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0日星期四

黎智英:大和解 抗争之外的善意



梁文道文章说有朋友吃饭三小时闷到睡着了。如果你是来陪伴朋友吃饭的,要是那些人都闷蛋,三小时的确难过,要是不仅来陪朋友还为了吃,三小时的高级怀石料理照理不会闷到睡着,睡着的都是不爱吃的人。连吃都不爱,这人多聪明都是闷蛋。我是爱吃的人,讲起吃就极端了,对爱的东西都会这样,人之常情。爱民主的人同样会犯极端的错误。


胡志伟说「大和解」,给人大骂是他没表达好一份无法表达的心情。他表达错了,给大骂也是对的。泛民是永远的反对派,永远是抗争的势力,直至普选,这是毫无疑问的。我们与建制的基本立场、信念和价值不同,是基本的冲突,所以我们做的叫抗争。我们没存在大和解条件,和解了我们便没有了抗争,在没有普选之前是不可能的。但是,面对社会的撕裂,恻隐之心谁可免?想弥补撕裂的伤口之心,是人之常情,抗争不是不可以有善意的。大概胡志伟有感而发,没表达好,那感觉说错了。


有些人趁这次机会攻击民主党,无视泛民中确有想弥补撕裂的心态,总是用「又准备妥协!」,最cynical的心态来针对民主党。但这些人都是那些「吃饭」睡着的人,不是用爱而是用恨来追求民主的人。我们抗争可以愤怒,但不可恨。弥补撕裂,我们甚至需要付出爱。在自由、民主大原则以外而又合理的事,为甚么泛民不可以表达善意?我们不可能有大和解,但为甚么不可以有和解?在大原则的事情,我抗争到底,因为这是泛民的使命和命运,但在其它事情是否可给对方credit of doubt?我不知道,但我想这就是胡志伟有感而发、表达错了的心里话。


我认为,泛民走温和派最后失了抗争的根据,是必败收场的。抗争永远是underdog,我们是用蛋的力量对付「内有恶犬」的高墙,我们还要比鸡蛋更温和?这还叫抗争吗?合作?有甚么资格和信任与对方在大原则议题上合作?在大原则的事情,我们无可能合作,合作必定妥协了原则,因为没有half-pregnant的民主。98%贞操不再是贞操,原则也一样,妥协了2%,其它98%就慢慢被腐蚀,这是必然的,最后只会失掉民望,泛民的力量也被化解了。没有抗争,泛民毋须存在!不,我们是来抗争的。


是,社会撕裂是以前阿狼的凶狠造成,狼来了又去了,未看见另一只狼出现之前,为甚么不可善意等待,看见狼出现才叫「狼来了!」。为甚么我们不可以在抗争以外的事情释出善意?刘晓波说我们没有敌人,想想你就知道是气魄多大的善意。为甚么不可以像刘晓波般大气魄,以没有敌人的善意与建制合作?不是marriage方式的合作,但为甚么不可以每个 deal来做?如果撕裂的社会期望泛民释出善意,泛民是否有个想法?而且,这想法不仅是说说,还是可以做些甚么呢?社会是有期待的。胡志伟说错了话,但他有感而发的冲动是对的。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