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4日星期五

劉未未:小事折騰大的執政邏輯太危險


一件幾乎不可能牽涉到大人物,也不大可能動搖執政根基的事情,居然轟轟烈烈的鬧騰了起來,而且勢頭之猛烈,有點超乎人的想像,畢竟似乎只有更大如當年的溫州動車事故才有可能這樣。但是,現實就是現實。

4月1日,四川省瀘州市瀘縣太伏中學學生14歲的趙鑫非正常死亡,官方通報(4月8日)稱趙鑫的損傷為高墜傷,無其他暴力加害形成的損傷,可以排除他殺。這件事算是簡單得除了當事孩子的家人之外沒有什麼既得利益者的事情,居然要動用強大的維穩力量來解決,即便這樣,仍然沒辦法說服很多人,太伏中學外聚集著大量人群,網絡上傳言不斷,幾乎沒有人願意相信官方的正式通報,可能發自當地的現場視頻瘋一樣的傳播,人們幾乎一邊倒的願意相信,非官方的現場視頻才是最有說服力的,才最能解釋當地為此的大動干戈,也才能解釋孩子家人的歇斯底里。

有論者認為,這種處理模式是專政的必然選擇,如果什麼事情都公開透明化處理,而且成為事故處理標準流程的話,對於執政者來說以後什麼事情都很難辦,畢竟透明是民主制度的選項。好像也能解釋此事的失去控制。但在筆者看來,怎麼說都有點得不償失。誰又能保證哪一次哪一個事件不是壓倒駱駝的那棵根稻草呢。不過考慮到政府的執政效率,上邊的旨意遲遲沒有傳達下來,確實很難讓人理解。為何不能早早切割呢?何必為了一個頂多是七品芝麻官的不當決策而與全國人民為敵呢?

實際上,從近年來大大小小的引起網絡狂熱的事件看,幾乎都是切割的問題。我們也知道切割確實很難,需要判斷能不能切掉,或者說切掉的後果。像雷洋案,好像切割掉幾個基層小警察會影響他們身後幾千萬警察的想法,擔心傷了他們的心,畢竟政府和人民離不開警察。聊城辱母案,除了幾個為非作歹的黑社會小混混和和他們身後的保護傘,影響不了什麼,何況與有可能撕裂社會道德底線的潛在危險相比,更是不值一提,所以任由網民發揮。河南開封尉氏強姦幾十名女學生的事情,雖然只是幾個有錢的禽獸,但有可能影響執政形象,所以就不好切割。而四川這次事件,它會影響什麼呢?既無強大的既得利益群體,也動搖不了執政根基,似乎也影響不了執政形象,卻還是難以切割,實在令人匪夷所思。好像有點不作不死的感覺。

事件的處理就是說服人的過程,公眾不解的地方,給出令人信服的證據就可以了。這次趙鑫墜樓,關鍵是孩子的全身都是瘀傷,既然家長和圍觀者不相信當地警方、法醫給出的說法,為什麼不早一點找能夠為人信服的醫院做屍檢?在令人信服的屍檢報告面前,就是想鬧事也得有理由,當事人和圍觀者還有什麼話說呢。然而,當地並沒有這麼做。反而派出公務員去一家一家做工作,告訴他們要相信政府,不信謠不造謠不傳謠,甚至還要求供電部門配合大範圍檢修電路(網友如此猜測當地當時幾乎全局性停電檢修的真正目的)。

這種老套舊式的處理事故流程,早已經證明無用且會適得其反。此次也同樣證明就是如此。當地官員出於何種考慮,無從知曉。有人認為當地要建什麼新區,而猜測在這個節點不願意事情鬧大,當然也可能是官員為自己的仕途考量等等,事情已經鬧得很大了,儘管官方的正式公告已經下來,網友的圍觀熱度已經降低,但這件事從最初的一件「小事」到後來的不可收拾,當地官方都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這件事情的決策者不應該繼續賴在領導崗位上,既沒有擔當,也沒有執政為民的思想,能夠把一件小事搞大的本事,在重大事情面前恐怕會搞的更加糟糕。當然,這只是筆者的看法,說不定某一天他就會走向新的更重要的崗位,畢竟黨和人民都離不開他。

這就是挺讓人悲觀的地方。每個在我們正常人看來都是不太可能鬧大的事,結果被當地官方折騰的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大,而上層與地方又遲遲難以切割,我們無法理解他們的行事邏輯,於是隔三差五,總會有類似的事情不斷上演。誰又怎麼知道哪一天是個頭呢?民眾的神經一次又一次被刺激,所謂的知情權更是在他們的這種模式下,更加的不可捉摸。人們能做的,也僅僅是在網上小心翼翼的罵罵當地愚蠢的官員,可這又能怎樣!真相只會離我們越來越遠。官員的執政邏輯與民間的期望差別越來越大,最終只能在兩個平行線上嗎?

文章来源:东网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