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1日星期二

泸州死亡事件淡化 保钓人士进入调查


2017年4月9日,四名保钓人士到四川泸州市太伏镇调查初中生赵鑫的死亡真相。(网民提供)
2017年4月9日,四名保钓人士到四川泸州市太伏镇调查初中生赵鑫的死亡真相。(网民提供)

四川省泸州市初中生离奇死亡超过一星期,仍然有不少人质疑官方指坠楼死亡的说法。民间4名保钓人士周日(9日)进入太伏镇调查,指出市面大致恢复正常,但是当地民众显得十分警惕。事发后家属怀疑因受控,断绝与外界联络,希望协助的律师对无法介入感到无奈。(文宇晴 报道)
尽管四川泸州市官方己澄清网上流传的消息不实,更公开尸检报告再次重申初中生赵鑫的真正死因是坠楼,可是仍盖不了民众质疑的声音。
民间有保钓人士决定到事发地太伏镇调查情况。了解情况的网民赵高向本台表示,据他了解,保钓人士一行四人于周六在湖南汇合后再往四川泸州市,周日早上进入太伏镇时遇到盘查,行李也要打开来检查,发现没有可疑才让进入太伏镇。而且通往太伏镇的主要道路看到有待命的消防车,以及派出所和镇政府的车辆。
网民赵高形容,进入太伏镇后,市面上大致平静,只是在死者赵鑫就读的太伏中学外,看到有手持对讲机的便衣人员。不过,赵高也指出,即使居民的生活看似回复正常,可是却不太愿意谈及赵鑫死亡的事情,对话都显得十分警惕。
赵高说:一是家属无办法见到,然后民众可能是被交代过不要跟外面的人说太多话,所以一些信息我们难以获得。但是现在情绪应该是平静下来了,大家只是有疑惑而已,不那么认为一定是被别人打死的。因为刚开始政府没有解释这个事情,而是非常粗暴地派出武警,所以就激起别人愤怒了。武警撤走后,可能大家反而就安静了。
本台于周一向死者赵鑫父母,以及舅舅游正军查询情况,但是电话均没有人接听。
事件发生初期曾接触家属的湖南律师廖曜中,及后也无法联系上家属。
廖律师向记者反映,他明白家属在这个事件上一定受到很大的压力,或是在没有自由下才再与外界断绝联系。他相信,即使他代理了案件,也不代表能顺利正常办案。
廖曜中说:但是也不能怪家属,当你知道(家属)在当局的控制下,你去了也是白去的,根本就没办法去见到家属。其实我们不是不想接触家属,我们是很想见到家属的,而且很想帮助一下。我们这些律师,首先要保证自己的安全,即使委托了你,到当地做甚都被限制,反而发挥不了甚么作用。
另一名表示关注的律师卢思位,其助理向本台表示,假若家属需要协助,他们一定会协助,只是一直无法成功联系到家属。
除了律师无法接触家属外,当地民众和从外地来的网民,也无法见到家属的踪影。
连日来都到太伏中学围观的当地民众张先生,周一态度改变,在接到记者的电话查询时,拒绝透露任何情况,然后匆匆挂线。
张先生说:这几天我都不知道情况,也没有到那边(学校)去,都不知道。
至于曾到过太伏镇声援的外省网民则向记者称,既然官方一再强调死者是坠楼亡,而非被打死,即使民间的质疑声音如何强烈,官方都只会继续掩盖,再到当地抗议起不到作用了。
网民说:这个事情都乱七八糟的,反正也说不好。反正我也没有关注了,都知道不是我们想要的结果,我们能怎么办?
事发于本月1日,初中生赵鑫被发现陈尸在学校宿舍外,由于家属看到死者身上有伤痕,怀疑死因有可疑。其后传出案件或涉及官二代等,触发民间愤怒而上街抗议,曾引发警民冲突。
文章来源:R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