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2日星期三

中国民革委员挑战泸州命案结论受压改看法



中共四川泸州市委和市政府4月7日就泸县太伏中学生命案发出定案通报后,平息外界质疑没有平息,反而出现更多的批评和求真相的呼声。泸州市民主党派民革的委员刘永贵提出挑战官方结论的个人现场调查后公布的一些论据引发外界关注。不过,刘永贵星期三表示,他目前已对太伏命案没有疑虑。
中国酒城论坛网站4月9日刊发了一篇署名为刘永贵的文章,题为“四川泸县太伏事件的突破口──泸州刘永贵质疑坠楼死”。此文为泸州民革政宣工委会副主任、有医学学士的刘永贵,4月3日与多人赶往太伏镇太伏中学初二学生赵鑫离奇死亡的事发现场调查后所写。
刘永贵披露,他来到太伏镇,见到满街的黑衣特警、军警,到处都在盘查,在太伏中学门前警民冲突已发生多次,他趁混乱无人戒备时来到了发现赵鑫遗体的地点。
地面血迹
刘永贵表示,经询问、寻找和附近居民及事发当天在场的人进行指认和介绍,他发现在距离警方公布的赵鑫陈尸位置后方5米左右一个卷帘门附近有多处血迹,其中一处有12公分,被明显清洗过,但是仍可见暗红色。有居民证实看见人清洗。
刘永贵比较警方图片和他拍下的有血迹地点的图片,质疑有血迹的地方是赵鑫死亡第一现场,与警方公布的横尸的第二现场有差距,尸体已有挪移,目的是为了像高坠,与赵鑫五楼505室宿舍窗户靠近对应。
刘永贵还质疑,赵鑫尸体在树下,而高坠下的人体竟没有砸断一根树枝或碰掉一点树叶?
领导威胁
刘永贵收到的手机短信
刘永贵收到的手机短信
刘永贵的文章在社交媒体上引发广泛反响,但也为他带来了巨大压力,甚至威吓。4月10日,网上传出一个刘永贵手机短信截频,是民革泸州市委主委刘旭晴写给刘永贵的,口气颇具威胁性。刘永贵星期三向美国之音证实了短信的真实性。
短信称:“泸县太伏镇赵鑫死亡事件,泸州市公安局已经调查清楚,中共泸州市委、泸州市人民政府已有明确结论公诸于众,我们民革作为参政党,要与中共同心、同向、同行,多做化解矛盾,维护稳定,促进发展的工作。你作为泸州民革党员,要为我们民革增光添彩,而绝不能抹黑!你所在支部主委及民革泸州市委驻会副主委等领导多次对你耐心劝导、真诚帮助,但你却阳奉阴违,置若罔闻,依然我行我素,越走越远!在此,我代表民革泸州市委严正警告你,希望你遵纪守法,悬崖勒马,不传谣,不信谣,更不能造谣!请立即停止在网上发布言论,你有什么疑问可通过正常渠道向中共有关部门反应。若你不听组织再三劝告,一意孤行,触犯法律,后果严重,悔之晚矣!!!”
发绝笔信
随后,现年70岁刘永贵4月11日在网上发出外界所称的“绝笔信”,表示曾关注文革年代全国闻名的泸州武斗的他,1967年20岁时拍下一千多张文革中血雨腥风的泸州城,而今因泸县太伏事件却需要紧急呼吁:“如果泸州食言,如果我被控制或逮捕,太伏事件就真的发展到了极致,我以七十岁垂老之躯请求全国各地网友和媒体记者们届时援助”。
不过,随后情况出现逆转,刘永贵12日在朋友圈发布消息称,民革泸州市委领导4月11日下午邀请泸州市公安局办案民警,在民主党派大楼会议室,解答了他对太伏事件的疑虑,泸州警方拍摄的现场最早照片在卷帘门处无血,令他的王牌证据破灭。通过从多方面、多角度释疑,他对泸州警方关于太伏事件的通报已无疑虑。
态度转变
刘永贵星期三对美国之音表示,他提出的太伏事件真相的突破口,无法抗过警方给他看的刑侦证据。
刘永贵:“他们有很多最先拍摄的照片呀,我提出的第一现场的尸体和血迹都没有,我提出的太伏事件的突破口也就不存在了。”
记者:“那,那个血迹您是不是亲眼看到的,怎么会又不存在了呢?”
刘永贵:“他说应该是后来出现的,那是不是人血都还是问题嘛,是猪血呀,或者鹅呀鸡呀血,反正它是后来出现的,就跟赵鑫原始第一现场,应该是关系不大。就是说,就是这个问题。当时他这个现场的人给我介绍,他们本身也没有搞清楚,有些问题。”
记者:“您是第几天去的现场呀?”
刘永贵:“我是第三天。”
记者:“警方给您看的那些照片,您能确认吗?”
刘永贵:“现场照片是4月1号早上8点多照的,有显示时间的。”
记者:“警方对您有压力吗?实施任何的压力吗?”
刘永贵:“警方也没有直接施予什么压力,但是,比方说,你想,比如说那个军警一两千站在那儿,本身就能够形成压力。你看我单位那个现场,都是泸州警方的负责人,局长呀、刑侦大队长。他们确实没给我,都是很讲理的,都在,都在,都在讲那个实际情况,讲他们那个刑侦的那些情况。”
刘永贵表示,从他在网上提出质疑的几天里,他确实受到了很大的压力。
记者:“在整个过程中,您觉得有没有受到威胁呢,压力呀?”
刘永贵:“应该还是有压力。你说不上威胁,但是有压力。你可以理解威胁,但是我就一直在强调,我也可以有些质疑的权利,叫我不要在网上发言,就是不应该,侵犯了我的言论自由。”
刘永贵4月9日在泸州酒城论坛发表的原贴和许多网友随后在微博等社交媒体上的转发很快被删除。另外,泸州政府调动的大批警力几天前已经撤离,太伏镇表面上趋于平静,赵鑫遗体星期天已被火化。有消息称,他的父母各得到15万元的补偿,总计30万,不过,目前无法独立证实这个情况,因为外界仍然无法联系上赵鑫的母亲游小红和父亲赵廷安,一位非常接近赵家的人也表示不知情。


文章来源:VO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