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6日星期四

泸州太伏中学事件逐渐平息 家属拒尸检民众仍存疑


连续多日有大批民众上街围观的太伏中学学生死亡事件,4月5日逐渐恢复了平静。不过当地居民表示,目前该校内还有一两百名警察戒备,但街上的人流比起前两天少了许多。此外,之前已经同意进行尸检的死者家属再次反悔。

四川泸州太伏镇一名学生4月1日坠楼身亡,由于民众传说他是学生霸凌的受害者,而且不满官方的自杀认定,几天来一直沸沸扬扬,当局则派驻了大批警力进驻戒备。一名当地居民4月5日向记者表示,经过警方的维稳,现时学校外的人流比起前几天少了不少。

“前两天还挺热闹的,现在基本上都已经平息了吧,没有多少(居民)。我今天中午去学校看到还有很多特警在里面,最起码还有一两百人。”
记者:“防止有居民会进学校或者怎么样,是吗?”
对方:“对。街上交警、警察之类还是很多。”

这位居民对记者说,虽然事件渐已平息,但不少人心中仍抱有有疑虑。

“就是感觉事情另有原因,一般怎么可能需要这么多警察来镇压?而且当时(事情刚刚发生)前一两天,都没有那么多人(围观抗议声援),里面很多都是在学校读书的学生的家长,因为感觉在里面读书不安全。然后他们就调了很多特警来,听他们说调了两千名特警,不知道有没有这么多,反正很多,前天过来的大巴车起码都有十多辆。”

《重庆晚报》4月5日的报道引述太伏中学宿管阿姨表示,事发前一晚11时过,她查房查到死者赵鑫的寝室,同学告诉她,赵发烧了。事发当天凌晨2时,她再去寝室发现赵鑫是醒着的。当天早上6时50分,有室友表示同学不见了,不一会儿有人说宿舍楼后面躺着一个人,正是已经死亡的赵鑫。学校表示,由于要处理相关善后事宜,决定延迟学生上学两天。

报道还说,经市县两级刑侦技术人员对校舍、死者被发现现场勘查,并进行尸表检验,同时通过对报案人、寝室同学、学校教师、宿舍管理员、死者亲属等多人实地调查,其损伤符合高坠伤特征,现有证据排除他人加害死亡。4月4日死者家属同意尸检并启动尸检程序。

不过,太伏镇政府的工作人员4月5日向记者表示,家属又再次拒绝尸检。

“事情最新的情况是死者的家属不愿意进行尸检,但是又说成是他杀,现在案情推进由公安机关具体提供,我们这边也不是很了解,(我们)在做家长的工作,尽量要让家长同意进行尸检。如果家属执意这么拖下去的话,只有看公安机关那里有没有好的办法,我们这边现在就是配合。”

记者:“我看到说家属4月4号同意尸检了,后来又反悔了吗?”

对方:“对。”

作家天佑日前撰文说,这次事件闹得这么大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政府应对错误,维稳机制的介入让事情变得复杂。官方公告把一个完全说得清楚的事情,搞得讳莫如深,让人遐想连篇。二是塔西佗效应,即当一个政府失去公信力时,无论说真话还是假话,做好事还是坏事,都会被认为是说假话、做坏事。

他认为,当局应该反思维稳机制并废除维稳机制,这个机制不是解决问题的机制,恰恰是制造问题的机制。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