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8日星期六

评论:特朗普对叙态度的危险大转变



(德国之声中文网)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前任三思后最终决定不对叙利亚进行直接军事干预,是有原因的。而当时,包括时任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在内的内阁成员,以及共和党参议员麦凯恩(John McCain)、莱厄姆(Lindsey Graham)等国会领导人,还有法国总统奥朗德(Francois Hollande)等国际政治任务皆支持对叙利亚进行军事干预。可见,奥巴马的决定并不容易。
美国分别在阿富汗和伊拉克领导进行过军事干预。在利比亚,美国虽然没有直接领导,但是如果没有美国的支持,那里的军事行动也不会进行。奥巴马做出不对叙利亚进行直接军事干预的决定的时候,美国以及世界依然在消化上述三场军事行动带来的恶果。经历多年的大屠杀,这三场干预仍旧没有取得期望的结果--就算不给这些国家带来真正的和平,至少也要使它们稳定。
但是奥巴马总统当时决定不对叙利亚进行干预的主要原因是--可能听起来很刺耳,冲突毫无疑问是非常可怕的--叙利亚没有对美国的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奥巴马曾犹豫不决,尤其是他想到自己划定的不明智的"红线"时,但是他大体上还是坚持了自己的态度:叙利亚冲突并没有达到美国干预的必要门槛。它没有威胁到美国的国家利益。
任务艰巨
USA Präsident Obama zu Lage in Nahost (Reuters/C. Barria)
奥巴马反对直接军事干预叙利亚
当奥巴马让自己违背信念、被拖入不幸的利比亚军事干预之后,他的态度才变得强硬。那个时候,他意识到干预更加复杂的叙利亚冲突将使美国从政治、军事和经济角度完全承担起责任,解决这个饱受战火摧残的国家的难题。
干预叙利亚不仅需要强大的军事肌肉,还要承担多年的战后重建责任,而这也是一项许多美国人担心的任务。奥巴马清楚,对战争感到疲倦的美国人仍然在承受着金融危机留下的伤害,对帮助他国重建这种承诺毫无兴趣。
直到最近,特朗普在这个问题上的看法都和奥巴马类似,只是按照他一贯张扬的风格,他反对军事干预的措辞要比奥巴马强硬很多。2013年,特朗普在推特上再三地严词警告反对美国军事干预叙利亚。公平说来,特朗普曾是一个叙利亚军事行动坚定反对者。
态度转变
Michael Knigge Kommentarbild App
德国之声评论员Michael Knigge
另外,特朗普也不断暗示和阿萨德政府合作打击所谓的"伊斯兰国(IS)",在总统看来,这是美国国家安全的真正威胁。这种态度很符合特朗普"美国优先"的竞选主题:美国应该专注于国内事务,只有在能获得明显的国家利益的情况下才参与国际事务。
但是本周一个反叛武装占领的叙利亚城市遭遇疑似化学武器袭击,大量人员伤亡,包括许多儿童。之后很显然特朗普的整个打算突然改变。的确,如果出现新的事实,总统不仅有权改变想法,也应该付诸行动。但是问题依旧是--就像在奥巴马做出有关"红线"的评论后--始终没有一个解决叙利亚难题的令人信服的计划。
除此之外,特朗普总统还试图实施相对简单的国内政策,比如旅游禁令和医保改革,但都屡试屡败。这并不说明,他更有能力解决叙利亚冲突等复杂很多的国际问题。
高昂代价
当特朗普谈及"美丽的小宝宝"在叙利亚毒气袭击中被杀死时,他的情绪化反应是可以理解的,也得到很多人的共鸣。但是他冲动地作出了政治和军事回应,让美国干预冲突。这是危险的。
特朗普为自己的当机立断、不可预测和打破格局而骄傲。基于自身的长处,他在叙利亚问题上的180度大转变很符合他的做事风格。这引起了朝鲜和伊朗等对手的注意,同时这也向美国国内民众证明了他做了奥巴马未完成的事情,并淡化了医改、俄罗斯黑客调查等烦人琐事。但是美国和世界可能要为此番行动所付出的代价或许会很高。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