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4日星期二

余志坚:参与民主运动 需要主动担当



谢谢大家,谢谢辛灏年先生。我心里特别高兴,难得这么高兴。我到了海外已经九年了,这么一个机会确实是很难得的。昨天我心情很激动,也很亢奋。
 
今天我们大家在这里进行一个“民国研讨会”,我特别高兴的就是这一点,我们的“光复民国(大陆)工作委员会”在昨天成立了。在这里,我向工作委员会表示祝贺,希望工作委员会进展顺利,也就是希望光复民国这一天能够早日到来,我愿意和在座的各位为这个伟大目标和使命而努力,相信大家的心情是一样的。和在座的各位一样,我们在思考如何光复民国这个问题,这是一个很沉重的丶很光荣的任务,但是这是我们的使命,我们应该有这么一个使命感,是不是?(听众:是!)谢谢!
 
在这里我和大家分享我的思想心得。我想和大家一起探讨一下八九民运的一些经验教训,与我们在光复民国这个进程中可以得到补益的地方。
 
我是八九民运的参与者,本质的说应该是一个普通的参与者,但是由于我在八九民运中被逮捕过丶被判刑过,显得稍微特别一些。八九民运对我本人来说有很多教训,其中最沉重的一点就是我的同案喻东岳。喻东岳跟我一起来到这里。(听众鼓掌)
 
我给大家展示一幅图片(编者按:见本期杂志封二)。大家看这幅图片,是让我很沉重的,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很沉重的时间,平常我也不太希望人家看到。(观众问:穿蓝衣服的是你吗?答:那是学生。)中间这一位已经衣不蔽体的就是喻东岳。当时,就是八九民运的时候,广场已经戒严了,而我们就遭遇到这么一个场景,五月份衣不蔽体,我大概在後面。当时广场的学生纠察队,就是穿蓝衣服的边上的人,在这之前已经把喻东岳狠狠的揍了一顿。喻东岳现在精神不正常,他的不正常,我个人的看法,和这个场景,和这之前被我们学运的学生狠狠的揍了一顿,我认为是有一定关系的。
 
其实,当时的学生很不容易,太不容易了。当时,1989年5月23号,学生是八九民运的主体,我们当时已经不是学生了,有些话我不说太多,大家有自己的思考。在一个运动当中,自然会产生普通的参与者丶运动的领导者丶普通的支持者,还有对面的敌人。不管是当时还是现在,我希望大家不会把我们当作八九民运的敌人。我们共同的敌人是谁?是中共!(听众鼓掌)是共产党,是邓小平,是他们一夥。
 
我想和大家探讨的一点是我个人认为的八九民运中的经验教训,特别是在这场运动中我想点到两个人,已经逝世了,就是赵紫阳丶方励之,他们的责任和伦理。我想说的一个东西,也是这二十五年以来我对八九民运个人思考的一个总结。
 
在八九民运当中,我们是亲身参与了,然後看到过,我的所见所闻是很多的,所以我跟大家分享。
 
首先我们回忆一下二十五年前的那场运动,它之所以能够爆发的一个原因,以及当时的规模究竟有多大?为什么会产生八九民运呢?我们现在最希望的就是光复民国,八九民运在89年能够发生,而我们光复民国的运动什么时候能够发生呢?其实光复民国的运动已经发生了,我们就在这个运动当中,所以光复民国是一场可能稍微漫长一些的运动,但是它和89年的运动是有关系的,因为它的整体的方向是一致的。光复民国的运动虽然漫长,但是前途是光明的,我们应该为之总结一些可以总结的经验教训。
 
八九民运为什么能够爆发,为什么能够产生?为什么它产生于89年,而不是88年丶87年?我个人认为,八九民运能够爆发有三大原因。第一点,就是89年4月15日,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突然逝世。胡耀邦的逝世是八九民运的导火索,就这么引爆了。第二点,中共李鹏政府的所谓“改革”有一个紧缩的阶段,搞“治理整顿”,其实就是改革停滞了,商品短缺,物价飞涨。中共的“改革”在89年停滞了,而人民生活难以为继。第三点,“价格闯关”丶“双轨制”,产生了“官倒”现象,就是官员亲属可以低价进货高价销售,而社会上只能接受高价。所以说,在89年的时候,产生一场社会运动有这样的基础。导火索点着了,接着就爆炸了。
 
