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4日星期二

胡平:毛泽东曾后悔改国号吗?



据说,毛泽东晚年曾经后悔改国号。这个传说有几种版本,有的说是在七十年代,毛泽东过了八十岁,感叹道:“我后悔另起一个国号,一个中国搞成了两个。”有的说这话是在六十年代,1965年毛泽东对法国《人道报》记者说的,又有一说毛泽东这句话是五十年代、“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不久说的。有人还挖出一段更早的历史,说是在1949年中共筹备开国大典,大家投票决定是不是要继续沿用中华民国的国号时,一位清朝遗老对毛泽东讲了一句话:“如果不改国号的话,就没有太祖高皇帝了。”这句话的另一种版本是,那位遗老对毛泽东说:“如果继续沿用中华民国的国号,你的地位永远不会超过孙中山。”于是毛泽东才下决心改国号。
对于这个传说,我不信,因为这些说法都没有权威的出处,我没有见到任何一份正式发表的官方文本里记载过这件事,也没有见到任何一位署实名的知名作者公开发表的文章写到这件事。原中国社科院台湾所所长李家泉在《两岸关系中的“国号”问题探讨》一文里提到过这件事,但李家泉说明这只是一条转手的小道消息。李家泉还特地说到:“不过毛主席说话是很幽默和风趣的,他是否真的这么想过就不得而知了。”
在中国历史上,但凡皇帝改姓,朝代就要改名。哪怕新皇帝和旧皇帝是依照程序,和平交接权力,新皇帝也都是要改国号的。如汉少帝刘婴禅让于王莽,王莽改国号为新;汉献帝刘协禅让于曹丕,曹丕改国号为魏;周恭帝柴宗逊禅让于赵匡胤,赵匡胤改国号为宋,等等。新皇帝只有出自皇族,才会沿用原来的国号。例如刘秀,本来只是平民,但是有皇室血统,刘秀是在汉朝的废墟上建立起新政权的,但依然叫汉,没有改国号。
关于共产革命,关于中共建政。共产革命自以为开天辟地。十月革命不是被誉为“开辟人类历史新纪元”吗?都“人类历史新纪元”了,还能不改国号吗?胡风的诗“时间开始了”表达的也就是新纪元这个意思。共产革命从来不认为自己只是改朝换代,更不是政党轮替,而是和旧世界彻底决裂,建立起一个全新的社会,一个和以前的朝代完全不同的新国家、新时代、新世界。如果它连国号都不改,怎么能体现出“换了人间”呢?怎么能体现出“新旧社会两重天”呢?共产党十分重视名词,它总是力图用自己发明的一套新名词去代替原来的旧名词。国号是最大的名词,岂有不改之理?俄国、东欧各国、蒙古、北韩,这些国家在共产党掌权后,统统都改了国号。这当然不是偶然,不是巧合,而是被共产革命的性质决定的。中共不可能例外,中共不可能不改国号。
另外,我们知道,早在1931年中共在江西就曾经建过一次国,当时取的国号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那时中共力量还很小,但是就摆明了另起国号。在“解放战争”时期,中共提出“打倒蒋介石,建立新中国”的口号。“新中国”当然意味着要有新国号,要是还用旧国号,怎么叫新中国呢?
也许,中共在1949年准备开国大典时,曾经假惺惺地就国号问题征求过党外人士的意见,其中,沿用中华民国国号也似乎是一个选项,但中共自己一定是打定了主意要改国号的。如果毛泽东暗中以皇帝自命,那么,根据皇帝改姓,朝代就改名的传统,他会力主改国号。如果毛泽东以共产革命领袖自命,他更会力主改国号,因为他认为他做的是前无古人的伟大事业,他在领导中国进入一个崭新的时代,建设一个崭新的国家。所以,毛泽东不可能不改国号;所以,毛泽东不可能为改国号一事后悔。退一步讲,如果他确实对改国号一事表示过后悔,那也只是在特定语境下,针对特定问题的一种感慨而已,并不是真的后悔。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