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8日星期六

纽时:达赖喇嘛的达旺之旅深深刺激了北京


201747DALAI-articleLarge.jpg (600×384)


新德里——对81岁的达赖喇嘛(Dalai Lama)而言,这是一段艰难的旅程,或许是他最后一次越过这个位于中国边界附近的山口,前往一个对他的生活和藏传佛教的历史起到决定性作用的城镇。

大暴雨猛烈袭击了将他载入这座山谷的小飞机。一行人被迫改走陆路,每天在陡峭、蜿蜒的山路上行进七八个小时,两旁列着期待能看他一眼的村民。

随着他每天距离圣地达旺越来越近,中国开始施加更大的压力阻止他前进,发出的警告越来越有威胁性。

至周四,也就是达赖喇嘛预计抵达达旺的前一天,官方报纸《中国日报》写道,如果印度当局允许达赖喇嘛继续这趟行程,北京“将毫不犹豫地以牙还牙”。

学者们表示,这趟旅程最紧要的是解决这样一个重大问题:谁将是达赖喇嘛的继任者,以及这位继任者——通常是一个被确认为达赖喇嘛转世的婴儿——会生活在中国的影响范围之内还是之外。

达旺是藏传佛教的大本营,也是以前一位达赖喇嘛的出生地。达赖喇嘛是想通过拜访这个地方刺激北京,后者坚称这个地区应该是中国的一部分。他也是在巩固自己的教派在该地区民众中的深厚根基,为那里出现一名转世化身铺路。

“他是一个聪明的喇嘛,在做长远的思考,就像他一贯那样。”新德里政策研究中心(Center for Policy Research)的分析师布拉马·切拉尼(Brahma Chellaney)说。“他不爱感情用事。他这次阿鲁纳恰尔邦之旅压根没有一点情绪化的成分。”

达旺是信奉藏传佛教的门巴族人的故乡,过去曾向位于它北部316英里(约合510公里)远的拉萨的统治者进贡。尽管这个城镇的人口只有大约1.1万,但官员们表示,他们预计本周达赖喇嘛现身达旺的寺庙时,会吸引多达6万人聚集。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我们一直在做准备,”这座寺庙的主持洛桑库姆(Lobsang Khum)说。“所有人都想见他,得到他的祝福,触摸他的脚。对我们来说,达赖喇嘛比我们的生命还要重要。”

门巴族人最珍视的传说与仓央嘉措(Tsangyang Gyatso)有关,后者在1682年成为第六世达赖喇嘛。这里的人会去他童年的住所朝圣——那里摆着一块石头,上面有一个模糊的脚印据说就是他的留下的——还热切地表示希望奇迹会再次发生。

“下一任达赖喇嘛出生在达旺,是这里许多人的梦想,”达旺的副长官桑平措(Sang Phuntsok)说。当地议员次仁扎西(Tsering Tashi)表示,作为一名在俗教徒,他无权置评,但最后他还是没忍住。“我希望下一任达赖喇嘛的转世化身出现在达旺,”他说。“我能说的就这些。”

达赖喇嘛对于如何选出继任者讳莫如深。

过去,和尚们会依靠幻象和神谕引领,找到一个在前任达赖喇嘛去世时怀上的孩子。确定后,他们会进行测试,以便确认他就是转世的喇嘛,比如让他挑选出属于他的前任的物品。

但这种办法会令藏传佛教在至少一年的时间无人领导,这会让中国有机会确认和宣传它自己的候选人。达赖喇嘛暗示,他可能会选择一种非传统的选拔程序,在自己仍然在世的时候挑选一名儿童或一个成人来接替他的位置。

在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研究现代西藏的历史学家罗伯特·J·巴尼特(Robert J. Barnett)表示,老去的藏传佛教喇嘛有时会访问他们之后转世为婴孩的地方,达赖喇嘛前往达旺和蒙古似乎就属于这种情况。

“这是一种刺激、试探中国人,提醒他们不能控制下一次转世在哪里发生的方式,”他说。

本周,随着达赖喇嘛于抵达达旺的时间临近,中国发出的声明火药味也越来越浓,这种策略曾经成功地迫使许多国家的官员冷落这位西藏领导人。

周三,中国的一名外交部发言人表示,印度“执意安排”达赖喇嘛这次访问活动,会“严重伤害”中印关系。周四,官方小报《环球时报》建议,中国可以通过支持克什米尔的反印度军事行动来进行报复。

印度“哪里有资本把中印关系搞砸本”?文中带有讽刺意味地问道。“中国的GDP数倍于印度,我们的军事力量已经可以向印度洋投送,印度周边有中国友好国家,印度不稳定的东北部紧靠中国,如果中印相互‘玩地缘政治’,北京会输给新德里吗?”

尽管印度通常会谨慎地避免激怒中国,但几位官员这次的反应却异乎寻常地带有挑衅意味。阿鲁纳恰尔邦首席部长佩马坎杜(Pema Khandu)本周做出不同寻常的举动,称独立的西藏——而非中国——才是印度在北面真正的邻居。

“让我把话说清楚,”佩马坎杜对记者们讲道。“中国无权告诉我们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因为它根本不是我们的邻居。”

达赖喇嘛对随访他的记者群体表现出一贯的友好,兴高采烈地就量子物理学至全球变暖等各种话题发表观点。巴尼特表示,他几乎不需要再做什么了。

“除了活着和做他那耀眼的自己从而令中国人难堪之外,他不需要再做任何事,”他说。“他会来到边境线上,成为一个完全自由的人,距离中国的领土只有几米之遥,但他们对此无能为力。”

达赖喇嘛也回顾了自己1959年逃离西藏的情景,当时他从中国军方在拉萨进行的军事镇压行动中逃走。他伪装起来,和一小群随从越过了这个山口,到达旺寻求庇护。

他在本周与76岁印度士兵纳伦·钱德拉·达斯(Naren Chandra Das)重逢,后者在逃难的最后三天里一直陪同着他。两人在镜头前拥抱:这名退役士兵极其瘦弱,眼睛因为患上白内障而看不大清;达赖喇嘛则脸色红润,十分愉快。

“我变老了,他却还是那个样子,”达斯说道。“他是个大人物,是西藏的国王。”

【 纽约时报 】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