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6日星期日

金正恩不屑中共制裁 朝鲜控制着中国命门


自从中共政府对朝鲜下达"禁煤令"后,金正恩仍继续高调进行火箭点火实验、导弹试射以及准备核试爆,根本不屑中共的制裁。对此,水利专家王维洛分析,这是因为朝鲜直接控制着中国的命门,其威胁的目标就是"三峡大坝"。当年江泽民将此工程作为政治交易硬推上马。此前有港媒报道称,三峡薄弱之处,只需几十公斤炸药就能造成毁灭性的破坏。

江泽民召开党员代表大会用党纪力保三峡工程上马

1992年4月3日,七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通过《关于兴建三峡工程的决议》,完成三峡工程的立法程序并进入实施阶段。

中国著名水利专家王维洛揭当时江泽民是如何确保三峡工程上马的:“在全国人大投票之前,中央政治局开会的时候,都还害怕有过半数的代表不支持三峡工程决策。然后江泽民就去全国人大召开党员代表大会,就用党的纪律要求党员人大代表都投票支持。所以最后投票比例和党员在人大代表当中的比例基本上是一致的。”

他认为:“如果江泽民不去做这个报告的话,也许真的三峡工程在当时全国人大是通不过的。如果他用党的纪律来约束党员代表的话,那你干脆就不用投票,对不对?这个投票本身就是失去义意。”

他强调,三峡工程当时就是这样跟支持共产党还是不支持共产党连在一起的,被强行上马的。阿波罗网在“内幕:三峡工程是江泽民的一笔政治交易”一文中有详细报道。

三峡大坝成为软肋

据陆媒报导,2017年2月12日北韩发射了一枚"北极星-2"弹道导弹,射程至少2000公里,已经能够覆盖日本全境。但陆媒没有提的是,三峡大坝距离发射点只有1800公里,也在导弹射程之内。而3月6日北韩又同时发射了4枚导弹,据悉,导弹发射处距离中国辽宁丹东市不足50公里。

据中国时报4月14日报道,自从中共政府出招对北韩下达"禁煤令"后,北韩仍继续高调进行火箭点火实验、导弹试射以及准备核试爆,根本不屑中共制裁的样子表露无遗,对此,中国着名水利专家王维洛分析认为,金正恩之所以敢如此有恃无恐,是因为北韩当局可以说是直接控制着中国的命门,而控制定点威胁的目标也就是"三峡大坝"。

朝鲜完全可能摧毁三峡大坝

王维洛分析认为,水库大坝历来都是在战争中成为军事攻击的目标。轰炸水库溃坝,其杀伤力绝对远远超过直接轰炸居民点,而且这能使基础设施长期不能起作用,等于直接的破坏敌方在战争期间的经济实力。他认为,如果北韩用核武袭击三峡大坝,是绝对不会害怕中国的报复。

王维洛指出,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中认为一般常规武器是难以摧毁三峡大坝的,除非使用核武器(其实这一点根本不成立)。而朝鲜在中国的帮助下,已经拥有了可以摧毁部分世界的原子弹。2013年2月14日,德国联邦地球科学与自然研究院(BGR)发表其监测数据,称2013年2月12日朝鲜核爆炸能量释放约为4万吨梯恩梯当量,是1945年广岛原子弹爆炸力的3倍。这样的原子弹足以摧毁三峡大坝。阿波罗网曾在“朝鲜和中共到底谁怕谁?金正恩掐住了中国的脖子”一文中有详细报道。

中时的报道指出,事实上,北韩有意把核武器和发射器佈署在中朝边境地区,如此一来,如果中国要报复,形同是将原子弹扔向自己的国土上,而且中国所受到的破坏绝对会比北韩来的更大,死亡人数也绝对比北韩来的多。

三峡大坝不怕核武器?

针对三峡的安全性,2016年3月8日,中国水力发电工程学会官网还刊发了该学会副秘书长张博庭的文章《三峡大坝为何不惧核武器的攻击?》。

文章提到,三峡的设计从一开始就已经把抗击核武器的攻击考虑进去了,就算受到核武器的攻击,也不会产生更大的次生灾害的问题。

而之前港媒《东方日报》报导则称,中共当局在三峡的安保如临大敌,据说是担心有人炸坝泄愤,而专家则表示,大坝最脆弱的地方,只要数十公斤炸药,足以造成严重的破坏。三峡安保措施主要针对人为破坏,因为大陆近期民怨急升,倘三峡被炸将危害千万人生命。【相关报道:三峡重重危机日显 中共“特种兵团”海陆空齐上

三峡大坝面临军事威胁,海陆空齐上保卫“安全”

2013年9月16日,李克强签署国务院令,公布了《长江三峡水利枢纽安全保卫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自2013年10月1日起施行针对三峡工程的海陆空立体及从中央到地方四级防卫条例。此条例的发布,凸显长江三峡水利枢纽的危险增大。

条例共7章41条,分为总则、陆域安全保卫、水域安全保卫、空域安全保卫、安全保卫职责、法律责任、附则。引人关注的是,条例还明确了从中央、湖北省、宜昌市到三峡枢纽运行管理单位的四级安保工作协调机制,确定了牵头责任主体和重点职责。

据香港《动向》2013年8月号消息,中共中央军委已批准由总参抽调一个团兵力保卫“三峡”安全,包括四组地对空导弹、一大队陆军直升机、八艘巡逻快艇、二十四支机动快速反应中队等,全部兵力四千六百人编制。

事实上,三峡大坝不仅隐藏各种潜在的自然灾害,还有军事上面临威胁的重大秘密。一个英国的水库大坝专家哥尔特斯密斯曾表示,打击对方的水库设施,是国际军事较量和国内政治较量的一种手段。在这军事较量和政治较量中,大坝是被对方打击的或被对方威胁的物件,拥有大坝的一方,处于被动。

1991年初,中国物理学教授钱伟长在报刊上发表了一篇文章,名为《海湾战争的启示》,谈到海湾战争和三峡大坝建设中的人防安全的关系。

钱伟长文中表示,三峡水库溃坝的危害,将使长江下游六省市成为泽国,几亿人将陷入绝境。他认为,三峡大坝将成为外部敌人威胁的目标。面对目前的导弹技术,三峡大坝的防御是不可能的。

文章来源:阿波罗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