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0日星期四

吴祚来:六四遗产──中共的不归路



六四的官方精神遗产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更加严密地管控学生与知识界,将任何政治异见组织消灭于萌芽状态;二是通过党领导下的市场经济,使整个社会卷入争夺利益的狂欢之中,从而忘却六四灾劫,通过所谓的发展,使中共获得暂时的合法性与稳定性。

毛的最大罪行是什么?分裂人民,与斯大林一样,通过划分阶级分裂人民,使一部分人民与另一部分人民永远斗争与厮杀。他们通过军队或国家机器,来支持所谓的革命人民,与阶级敌人进行殊死斗争。

因为马列主义认为阶级斗争是“人类历史进步的动力”,人类的历史就是阶级斗争的历史。正是基于马克思阶级斗争学说,所以,才有斯大林毛泽东们分裂人民的社会实践。

毛泽东的成功,就是不断地制造敌人,然后号召人民与敌人进行斗争,毛像个斗蟋蟀的大师,人民就是好斗的蟋蟀,他只要举动手中的旗帜,人民就会疯狂地争斗。

毛泽东永远发生群众斗群众,但邓小平时代失灵了。毛泽东热衷于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建立不同的统一战线,以战胜敌人夺取政权,邓小平不再组成广泛的统一战线,而是在内部联合实力人物,组成权力共同体,通过控制中央与军权,以摄取国家最高权力。

毛泽东可以通过政治运动,从反右到文革,都大获“胜利”,邓小平发动的政治性运动,清除精神污染、反自由化等,却并没有获得真正成功,不仅如此,民主运动在八九年却达到高潮,政治手法无法解决问题,邓只能通过军事方式来解决政治问题。

邓小平只能动用军队,结果呢,邓小平分裂了党和人民之间的“血肉关联”。

为了缝合这一巨大的裂痕,邓小平不顾极左力量的阻挠,“不争论”姓社与姓资的问题,“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通过南巡让中国走上了市场经济新时代。

枪指挥党,在毛时代出神入化,整个社会完全看不出毛在用枪指挥党,而邓时代、江时代,枪对党的指挥却是赤祼祼的,人们想到毛泽东,可能想到的是红旗或红语录,但对邓小平的敬畏,则是枪与金钱。毛时代被遮掩的枪与被漠视的钱,在邓时代耀眼地呈现在世人面前,中共信仰的是枪与金钱,相信枪可以维护专制与稳定,相信钱可以带来繁荣与幸福。

当邓小平在六四后深感极左没有出路、自己一手启动的经济开放可能毁于一旦时,又倚仗枪杆子的力量,把中国拉入市场经济轨道,江时代进一步加入世界经济组织,使中国经济融入世界市场。但中国的市场经济是党领导下的权贵资本主义经济,为了扞卫权贵资本主义掠夺的成果,江开放性地提出了三个代表思想,将新兴的资本力量与跻身上层社会的权贵拉入主流社会,使他们成为人大代表与政协委员,或进入各种民主党派与准官方组织,江打造了权贵资本主义大船,在政治形态上,稳定与做大了统治集团。

六四之后,市场经济开放的成果,尽收于权贵资本主义囊中。

邓小平成功了,用强大的经济泡沫,来洗刷六四血污,如果他不启动开放的市场经济,整个社会必然会时时面对那堵血污的红墙,而经济大潮一起,所有的人都陷入经济潮流中。但人们没有意识到,权贵资本主义治下的市场,既没有人权保障,也没有私产保障,每一个人得到的财富,都可能因为政治动荡或经济泡沫破灭或权贵的直接掠夺,而变得一无所有。

毛时代运动是一头怪兽,而邓开启的时代,“发展”是一头怪兽。要发展就得强拆,要发展就得滥发货币,要发展就得通过腐败的润滑剂,就得通过强权来维护稳定,稳定压倒一切,发展超越了法治人权,超出道德人伦,发展的目的是为了一党专制的长治久安,发展的核心价值不是保障人权。

但枪杆子驱使下的经济大潮与经济泡沫势不可挡,毛时代因政治运动而制造了数在百万计的冤假错案,邓时代多有平反,但邓开启的新时代因经济运动而制造的冤假错案,邓及其后继者,越来越无力化解社会各种矛盾,只有通过强力或暴力维稳,来维持社会稳定。

习时代到了一个节点,权贵资本主义与极权社会主义分道悖反了,权贵资本主义利益集团正在掏空党国。而人民已开始变成公民,中共没有进入二点零版,但人民开始进入二点零版。网络扮演了重要角色,网络无论是观念上还是行动上,都提前进入二点零版,人民的二点零版就是新公民。

习近平李克强都意识到,改革开放释放出来的红利已被利益集团蚕食完毕,肉都被吃了,只剩下骨头了,所以,命中注定习李必须要啃权贵利益集团这块硬骨头。当习近平要通过集权方式来应对权贵利益集团做大之时,公民社会也正在崛起,习李应该正视公民社会的崛起,并与公民社会力量形成联合,共同对付权贵利益集团,但统治集团的思维惯性,视公民社会为洪水猛兽,不仅没有支持与合作,反而出重拳予以打击。

利益集团正在制造敌人,维权者、新公民运动参与者、政治异见者、信仰者等等,都视同敌人,同时制造出一个国内外敌对势力的概念,将维稳提升到一个空前高度,维稳经费超过军费,极端的维稳又催生出种族分离主义与恐怖主义,使一些地区又进入冷戒严状态。

对八九民运的暴力镇压,使中共走上一条不归路,发展走到了尽头,维稳也走到尽头。六四是邓时代最大的冤案,一个冤案不了结,后面接着就有了更多的冤假错案,正义的旗帜无法树起,只能靠不义的棍子来支撑权力,冤声载于道,动荡遍于野,当政者唯一能做的,就是政治高压、封闭言路、暴力维稳,让自己装睡、鼓励别人做梦。
2014-6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