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2日星期三

梁京:“普京主义”颓势与全球风险上升



全球期待和瞩目的习近平和特朗普的“双雄会”究竟会给这个日益动荡的世界带来什么?是更大的不安,还是某种积极的期盼?
我的看法是,如果没有叙利亚的毒气弹事件,人们看到的习特会晤结果更可能是后者,而由于叙利亚的毒气弹事件迫使特朗普采取了超乎预料的强烈反应,人们对世界将更加动荡的预期反而增强了。
习特会晤前,美国有分析家指出,中美两国的首脑在巨大的利害关系和误判风险的压力下,将会做出空前的合作努力,以至于形成某种事实上的G2格局。这个判断确实有一定根据。美国方面,特朗普面对政策屡遭挫折,民望不断下跌的现实,开始对决策团队做出重大调整。有极端倾向的首席战略顾问班农被挤出核心圈,而比较理性温和的女儿和女婿则权力大增。而中国方面,习近平也收敛了前两年咄咄逼人的姿态,推动更加理性和务实的外交。也就是说,特朗普和习近平都感到了历史责任的重负,不再像上台之初那么任性行事了。
问题是,两个大国政治强人的这种加强合作的主观愿望在多大程度上能够转化为现实?叙利亚毒气弹事件的重要启示就是,人们对此不能过于乐观。中国有句俗话,“形势比人强“,而叙利亚毒气弹事件再次说明,如今的世界,地缘政治冲突的热点很多,秩序脆弱。而美中两个大国,各自又都面临十分深刻的内部危机。在这种形势下,某个地缘政治危机的意外爆发,引起难以控制的联锁事件,概率已经非常高。
全球地缘政治风险概率上升的一个重要来源,就是以“普京主义”为符号的强人政治出现了颓势。强人政治的颓势为什么会增加世界失序的风险?理解这一点的关键在于理解强人政治的逻辑。强人政治的一个共同特点,就在于对国民做出事实上无法兑现的历史承诺。当代的强人政治以“普京主义”命名,是因为他开了先河。冷战结束,俄国从主宰一极的一流大国,蜕变为一个经济实力在世界无足轻重的二、三流国家,大势难以逆转。但普京许诺要恢复俄国一流大国的尊严,成功地凝聚了民气。但最近俄国发生的民变说明,俄国人开始从这个梦中醒来。强人政治的麻烦就在于,国人一旦梦醒,强人没有退路,只能硬挺到底。结果是,这个世界没有退路的强人越多,世界失序的风险也就越大。
应该说,习近平“中华文明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和特朗普“重建美国辉煌”的美国梦比起普京重振帝国雄风的俄国梦,确实有更多的现实机会,但习特两人都是从普京“雄起”获得灵感,也是事实。现在,他们都面临著普京夸下海口却力不从心的同样挑战。在普京主义出现颓势的大势下,每个强人都不能不想到失败后的面子和退路问题。
那么,谁会是那个最后导致天下大乱的强人呢?常识的逻辑,应该是内部秩序最脆弱、因而下场可能最惨的那一个。但历史的吊诡就在于,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战争大权在握的美国总统。因为无论在国家层面,还是个人层面,美国对灾难性决策的承受力都最强。特朗普若出了大错,无非是遭国人唾弃,而不会有家国俱毁之虞。正因如此,特朗普突然下令对阿萨德使用毒气弹进行武力惩罚,固然得到不少国家的道义支持,但也引发了这样的问题,他的下一个惊人之举,会不会带来灾难?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