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8日星期二

现实触目惊心 “血拆”仍在继续



(德国之声中文网)"每年我们都会做一个拆迁的年度报告,今年是第七届了。从第一期开始就有若干血案,其后,每年发生,从来没有减少",律师王才亮在他的个人微博上这样写道。
这已经是他担任主任的北京市才良律师事务所与中国城乡建设管理与房地产法研究中心连续第七年共同撰写拆迁问题的观察报告了。4月16日,《2016年中国拆迁年度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在北京大学举行了发布会。
动力依旧,更无底线
《报告》总结了中国2016年拆迁活动的三个特点:"拆迁动力依旧、暴力拆迁手段更无底线、'拆迁主体下移'成为违法行政的新特点"。
Protest gegen ilegale Zwangsumsiedlungen (DW)
在"拆迁的动力依旧"方面,《报告》指出,由于中国房地产市场出现严重分化,三、四线城市去库存有限,房屋价格与拆迁都处于调整阶段,带来了中国拆迁总量下降。但在热点、一线和一些二线城市,住房价格上涨致使拆迁征地数量处于反弹形势。
在"暴力拆迁手段更无底线"方面,"血拆"案件表现出"地方政府玩新招……,'误拆'频发,"误拆"成为犯罪者的保护伞"的新特点。
在"'拆迁主体下移'成为违法行政的新特点"方面,许多地方的房屋征收拆迁的主体2016年继续呈现出模糊的趋势,以规避法律监管。《报告》列出了两个模式:"街道办成了拆迁办"、"基层自治组织成为拆迁公司"。
为什么"街道办成了拆迁办"?
报告写道,尽管中国法律明文规定,"市、县级人民政府"负责本行政区域的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然而房屋征收拆迁的主体"模糊与下移"的情况普遍。
因为这样一来,既可以披上"棚户区改造"、"旧厂区改造"等马甲,集体土地以村委会出面披上"收回""腾退""搬迁"等马甲实施拆迁,又让"区、县政府避免成为行政诉讼的被告",还可以"以村民、居民自治为由剥夺相对人抗辩权",而一些基层干部也可以借机谋私利,"而这也是村官们甘愿冲上违法拆迁第一线的一个重要原因" 。
"以暴抗暴明显增加"
《报告》写道,在2016年,拆迁维权也有呈现新特点--"以暴抗暴明显增加"。"从所有的暴力拆迁案例都可以看到拆迁方的野蛮行径,如给被拆迁户家里泼粪、倒尿、塞钥匙孔、打人,误拆等等侵犯公民人身权、财产权的行为"。
为何不依法维权,而是以暴抗暴?对此,报告自己也给出了解释:"全国各地的被强拆者对非法强拆的依法维权甚至于起诉的结果如何呢?现实很残酷。"
《报告》在最后一部分列举了"2016年十大拆迁典型案例",其中多数以流血告终。"无论郑州范华培血案还是长沙活埋惨剧,底线屡被刷新而出路愈发渺茫",参与撰写报告的朱孝顶律师在微博上这样写道。
整份报告以"贾敬龙被执行死刑"这个案例结束。在微博上,王才亮律师写道:"我们所看到的现实,可能比我们叙述的总是残酷一些。而真正的现实,比我们叙述的又更残酷一些。"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