大似乎醒悟,说知道,没什么。登记完后,把身份证还给我了,叫我等一下,我是第二个。他们接着关了玻璃窗,在里面窃窃私语,我知道他们在讲我哥。会见的人越来越多了,930开始播放会见名单,我看着屏幕,耳朵听着,一直没通知我,以前都是狱警直接通知的,最后看见屏幕上零星的会见家属19号到17号窗口会见,这时狱卒管理员通知我到17号窗口会见,我现在才知道《零星》是我和我哥的代名,想了一下以前发现一连串的零星的会见,现在才明白了。

我连忙来到17号窗口,这次哥来得早些,在找我,我看到他挥挥手一起来到窗口。我拿起话筒马上问道,身体怎样?他说身体原来是右边从头到脚的又冷又痛,现在左边也开始从头到脚的冷和痛,鼻子春节时发现有点不健舒服,给狱警反应了,他们就带我哥到监狱医院给打了二针,后来就一直到现在闻不到什么气味了,他说不知用的什么药,再也不敢到监狱医院治病了!他怀疑自己遭遇毒害,他说他要申请保外就医,叫我帮他请律师,还要申诉!

我很惭愧一直没能找到帮他的律师。他说身体越来越坏了,不知能不能等到出狱的那一天。他问了一些家里的情况,我说陈妑的身体比以前要好了,要他放心,把自已的身体搞好就行了,我在找律师,差不多要找到了。我顺便问一下黄子,他是黄文勋吗,他判五年,原来都在一监区,后来分到三监区生产去了,他身体还好。他放风时,我哥在二楼能看到。我和他说话时,他身旁就坐着个牢头,我发现我后面也站着一二个狱警,这次比前几次严了。话筒里面出现语音,我知道时间要到了,连忙说: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快说时间要到了,他又强调说,一定要找律师申诉,申请保外就医!最后看着他瘦弱的身躯和无助的眼神,心里不是滋味,一定要找到律师,能帮他保外就医,让他活下来。

想到自从他失踪被秘密关到天门看守所三年受尽狱警和牢头的迫害,为了口供,他们用尽酷刑,特别是铁板镣,两腿溃烂,无法站立,上侧所都要人帮忙,后来又关押到荆州看守所,和死刑犯、吸毒犯关一室,受到非人的殴打,身体到处是伤,特别是二审判决后,又换到监利看守所遭到五六个狱警的殴打,我哥没屈服,被喷辣椒水,顿时头肿眼瞎,二审判决书和一切物品被夺走。(他们做贼心虚)

不久,我哥被关押到荆州江北监狱,在一次早上集训时,发表讲话,当场被几个身材魁梧的扑倒,拖行几十米,关紧闭三月有余,脚镣手铐,吃喝拉撒都在里面。我去三次都不让见人,最后和广州的刘律师才见上一面,他见刘律师当场签订申诉委托书。后来,刘律师将申诉书寄到湖北省高院和北京高院,如石沉大海,没有音讯!

20163月份又换到武汉洪山监狱一监区关押,也是在一次早上集训时发表讲话,反应监狱里面饭菜和一些不良现象,科长王劲松带领几个狱警对他进行殴打,关紧闭三个多月。直到七月份武汉洪灾过后才见我哥。那时发现我哥身体身体不成人样,左腿膝盖疼痛,不能直立,耳朵听不清楚我说话了。找监狱长时已经变成了是曹文强,狱正科科长是熊成钢,监区长是蔡和森,我向熊成钢反应我哥身体状况时他说我哥是活该!找监狱长曹文强时他也没什么说法,和刘律师找他说要经过省监狱管理局,而且需要两个律师。特别是监区长蔡和森对我大吼大叫,对我哥态度及其恶劣;牢头和囚徒也乘机对我哥身心进行百般的摧残……我找监狱医院张主任,张主任说我哥身体没问题,我要记录时他说不和我谈了。

如此这般我欲哭无泪!希望广大的正义人士多多帮忙,让我哥的身体不受迫害,保外就医;用法律武器让我哥恢复自由!


王喻平

1964 911日出生,湖北省监利县容城镇人,网名“王一鸣”、“人民思想家”等,曾历任某国企分厂厂长、私企高层主管等职,中华民主正义党组建人及其主席,网络作家,泰国曼谷中国流亡者,中国在押政治犯。

2008年以来,曾因长期发表反共民主文章,主张以各种方式结束中共一党独裁及其暴政,积极参与推动中国的民主化进程,而被多次遭遇中共当局的严酷打压和迫害,曾长期遭跟踪监视、罚款、殴打、围困街头、驱逐、遣送及刑事拘留和行政拘留等,并被剥夺经商、就业、上网、居住等人身自由;曾因被当局指控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而被限制出境,后为了阻止其持续在中国境内进行民主宣传活动,又于20119月被湖北警方驱逐出境,致其被迫流亡泰国曼谷。

20081219,曾被四川省成都市警方跨境绑架,并与当地警方连手将其挟持至杭州市江干区笕桥派出派,遭非法审讯4小时;2009119,曾因发表《09救国纲领》而被杭州市警方传唤审查;20112月—3月,曾因参与中国茉莉花民主集会活动而遭义乌市警方绑架、殴打及非法拘禁,并屡受电话骚扰、恐吓、跟踪、断网、查房、拘押等迫害;20113月,曾因帮助同事解决网络被封问题而遭警方审问和抄家,并被非法关押在义乌看守所,和被罚款8万元,47获释后,仍被强制监视居住6个月;2011415,曾因公开散发《人民思想家王一鸣之控告书》而被警方以“扰乱社会治安”之名再次行政拘留10天,且遭当局指使的牢狱恶霸暴力殴打;2011529,曾因在湖北省荆州市监利县公安局办理出境护照时,被查出受公安部限制出境,而遭当地警方非法抓捕;20118月—10月,曾被警方先后从8家旅馆驱逐租住、破坏就业,致其流离失所,生活困顿,后又被强行遣返湖北老家,途中再次遭当局委派之人的殴打;201110月,因被湖北省当局驱逐出境,而被迫逃亡泰国曼谷流亡;2012118,因在泰国继续从事中国大陆的民主推动活动,而被中共当局越境绑架回国,并被秘密关押于湖北省天门看守所,后又被转押至荆州市荆州区看守所,并在长达22个月的时间内,即不告知其家属也不让其请律师;2013515,其案件在湖北省荆州市中级法院被起诉;201518,被湖北省荆州市中级法院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11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2015519,经湖北省高级法院二审裁决,仍维持原判,刑期至2023117;据悉,其在狱中多次遭殴打、虐待、关禁闭数周、受门板镣十数天等酷刑折磨,以致身体局部腐烂,身体体质严重受损;为反抗迫害,其已进行6次绝食抗争(每次时间24天不等)。

最初在湖北省江北监狱服刑,后于201634转监,目前在湖北省洪山监狱服刑。

文章来源:参与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