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6日星期四

重量级议员强烈要求川普向习近平提人权问题



在美国总统川普即将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海湖庄园举行首次会晤之际,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两名主席,共和党参议员马可·鲁比奥以及共和党众议员克里斯·史密斯,共同呼吁川普在和习近平会晤时向习近平提出中国人权问题。美国之音国会记者张佩芝在川习会举行前夕专访了史密斯议员,请他谈谈他对川习会的期望及美中关系的看法。

记者:史密斯议员,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首先,川普总统和习近平主席即将举行会晤,您希望川普总统在会晤期间和习近平提出哪些议题?

史密斯议员:我认为川普总统提出人权问题至关重要,我知道美中双方会讨论朝核问题,这是很适当的,朝鲜是个流氓国家,对韩国和该地区其他国家构成事关存亡的威胁。但川普总统必须强有力地向中国提出关于侵犯人权的议题,在奥巴马执政期间他完全没做到。不幸地,习近平和朝鲜一样对自己公民动用酷刑,对妇女进行强制堕胎,还犯下其他一系列侵犯人权行为。我认为川普总统必须清楚做出这样的表示。他必须提出个别案例,首先就是刘晓波,他是诺贝尔奖得主,但他继续在监狱中服刑。对像中国一样的世界强国来说,这样迫害虐待一个用和平文明方式要求政府尊重人权的人,是不合情理的。这些是普世公认的人权,但中国只在嘴上说说,完全没有遵守、执行或保护。
记者:川普总统最近发推文说,这次会晤会很艰难,因为我们不能再承受巨大的贸易赤字和工作流失。您对这样的评估怎么看?
史密斯议员:去年美中贸易赤字大约为3650亿,这都是单向的,中国出口,我们进口。中国政府其实很脆弱,我们可以跟中国政府说,我们不是开玩笑的,你必须改善人权,否则你进入美国市场的能力会越来越小。所以是的,这会是个艰难的会晤,因为奥巴马总统执政八年,他向中国政府磕头、安抚中国,未曾有意义地对中国提出人权问题。前国务卿克林顿在首次访问北京时说,我不会让人权问题阻挡我们向中国销售美债和推动气候变化问题,那是奥巴马政府一个很糟糕、很糟糕的政策。他为了和中国在其他议题上合作,完全把那些在中国劳改营里受苦的那些最优秀最有勇气的中国人抛在一旁,置之不理。人权议题是我们价值的核心,美国的权利法案是在所有我们最珍惜的文件中最神圣的之一。每个人都有与生俱来的权利,这是普世公认的。
记者:在川习会前夕,您和鲁比奥参议员提出“释放中国英雄计划”,请您跟我们进一步说明。
史密斯议员:在美国国会与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我们有个中国良心犯资料库,是世界上最完善的。至少有1千4百人在这个名单上,当然中国还有其他成千上万名良心犯,但我们清楚掌握了这些人的资料证明他们是良心犯。刘晓波就在这个名单上,他是我们最近提出的25个案例中的一个,如果中国想要受到尊重,想要被认为是世界强国,让人不是害怕它而是尊重它,它必须先尊重自己的人民,但他们不这么做。
在中国,酷刑是常见的,时常用在政治犯和宗教犯身上。我1994年和保定的苏志明主教会晤,他四十年来受到折磨,今天他生死未卜下落不明,这是中国政府对良心犯施以酷刑的象征。另外中国妇女被强迫堕胎和非自愿绝育,中国政府不仅杀害胎儿,还摧毁了这些妇女的情绪和心理健康。中国政府必须立刻停止这样的行为。
记者:您过去几十年来不断提倡中国人民的权利与自由,这时常导致中国政府说这是严重侵犯中国国内事务,您对这样的说法有什么反应?
史密斯议员:这是全世界独裁政权的固定反应。在南非种族隔离期间,南非政府会说,这是主权问题,但他们当时极端地实行种族歧视。在苏联时期,当时他们滥杀自己人民时也这么说。我的第一个关于人权事务的访问就是在1982年到苏联,当时苏联独裁政权就告诉我,这是主权问题,你竟敢提出来?
我是《人口走私受害者保护法案》的起草者,这是美国国内和国际上一个标志性的法案,它保护人口走私犯罪中的妇女和其他人。中国是世界上人口走私最严重的国家之一,买卖妇女是没有国界而言的,他们把妇女变成像商品一样交易,这对妇女是一种严重的侮辱和剥削。在宗教自由上,中国从布什政府时期就被列为特别关注国家,但奥巴马政府执政八年期间从未对此做出任何反应。中国政府说,这些是主权议题,不,那不是。当一个人或他的家庭希望践行自己的宗教信仰时,不管是法轮功,佛教,还是基督教,他们都不应被自己的政府所迫害。因为这是一个普世公认的人权。中国政府在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和其他地方都是在口头上说说,但当一个国家侵犯人权时,没有捍卫主权可言。
记者:谢谢您,史密斯议员。


文章来源:VO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