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9日星期三

陈昭南:台湾人绝不屈服,所有华人都欠李净瑜一声谢谢



当我看到李明哲被消失的报导讯息时,我第一个及时反应是:中共已开始出手了。19大召开在即,对习大大连任之路所涉及的内斗总结,乃是重中之重的沉重任务,时间已经很紧迫了。

中共对台关系迄今仍在冷冻中,不管未来是和是战,中共涉台各单位如何在19大前交出业绩已成了掌权者的棘手问题,对习包子更是迫在眉睫的心头结。

李明哲的案例绝非单一个案

在中国,两岸问题一直都是掌权者和夺权者斗争的必争高地。现在的情势是一方要维稳,另一方就会想要翻腾,这都是争权斗争的相对两面性。所以,两岸关系的冻结不只是单方面的台湾紧张,中共政权一样绝不轻松。台湾方面是国民党已溃败退场等于淘汰出局,一切都推给小英政府;北京方面则必须承担过去所累积下来的失败责任。掌权者们如何在19大提出亮眼成绩才不至于被批斗得太难看,遂成了北京涉台各单位们的当务之急。

易言之,现在已进入最最敏感时刻,总体上,从台商、赴中游客、探亲等等的台湾人,都可能会被绑架,也可能这份名单早已锁定,就等机会诱捕出手。李明哲的案例绝非单一个案,只是正好碰上了“非典型受害家属”,这件重演“被失踪”事件才会被张扬开来罢了。

天真志工,误将中共当作法治大国看待

李明哲作为人权工作者选在这时候入境中国,绝对会是一种冒险。纯推测来说,李君要么是甘冒大不讳,明知山有虎偏往虎山行,勇闯铁幕试试运气;要么就是对中共这种恶迹斑斑的政权还有所期待,轻信中共的统战宣传,误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政府当作法治大国看待。

我不知道李明哲究竟是天真浪漫型的,误信中共不会对人权工作者动手?抑或是后者,怀抱上刀山下油锅的殉道者精神,虽千万人吾往矣?但是,这件不幸的对人权侵犯案件回避不了宿命的就当然就发生了:李明哲从澳门进入广东省珠海时突然失踪。

人权工作者本来就是中共眼中的肉中刺

人权工作者在文明国家是个备受崇敬的身分。然而在不文明国家,特别是独裁专政的国家里,根本被当局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纵令行政上偶尔有些疏忽,他们有可能让你得逞入境,去进行人权教育或救援等资讯传递工作,那其实是一种侥幸,是非常态的。一旦进入政治紧张时刻,这些“不文明人”就会随时翻脸而变得狰狞可怕且无法无天(因为他们就是天就是法)

中国传统历史中有个很要命的文化承传:草菅人命。不提几千年的历朝历代在皇权淫威下所斩杀的人民数字,只就近代的国共内战中,无辜冤死的人民都在几千万人以上(以千万计的人民,天哪!),这不论是哪一派哪一党,都是一个劲的杀杀杀!是因为中国人多到怎么杀都不会灭种?或是中国几千年累积的文化中本来就是“视人命如草芥”?也或者是,中国人特有的传统轮回信仰对生与死的一种偏执所导致?

中国先儒孔子說:“志士仁人,无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中国的亚圣孟子亦说:“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兩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重义轻生,则是孟子再进化的传统中国的生命哲学。

在一个持续不文明的国度里

这样的生死观影响中国士大夫几千年的价值观,也造成中国历史中统治者们的屠杀惯性。斩杀士大夫,有政治利益斗争的多方诱因,这尚可以理解:赢者取利,输者得仁。但千千万万冤死的黎民百姓何辜?不就是权力斗争下的牺牲品或祭品而已!晚近的六四天安门,号称是“人民解放军”的战车都开进人群中肆意辗压了,开枪扫射算甚么?维护政权才是天字第一号要务,死多少人都在所不惜。

说这些不过就只是要叙明:在一个持续不文明的国度里,统治者除了护卫权力的实质欲望之外,人权基本贱如粪土,乃至于“除之而后快”;特别是在这台海乌云密布的敏感之际,李明哲单身闯入铁幕,不管是要去进行人权理念的布道或救援维权人士等等崇高理念,都应该认识到,自己是要有以生命去“捍卫价值”的壮烈情怀。

