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7日星期一

获国际人权奖北京维权人士被暴力逼搬



曾多次被阻挠租房或被强行赶出出租屋的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和家人星期六晚上再次被从最近刚搬进的出租屋暴力拖出,强行塞进车里,并在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几个小时后丢弃。
去年3月底获颁美国国务院2016年国际妇女勇气奖的倪玉兰星期天称,周六晚不到11点,七八个年轻壮汉闯进出租房,强行将她的丈夫董继勤拖出院子塞进一辆面包车,随后又把出来看情况的女儿也拽出去塞进车内,并夺走她的手机。两人都被强制压在面包车车厢里。
倪玉兰表示,“假房东”党世英冲进屋内谩骂,并和她的儿子一起抢夺倪玉兰的手机,随后将已经瘫痪的倪玉兰从床上拖到院子里,与赶来的中介袁磊磊一道,拖拽着倪玉兰的四肢,背部蹭在地上,拖进另一辆面包车。
星期天中午人在安定门派出所的倪玉兰对美国之音表示,这些人严厉威胁院中的邻居不要报警,否则整死他们。
倪玉兰说:“我们喊救命呀、救命呀,求邻居能够帮助我们报警。这伙人就威胁邻居,谁也不许报警,就是找警察去,否则就作死你们,就威胁人家。所以,当时根本就没人敢管这事儿。”
倪玉兰表示,押着她们一家三人的两辆车一直兜圈兜了很长时间,然后那些人把倪玉兰拖进一处破房子里,压着她不让动,继续囚禁,随后丢下她走人,后来被丢到门口附近的她的丈夫找到。她们打电话报警,先被踢皮球,后有一位督察让他们先到出租屋管片儿的安定门派出所报警。
非法囚禁
倪玉兰表示,她们对这种违法的流氓行径既愤怒又无奈,因为当她家人被拖拽出出租房时,她曾报了警,但是没有得到任何帮助,因为被强迫搬家的幕后黑手就是派出所。
她说:“我们真地对这种流氓行径又无奈又恨,我们是求助无门,我们又打12345又打110。110的时候,110都没有出警,就这么近,就几十米,离我们住的那个地方,非常近。”
倪玉兰表示,她们凌晨时分到了派出所后,等了很长时间才有人出来准备做笔录,她们要求先验伤,而派出所拒绝出示证明,在她们自行前往医院验伤后才返回派出所完成笔录。
倪玉兰说:“他们那个所长说我们报的案子太大,我们报的是绑架、抢劫,然后是非法囚禁,还有故意伤害。这个所长说不一定符合他们的规定,什么的。我们说,就是看着你们吧,你们这是人为的,毕竟这个派出所是幕后操纵者。”
倪玉兰说,中介4月12日曾给发短信说要在4月15日上午9点把她们赶出出租屋,倪玉兰发消息请朋友来帮搬家,没想到中介和房东却提前一天,带多人冲进出租屋,砸碎玻璃、拆除门窗、剪断网线电线、毁掉电表、切断水管。她们报警半小时后,距离只有几十米的派出所警察才到。此时,门窗已被拆掉,水电也被断掉,警察只让她丈夫一人去派出所,而对方没人去。警察一走,那些人又回来,迅速完成最后的毁坏工作。
打点领导?
倪玉兰表示,她们刚搬来4天,中介就跑来跪求让搬家。心软的倪玉兰同意搬走,但是当她们看好房子需要签合同交钱时,中介和房东又变卦,说只能将她们已交的一年4个月的4万多房费,退还7千多元,因为其他钱都已经用于打点东城公安分局局长、东城区政府领导和房管局的领导。
倪玉兰说:“他们说已经贿赂了东城分局的局长了,就给他花了1万多块钱,打点他。其他的钱还给东城区政府的领导、房管局的领导,还有下属值管人员。 他们说花了不少的钱,所以说他们没钱。”
美国之音记者星期天下午致电东城区公安分局纪委,电话无人接听,安定门派出所一位员警表示对倪玉兰的情况不知情,要求记者联系东城分局。
受伤的倪玉兰的丈夫董继勤在派出所
受伤的倪玉兰的丈夫董继勤在派出所

曾是律师的倪玉兰十多年来坚持为不合理的强拆受害者和自己维权,期间倪玉兰和丈夫董继勤曾多次被判刑坐牢或被关押。据信,2002年倪玉兰遭两民警殴打,摔断尾骨,后被关押判刑。但因伤势没有得到救治,下肢瘫痪,被迫以轮椅车代步。
美国驻中国大使洪博培2011年2月曾到倪玉兰临时住所看望她。同年倪玉兰获得荷兰人权捍卫者郁金香奖,但无法前去领奖,她女儿准备代为领奖也被拦截。
倪玉兰还获得美国国务院颁发的2016年国际妇女勇气奖。时任美国国务卿克里去年3月29日将这个奖颁发给全球14名妇女,倪玉兰曾被阻拦赴美领奖,护照遭冻结。在颁奖前的3月26日,有关当局派人以暴力方式将她和丈夫赶出在东城区的出租房。倪玉兰对外发出紧急呼吁称,一群人踹门而入,将她丈夫董继勤连踢带打地拖出屋,按在院门口地上,用脚踩,并强行将她们的东西扔在院外,倪玉兰本人也被扔在院门口。


文章来源:VO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