八九民运作为一场自发的群众运动确实是史无前例的。假如我们现在的光复民国运动有八九民运的规模,那就好了。所以有时候就是要一个导火索,要一个引爆点,在什么时候,我不知道,但我希望能够很快点燃。
八九民运当中有很多的经验教训。八九民运为什么会失败?我个人认为,1989年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政治民主化的机会,但是我们没有逮着,没有抓住那个契机,而那个时候很多人都已经组织起来了,上街的人上千万计。当时人心所向丶千夫所指都是一目了然的。人心所向就是反“官倒”丶反腐败,千夫所指就是李鹏丶邓小平,但是为什么失败了?为什么邓小平到“六四”敢于出动军队?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我思考的一个结论,我个人的看法,就是八九民运尽管有很多人站出来了,但是当时还有没站出来的。
 
最应该站出来而没有站出来的,那是谁?赵紫阳,方励之。赵紫阳到过一次广场,那是什么时候?5月19号。他说了什么?他说了就跟没说一样。方励之在整个八九民运当中站出来没有?没有。
 
往历史前面去看的话,辛亥革命,孙中山站出来没有?挺身而出,早站出来了。黄兴等等早就站出来了。而八九年当中,真正站出来的,有名望的,类似于孙中山丶黄兴的那样的人,却没有站出来。
 
我特别想提到这么两个人。赵紫阳,他有担当吗?一个国家丶一个民族想实现自己的民主政治的目的,能够不担当吗?比如我们在座的各位,现在想光复民国,即便在美国,不需要我们担当吗?需要我们担当。而当时广场的学生,北京的市民,全国的民众,都是有担当的,有参与的,他们以自己个人的身家性命参与了这场运动。
 
但是,中国人有一个民族性格,这个民族性格是几千年沉淀的。我不是简单的批评学生。有很多人说学生是在“跪求民主”,或者说89年的运动是“跪求民主”。是的。是这样的。但是,以中国人的民族性格来说,可能到现在,这么一场运动再爆发的话,你能保证它不是“跪求民主”吗?因为中国人有一个民族性格啊!这个民族性格——这是我个人的看法——有时候很让我恼火,但有时候你还不得不认。他就是呼唤领袖,呼唤这个孙中山,呼唤这个黄兴。但是,没有,89年当中没有。
 
学生很年轻,像王丹他们;像我们,很年轻。当时的学生,谁是有名望的丶有声望的,而类似于孙中山丶黄兴的?没有。但是在中国应该有类似于赵紫阳丶方励之,那种人为什么不站出来,为什么不能和我们一样,和封从德他们一样,和当时参与的人一样?
 
在那个时候,我太遗憾了。我看到这个运动,我一直在看着,一直在参与着。上纪念碑,我们提了三个意见。但是我们是小人物啊,我们的纸条,三点意见,到没到“高自联”那里,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当时,我们就想,首都的“高自联”学生组织和民主运动能够朝那个方向发展。当时的北京已经宣布戒严了,我们到广场的时候都知道赵紫阳已经下台了,武装直升机在广场上空盘旋,有一定的恐怖气氛,但感到恐怖气氛的人很少。我当时看到很可能发生镇压丶流血,在这种情况下面,我们三个人上了纪念碑。我们的三点建议:希望“高自联”能够号召占领人民大会堂,占领中央电视台,然後宣布李鹏政府是非法的丶是伪政府,然後宣布自己成了新的人民政府,就在广场上。然後真正的号召北京罢课丶罢工丶罢市。
 
邓小平他们已经准备镇压了,但是学生这边丶广场这边的民众就没有一个具体的应对,一直到我们被逮捕,一直到6月3号晚上。一直都是这样,大家都在等待着,都在拖延着,盼望这个运动能够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一方面大家是希望赵紫阳这样的人能够出来,另一方面希望邓小平丶李鹏他们的态度能够软下来,能够向人民示弱,希望不会有可怕的事情发生,希望有好的事情发生。但是好的事情没有发生,最坏的事情发生了。这就是一件很遗憾的事情,中国现代史上最大的悲剧之一。多少人死了,付出了这么大的代价,得到了什么?
 
