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1日星期二

林忌:香港人的自由灵魂--答柯文哲



台北市长柯文哲继早前声称「香港很无聊,一个小岛有甚么好看的」,再次批判香港说:「香港不只小,连选举都没有,有甚么好羡慕。自由的灵魂都没有,连选举的自由都没有」。
柯文哲的言论,令香港人感恨身世:1984年9月过千港人在高山剧场发起高山大会,收集了22万人的签名,要求1988年的立法局选举进行直选;那时候香港人没有民主,但却拥有自由,拥有那时候台湾人无法想像的自由,比今日还要优胜的新闻自由;而当年的台湾仍然在三十几年的戒严令底下,同年10月更发生「江南案」¬──笔名江南的刘宜良,在美国加州被国民党以国家机器所雇用的黑帮杀手刺杀身亡,连同1981年的陈文成命案,1980年的林义雄宅血案,以至1979年的美丽岛事件,当年台湾人遇到的白色恐怖,令香港人震惊!那时候的香港人,最引以为傲的就是自由,特别是不用害怕言论得罪当局的自由。
然而年初英国档案处解封密件,中共在1987年不断对英国施压,不许英国于1988年举行立法局直选,理由是「基本法未写好就推行直选,会令人觉得英方将制度强加于中国」,然后以在基本法加入直选,来换取英国推迟进行选举;真相大家如今都知道,中共在基本法中白纸黑字所承诺的2007/2008年的特首与立法局直选安排,全部都被粗暴推翻;30年前香港人惊讶于台湾才宣布「解严」解除党禁,30年后台湾人惊讶于香港的选举落伍,「特首」竟只由1200人的小圈子选举产生;台湾人绝对有理由为自己感到自豪,而香港人则只有神伤,我们没有主权没有军队没有海峡之隔,我们为香港人的命运痛哭,不是我们没有理想,而是我们没有办法,我们由自由的英国统治,交给了专制的中共,柯文哲的言论,深深的刺痛我们。
30年前的郑南榕,在台北市立金华国民中学公开主张台湾独立,后为理想自焚而死;30年后的香港民选立法会议员,正就被撤销议席进行终审上诉,理由是因为中共的人大释法,褫夺了其中两位在宣誓时身披 Hong Kong is not China 标语展示品的资格;台湾人正在纪念二二八70周年,2014年的318太阳花学运被告,大多数被判无罪,而少数被判监却可以罚款代囚;而今日香港人的政治审判正如火如荼在进行,一位32岁被控「旺角骚乱」暴动纵火的青年,被判囚4年零9个月。
台北与香港这30年的双城记,正在诉说命运的弄人;这是台湾人最好的年代,却是香港人最坏的年代;这是台湾人希望的春天,却是香港人绝望的寒冬;今日的香港,的确不再拥有自由的灵魂,借用黄家驹的一句歌声:「今天只有残留的躯壳」──香港已死,我们只是活在残留躯壳上的鬼魂,是为阴魂不散尽人事,知其不可为而为之,期望有日可以重光复活。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面对共同的威胁与敌人,希望柯文哲与台湾人民,可以理解一下香港人的苦况,多多伸出援手,支持一下香港人残存拥有自由的灵魂,去对抗残酷的命运。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