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1日星期二

新疆百官维稳不力被处分



新疆官方透露,和田地区上月处分97名当地维稳官员,其中超七成被处分官员是维族人。观察人士指,政府在新疆的维稳成本高昂但收效甚微,而参与维稳的维族官员,在民族意识和官方压力的考量下,处于尴尬位置。(黄小山/程文 报道)
和田地区驻村领导小组办公室周日(9日)披露维稳官员受处分的消息,据发布的长文显示,被处分的97人中,维族官员68人、汉族官员29人,涉及和田8个县区直属单位。被处分的人中,大多系在官方强推的“访惠聚”驻村工作中认识含糊、落实不力,弄虚作假、失职渎职、欺压百姓、中饱私囊等问题。
此外,被处分的基本属乡村一级的低级官员。其中有村支部书记被处分的原因,是被指政治立场不坚定、旗帜不鲜明,不敢在宗教人士面前抽烟,而被处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撤销村支书职务,由副主任科员降为科员。
而在通报中还透露,参与当地维稳的墨玉县四名村警,利用维稳敲诈勒索村民,有的私设关卡,欺压民众等,已经被开除并移送司法。
旅美原艺术研究院学者吴祚来认为,在维稳高压下,当地的维族干部其实处于一种弱势的地位,他们也因此更容易成为强势的汉族官员转移压力的牺牲品。并且,这样的做法,只能加深维汉矛盾。
他说:一个运动从上面施加了很大的压力以后,强势人群就会对弱势的人群,进行一个挤压。就释放他们的这样的一个压力。这个官僚体系当中,如果汉族人占有优势的地位,就会排挤他看不顺眼的,或者就是和自己不是一个族群的。2011年前后,去新疆跟他们县一级的官员在一起吃饭,完全就能感受到汉族官员占有相当大的优势。他们调侃嘲笑其他族群的人,那是没有什么顾忌。强力的维稳,一时是肯定能见到效果,但是这种仇恨积累下来,对整个社会,对新疆,肯定是不利的。
吴祚来还透露,高压导致仇恨升级,因为持续的动荡和不安全感,新疆的普通汉族民众实际上已经大量的逃离当地。只要有一点机会离开,他们都不会选择回到新疆。
而蒙族民权运动人士新娜也表示,从这个现象可以看出当地维族干部对当前的高压维稳也有看法。类似的心理在民族地区常态存在,只是大家不敢说。暴力维稳只会导致更严重的对立。
她说:就维稳呗,吓唬当地的维族,因为他们怕当地的维族再出事。维族干部也有看法呗,绝对!在这个民族问题上,我觉得蒙族也有,只是不敢说而已。因为新疆他就杀人,汉族有看法,那个张海洋提点东西(意见)还给人判无期。这就是新疆这种造成敌对越来越严重,杀人不能解决问题,只能导致越多的对立。
本台记者曾多次尝试联系被处分的官员,但未能成功。
2014年,在维稳人力不足的压力下,新疆官方在全疆各级机关抽调20万名干部赶赴基层,开展为期三年简称“访惠聚”活动,即包括“访民情、惠民生及聚民心,对全疆所有的村和社区实行严密维稳。但迄今为止,新疆的局势依然持续恶化。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