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3日星期四

李净瑜营救丈夫的方式,被称为不接受中国“私了”的“非典型家属”


台湾NGO工作者李明哲赴陆被失踪第25天,台湾社会出现对李妻营救丈夫的方式产生两极化评价,不少网路言论质疑她高调救夫只会触怒对岸,满足自己的政治欲望不顾丈夫安危。台湾社会学学者萧新煌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分析这种论点是犯了典型的斯德哥尔摩症状。

李净瑜六次公开救夫的行动,衣着非白即黑,不戴口罩,以真实全名现身,定调不做个到处哭嚎的家属,宣布不聘律师,要亲赴北京,拒绝“掮客”传信,强调捍卫丈夫和国家尊严更胜于生命的基调,台湾学者吴介民称她是不愿接受中国大陆政府“私了”的“非典型家属”。

声援前助理善意被指掮客,前国民党立委蔡正元在脸谱网攻击李净瑜选过立委,“不是普通的救夫的女人”,“政治欲望扭曲人性”。影射李净瑜高调激怒陆方害丈夫,作秀为参选政途铺路的网路言论扩散。

中央研究员社会所特聘研究员萧新煌认为,除了大陆网军,台湾人若有此心态不可取:“这就是受害者的自我虐待嘛,这个斯德哥尔摩症状嘛,就是说你不要惹坏人,问题是说不是我们惹坏人,是坏人先做错事”、“你反而认同这个加害者,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啊”。

萧新煌分析陆方阻挠李净瑜搭机去探视丈夫,好像是在“遮”什么、隐瞒什么?“中国(大陆)今天国台办会有这种反应,不惊讶啊!因为他做错事被揭发了,对不对?再加上前者透过掮客去讲的,『协助办案』?有没有?那这是什么案呢?是谁的案吗?是办他自己的案吗?”

国台办12号反咬蔡英文上台造成两岸机制停摆。萧新煌说:“那就是因为我们不接受他的『九二共识』、不接受一中嘛,他就所有人都给我注意,然后我要牵连很多所谓无辜的人,然后怪责什么呢?这个民进党政府,这个手腕太清楚了、这个不高明啦!”

李净瑜曾参选立委成为箭靶,国会观察基金会董事长姚立明指出,没有勇气的人看到勇敢面对强权的人就说一定有别的动机,这是一种自卑。“李净瑜从来没有过政治上的任何企图心,她有多次其实根本不经由选举,就可以被政党或者被其他推荐,她都没有任何参与的意愿。”

姚立明说,李净瑜唯一一次参选,是受他邀请参选“红党”区域立委。“红党”是反贪倒扁红衫军后组织的左派政党,新兴政党参选必须至少提名十个区域立委,后来红党转型,人数已足,李净瑜就不再参选,可见她根本不为政治目的,只是支持第三势力符合法律要件。

对李净瑜长期在施明德办公室工作,李明哲曾任许信良前妻许钟碧霞助理,有台媒报导“营救李明哲传两位前民进党主席『出手』,姚立明认为是“阴谋论”,李净瑜研究白色恐怖,认得很多家属跟当事人,“包括陈菊、许信良、施明德,都非常爱护这些晚辈,她也因为这种经历,所以她晓得面临这种状况,当时这些前辈是什么心态,她仿造、学习这种心态去面对中国(大陆)。所以她很清楚知道,委屈是不能求全、求饶是不能安全!”

姚立明说,李净瑜晓得李明哲一定不会同意为了求生求饶低头,那么李明哲所有争取人权民主自由的努力都会蒙尘,而李明哲如果要求生,所有可以供出的早就应该供出来、早就该放出来,为何没有配合共产党?台湾社会要了解他们夫妇信仰的价值非常相同,才会有现在的反应。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