八九民运这些经验教训,希望大家一起思考,我只说一下我的个人看法。在这样一个运动当中,刚才我已经说了,真正应该出来的人没有出来,中华民族的民族性格是有关系的。当时,赵紫阳丶方励之,其实包括很多人,像万里丶胡启立,大家都知道他们是被下台了,但是他们都没有走到前台。
 
很多人目的都是不清楚的。我们当时到北京去,打的旗帜写了四个字:“倒邓拥方”,打倒邓小平,拥护方励之。从湖南长沙到北京,我们一直打着这个横幅,一直叫着这个口号。5月23号,我们在天安门城楼两侧门洞贴的横幅是“五千年专制到此告一段落,个人崇拜从今可以休矣”,就是说我们的政治目的是这样,但是我们没有达到我们的政治目的。“倒邓拥方”,我们想打倒邓小平,但是最後我们是被邓小平达到了。拥护方励之,但是我们到北京,方励之一面也没见到,他不在天安门广场,他甚至都不在北京大学。我们都找不到最应该出现的人。
 
我们的这种心理,有人说我们走在学生前面,或许有那么一点。你想想我们打的旗帜,我们的这个口号,打倒邓小平,那是打倒共产党,拥护方励之,那是拥护宪政民主,但是没有实现,太遗憾了。
 
中国的民主运动,包括我们现在主张的光复民国这个运动,一定需要有担当的人。八九民运的教训就是说,民众个人一定要有自己的担当,你不能太希望能够代表自己的领袖人物出来,你自己就是自己的领袖,你自己就是自己的主宰,这是一个经验教训。然後就是说,真正敢于担当的人,一定要担当。政治怎么样也不是普通的请客吃饭,政治是需要担当的。
 
我一直跟辛老师说你应该出来,我很高兴听到辛老师说我们现在是光复民国(大陆)工作委员会。希望大家能够思考自己的角色,思考个人担当这个问题。当年孙中山丶黄兴是有担当的,当年蒋介石甚至汪精卫都是有担当的,在辛亥革命的时候。
 
所以我希望大家都思考自己的角色,我能够担当什么,我应该担当的责任是什么?在光复民国这个伟大的运动当中,我个人的责任是什么,我应该坚守什么,我不能放弃什么,底线是什么?
 
我们在民主运动当中,一定要有自己的一个担当。我特别看重的就是主动的担当。像俄罗斯的叶利钦,叶利钦在苏联解体前,在最关键的时候,有担当。他就站在莫斯科红场的坦克车上,他是主动的把自己的身家性命和国家民族的命运放在一起,这个叫担当。像很多的民运人士,在大陆被逮捕丶被镇压,他们那个叫做担当。像辛灏年先生,从一个文化人丶历史研究者,走到今天,举办这场活动,这是担当。
 
人需要有担当,担当得越多越好。人总是需要有担当的,因为作为一个人,作为上帝的被造物,你活在世上总得有担当。像当年的赵紫阳丶方励之他们那种级别的,我个人觉得他们担当不了,他们无作为。其实他们也担当了,但他们缺少主动担当的那种精神,选择的是被动担当。赵紫阳开过家庭会议,方励之大概也开过,最後他们都选择了把自己的身家性命丶一家老小都交给对方去主宰。
 
所以,我们从事光复民国这个运动,我希望大家能够选择主动担当,而不要选择被动担当。
谢谢!

文章来源:纵览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