这假设,或许我们可以在李妻李净瑜多次的声明稿中得到回应。

当李明哲“被失踪”噩耗传播开来,李净瑜发出第一声明,她坚强的说:“我不能为援救丈夫而丧失中华民国的尊严,不要告诉我自由与尊严,我们永远只能二选一,不要给我这样的选项,这不是我们生长在这个土地上的人,该有的态度。”

李净瑜还有一段话也必须记载下来:“明哲被逮捕到今天已经23天了,纵然我强忍悲痛,纵然有这么多人权团体和NGO朋友来协助我,纵然我已经对中国恶劣的法治状况做了最坏的心理准备,纵然我对被拒绝登机和被拒绝入境北京已经做了沙盘演练,但是,今天早上在机场遇到中国这样赤裸裸不堪入目的小手段,我确实崩溃了。不只因为中国政府果真像掮客所说的绑匪集团一样,也因为我国海陆两会及国安单位在对岸的眼中竟然连一个掮客的份量都不如。如果我绕过政府去接受一个掮客的条件,我就是出卖了台湾的尊严。......

绝不跟强权哀求  也绝不为获得自由而失去尊严

李净瑜在10日继续发出强硬声明:“我向各位报告,我会再站起来,绝不跟强权哀求,就像我曾经在台湾历史中见识过的先贤先烈那样,我必须战斗下去,我不会让我先生为获得自由而失去尊严,像狗一样活未来的一生。中国再强大,也只能剥夺我们的生命与自由,但绝对粉碎不了我们的尊严。”

这是一个弱女子吗?不是的,她比任何男性都更要坚强百倍,台湾人的“不服从”先天特质在她身上充分发光了!

而且当我们已经看太多小英总统的文青式演讲后,我们会发现另一个代表台湾人的坚毅之心已冉冉升起了。

岂容你到天子脚下的北京“搅事”

当李净瑜声明要赴北京救夫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北京一定不会让你入境。”每天中国人民成千上万人要赶赴北京“上访”(陈情申冤),都一一拦截而被无情打压在半路,更何况从境外要到天子脚下的北京“搅事”?果不其然,李净瑜的台胞证被注销了,中共拒绝让她入境。

这现象对很多台湾人其实并不陌生。当年国民党建立了“海外黑名单”,突击式注销台湾人的回台加签的手法,其所采用的就是这套粗暴“放逐”的剧本,将千千万万海外异议份子都阻绝在国门之外,有家归不得。威权政府的心态里所掩藏的既不是“法”,更不是“理”,而是“屈从”;每位独裁者或土匪帮、绑匪等的头子所最在乎的就是“让你要先害怕”,然后你就只能选择像“狗”一样的俯首听命!否则就“走着瞧”!(台湾人对当年朱镕基在总统直选前夕事怎样板着脸警告台湾人该怎么投票的!)但,李净瑜选择了不与暴力妥协,也选择了“不自由毋宁死”的坚毅决心。

两岸“和”“战”问题已然摊在我们眼前了

台湾人何其不幸,千辛万苦才推翻了国民党的戒严専制体制,现仍为转型正义而奋战,却更进一步必须直面更难处理的中共政权之文攻武吓。然后又看到一群退休公务员只为私利而抗争,对比昔日他们一副高高在上,不时以反共之名,霸占国产,整肃异己。到如今,反而扮演起中共在台代理人之角色。不论从传统文化来看(两岸専制政府前后宣称要复兴的中国梦),或从全球的普世价值以观,国共两党都以欺负整肃自已的同胞为能事。昔日双方为争政权大打出手,视百姓性命为无物,这本大帐就被一笔勾销了。今国民党的専制体制,被台湾人的民主化力量所推倒,两党却紧靠在一起。一起站在两岸人民的对立面,李明哲事件也对我们启示,我们无法独善其身,中共大一统进而竞逐世界霸权的野心,譲台湾必被卷入中国的争端中。部分台湾人只单纯想要切开中国而独立,依我看,实在只是一厢情愿之梦想,统独争论的核心就在华人能否建立民主的问题上,或是中国分裂为几个大小国的乖舛演进。不论我们喜欢与否,这问题已然摊在我们眼前了。

