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9日星期日

四川学生“堕楼”案:政府诚信再惹质疑



中国四川省泸县警方通报太伏中学初中生赵鑫死亡的消息后,民间质疑未能平息,有关议论延烧至本周末仍在继续。
先是当地市民因不满官方解释而发动游行的照片传到网络,引发激烈讨论。后来官方媒体也发文质问当地政府:“拿出澄清谣言的事实要多久?”
新华社4月6日发文称,他们的记者事发后曾尝试到当地采访,但当地官员阻挠。文章指记者的车子被拦下,他们被迫步行数公里才抵达市中心。之后他们尝试采访赵鑫的家人,却被尾随的镇村官员干扰,文章指那些官员迫使赵鑫的家人不敢说真话。
文章不久后被删除,但其他官方媒体相继发文,质疑官方处理事件的方法。
中共《人民日报海外版》旗下的微信公众帐号“侠客岛”则批评泸县当局的善后工作似乎集中在惩治谣言为目标,没有公布事实细节。文章认为:“真话不说,谣言登场;大道不畅,小道必猖。”
《钱江晚报》亦认为,当局应对事件失策,令自己在这次风波中陷于被动。

发生了甚么事?

事件的主角赵鑫在4月1日被发现倒卧在学校宿舍楼外,其后证实死亡。官方之后指他是由高处堕下致死,排除他杀的可能性;当地宣传部声称,死者身上伤势符合堕楼的特征。
但是网络却迅速传来消息,指有五名校霸向赵鑫索取过万元人民币的保护费。他没钱,校霸就将他活活打死,并抛尸下楼,制造跳楼假象。
赵母游女士亦称,儿子上月曾在网上留言,内容为“生气”。她认为这条讯息跟儿子的死有关。她到学校控诉,事件后来演变成警民冲突。
新华社文章截图:《新华社三问四川泸县校园死亡事件:拿出澄清谣言的事实要多久?》(6/4/2017)图片版权XINHUA
Image caption新华社的文章后来被删除。
消息传出初期,中国当局按一贯做法将网络上绝大部份有关赵鑫死亡的讯息删除,但随着事件发展,审查部门似乎有所放松。
记录新浪审查内容的“自由微博”和香港大学微博视野(HKU weiboSCOPE)均显示,新华社发文的同一天之后再没有相关讯息被删除。
其中,泸县公安局的官方微博的公告引来许多留言,要求当局必须清楚交代事件真相,并指“一天不公布有说服力的结果,谣言就一天不会停止”。
另外也有一名自称为警员的网民,声称他的同袍抓捕两名偷车嫌疑人时,发现他们利用手机转发了泸县事件的“谣言文章”,继而表示这让他“了解网络喷子的人群构成”。
这条讯息迅速惹来批评。中国商务部国际经贸研究院研究员梅新育也在他的个人微博慨叹:“无语”。

那官方辟谣了吗?

四川公安微博截图(7/4/2017)图片版权SINA WEIBO / @SCGONGAN
Image caption赵鑫一案发生多日后,官方向公众解释环绕赵鑫一案众多讯息的真伪。
事件发展至今,官方似乎开始着力辟谣。
人民日报社旗下《环球时报》在官方社交媒体平台发文,详细列出该报一名记者到当地采访收集到的事发经过,包括赵鑫被发现死亡前数小时做了些甚么。
文章也不点名回击新华社的指控,指事发后大量市民聚集在太伏中学门外,故此当局在镇外唯一的公路设置检查站,禁止县外车进入,以免加剧交通堵塞。
但文章没有提及当地官员有否如新华社记者声称阻挠他们采访。
四川公安局在官方微博在4月7日也发文,详列他们的调查过程,也列出网络上许多声称与赵鑫一案有关的视频──包括警察殴打聚集的市民、赵鑫被欺凌等──其实与本案无关。
文章来源:BBC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