勿让整个台湾再沦为威权体制的共犯

野百合世代的吴典蓉前天刚在《风传媒》发表的一篇相关评论,她说的好:“威权或极权也许程度有别,但羞辱进而摧毁受害者的人格手段却不会有太大的不同,看过美丽岛受刑人在非自由意志下所写的‘自白书’,李净瑜可以理解个人血肉之躯面对极权时的脆弱,唯有这样的理解,才可能提醒大家加害者的残酷手段,进而维护了受害者的尊严;而她进一步在49日揭露国台办传话人‘恐吓’如果坚持去北京,将公布李明哲‘认罪’的画面,当“恐吓”事先被暴露,其实也就失去了恐吓了作用。”

吴典蓉又感叹说:“李净瑜不需要政治正确,她的道德直觉就告诉她,她只要和对方谈条件,就成为两岸不公平体制的共犯,这不只是她和李明哲的尊严而已,而是再一次证实,整个台湾总有一天会沦为威权体制的共犯。”

立法院已通过决议,同声谴责中共无端绑人,国民党却选择缺席?是因为害怕触怒中共乎?也可能是,意欲藉此想要倚仗北京绑架台湾人的事端一起来威吓台湾人?台湾人能屈服吗?
帮着绑匪指责受害者家属,什么人会这样活着?

我不知道,在台亲共人士们为何非要跟着北京指挥棒一起跳舞,就唯恐李净瑜真的会现身北京?就唯恐李净瑜把这起绑架案闹得沸沸扬扬?就唯恐李净瑜不肯屈服起而抗击?李净瑜的选择需要强大的勇气,她选择了,今天我们都是李净瑜。

在白色恐怖时期,警总或调查局在深夜闯入家门把人带走的所有案例,一定会对惶恐无奈的家属撂下一句狠话:“不要到处乱说话,否则会对妳先生很不利。”

这跟国台办安峰山在记者会上所警告的太相似了,安峰山就是这样恐吓的:“如果蓄意制造事端,意图干扰依法办案,只会使问题进一步复杂化,损害当事人的权益。”这样的威吓,跟绑匪通常会要求家属不可以声张,否则就撕票,岂非同一道理。其目的就是让你“怕”,让你跪地求饶,然后再予取予求。

只要你怕,他就达到目的了;只要你屈服,他就会接二连三欺身上来,让你败得一大涂地。

共产党抓人,国民党人在台湾围事

但李净瑜显然并未接受中共像绑匪这样傲慢的恐吓与威胁,她的2次声明再又发出强大意志力,她写道:“我的坚持与你们的恐吓只是刚好显示出贵政府办案的无法无天。......“关于‘海协会委托台湾有关团体,也就是海峡两兩岸交流服务中心,向李明哲的妻子通报了有关情况。’(按:此是国台办所发布原文)这等于是国台办公开正式承认李俊敏是中国合法派遣的掮客,也就是说‘中国在台湾有合法的买办’,而且都是由国民党人士包办,无异是向台湾人民坐实了这些国民党人就是卖台集团,由共产党抓人,国民党人在台湾围事。台湾白色恐怖时代对抗国民党高压统治,时常出现一种言论‘你们对国民党不了了解....’,现在台湾社会有一些人开始对我指控:‘李太太不了解中国....’。

更严正的声明是:“我不是不了解‘统治者就是要人民屈服的做法’,我只是不想像你们一样屈服了而已。”

当李太太亟欲赶赴北京救夫之行受阻后,国民党不仅不设法提供关心与协助,甚至还透过发言人公开污辱受害者家属。李净瑜遂于413日再发出声明,她义正词严的对国民党反击说:“人道,不是苟活。政治,不是屈服。你们替绑匪传信根本不是人道,是赤裸裸的政治算计。是我的先生与我正在遭受非人道的蹂躏,国民党还有脸来跟我谈什么‘恩’与‘人道’。国民党要我记得恩,记得仇,那就是要我做共产党的狗。要做狗,悉听尊便。我选择做人。”

挑战威权霸道 今天我们都是李净瑜

这不是文青在舞文弄墨,这是活生生的一位李明哲正被绑匪扣押在地牢里的一种过招。事涉一位台湾被扣押成了人质的人命大事。诚如李净瑜所宣示的:是中国政府把人抓走,就要出来面对,“而不是透过蔡正元的谁谁谁或透过怎样的关系”这种像是“掳人勒赎”的情节。
伟哉斯言,李净瑜,台湾人和全球华人都应该自觉欠你一声道谢!李太太,请一定要撑下去喔!

*作者曾任立法院第二、四届立法委员、民进党中央党部组织部主任、民进党中常委

文章来源:网络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