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5日星期三

练乙铮:论林郑政权的阶级背景和赤化特征



小圈子假选举闹剧落幕,民众情绪依然未能平复,那占六成的民意被北京强奸了,对煮成熟饭、即将上桌的林郑政权的态度不会轻易转圜。然而,要分析3.26结果出炉之后的香港前景,却不能只看民意,因为掌握政经大权的两大非民意势力──本地资本和外来赤化力量,从来都未松动过。分析今年7.1之后的局面,需以分析这两股势力的变化为主。从反抗运动的角度看,充份理解新局面的性质,才可找到有效对策;怀忧丧志或者互相指摘,都是不必的。

划分新旧局面的事实无疑就是「梁下林上」,故明白甚么是逼出「梁下」的力量,方可从这些力量的延续解释新局面和推测其发展。本文把观察起点放在2012年。那年的特首选举碰撞,首次暴露本地资产阶级板块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香港亦自此进入板块政治年代。其后有人看到一些唐营人物陆续投向梁营而误以为唐板块已被梁营加西环打散、中共有能力在香港主导一切,但那是错的。事实上,2017年仅仅是香港板块物语第二回,好戏还多着。

板块物语ABC

描述香港板块政治,需搞清楚「板块」、「营」、「团队」和「班子」这四个概念的分别。「板块」是宏观时空产物,在战后几十年的时间里逐步形成,主要成份是不同家族之间的血缘纽带和利益链条。这种板块长期高度稳定,细致因素有二:一是父系社会血缘关系由于子女的存在而不因父母离异而切断,一是家族企业互相控股、高层互相「坐board」,策略得以相辅、利益因之相乘(反垄断经济学里说的interlocking directorship interlocking ownership)。

四者之中,板块是根本。「营」,则通常指出现在公众眼前的板块头面人物或其资深代理(与「派」大致同义),成员名单稳定但可变;唐营个别人物投梁,名单就变了,但下面的板块根基没变。我们不知道那些投梁者是否无间道,现在看起来甚有可能;为了保存中共的太上皇面子和己方实力,唐营过去五年的上策不是大反枱,而是谋求在对方内部蛀空──if you can't beat them, join them

「团队」,是为参选或护主等需要而出击时的用语,成份较松散,甚至为壮声势可招降纳叛;林郑团队里有前占运后生,梁团队里有前民主派冯炜光,论资格皆远未足以入「营」。「班子」,则指执政以后的一小批核心管治人物(主要官员和行会成员),不一定都是「自己友」,例如曾俊华是前梁班子成员;况且,组成班子,北京有份话事。如此,团队和班子的某些变动,就更与板块稳定无关。

2012年非常重要,因为那年的特首选举是一次十分严重的管治脱轨。大家知道,国史里有所谓羁縻之制,起于秦汉,唐时盛行,元朝改称土司制,要义都是以夷治夷,保留地方原来社会政治制度不变,是港澳「一国两制、港人治港」的原型。以夷治夷的话,中央挑选出来负起地方管治责任的那个夷,必须能服众,所以不是当地的大哥头,便是各地方派系都能接受的妥协人选(compromise candidate)。

以澳门为例,首任特首何厚铧是何贤之子、大哥头式人物;继任的崔世安是澳门何氏、崔氏、马氏三大家族之间的妥协人选,因此都符合「能服众」的基本要求,可替中央摆平地方统治阶级内部矛盾。

管治出轨 合理收场

香港方面,首二任特首都是妥协人选而略为倾唐(应说倾李),因此大致上保证了统治阶级内部稳定。但是,2012年选举因梁营使奸,关键时刻捅出由卧底提供的「唐宫案」黑材料,偷袭得手上位,小板块骑在大板块头上,地方统治阶级内部因此失衡,板块之间势如水火。这就是上面说的管治脱轨,是港澳特区加起来近四十年经验中唯一一次。

梁位高势危,其代表的板块下盘不稳,经济上需大量引进红色资本撑腰,政治上则投北京之所好搞极左(却拍错马屁),终于不敌唐板块的实力与在京人脉关系,梁本人更在DQ港独和自决派议员的政治表演高潮一刻颓然失势!2017年这一幕其实是2012年脱轨演出的延续和「合理」收场:政治上打倒梁板块,唐板块的一哥地位平反了。

换人换路线吗?

坊间经常提出的一个问题是,北京是否「换人不换路线」?曾俊华败选之后,多数答案似乎是yes,但这个说法太简单。梁的下台,反映北京纠正五年前的脱轨演出,解决的是统治阶级内部均衡稳定问题;在赤化香港、阻挠政改、镇压民主运动的政治路线,共产党完全没有改变的意欲和需要,但随着梁下台,北京也有必要修正他的一些极左做法,却不会全面调低打压力,因为梁在位五年,不可逆转地改变了一部份香港政治地貌,而这部份正是北京最忌惮的。

19972012年,北京在「两制」之下赤化香港,手段主要是「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大家一直都不为意,但占领运动电光一闪,才惊觉到如圣公会那样的殖民教会领导层,爱国亲共反民主得比唐派更彻底更坚决;一些平时最受年轻人追捧的诙谐明星青春偶像,竟是死硬支持政府暴力镇压民众的帮凶;传统媒体十多年来逐一归边;各大学的管理委员会逐步沦陷;大批中小学办学团体暗地染红;课程和学生课外活动点滴大陆化,陆语教学由低及高渐成主体。这些都不是梁特的功勋,而是首二任特首治下的累累硕果。

相比,梁氏未上任便高唱港深同城、港陆融合,一上任就硬推红色国教,引出反洗脑运动,造就了学民思潮黄之锋等中学界反对领袖;其后梁在立会批港独、在金钟放催泪弹、在法庭搞议员DQ,结果反而催生更顽强的港独和自决思潮;香港人和大陆人之间互相憎恶,关系从未如此疏远、割裂。从中共的角度看,梁特一伙的做法是揠苗助长、打草惊蛇。因此,中共尽管可以让他当政协副主席戴上「党国领导人」的桂冠,却不能让他继续做香港特首。

此后北京在港必重施行之有效的温水煮蛙赤化故技,只需逐步把温度调高,而不会像梁特急于蓄意挑衅;此亦即习氏说的「不忘初衷,不走样不变形」。但是,对已经形成气候的港独和自决思潮和团体,北京却会让林郑续当「梁振英2.0」,持续出手打压。如此,换人之后的政治路线,既是换,也是不换。其实,这条路线无论谁当特首都一样要执行,只不过让强硬派林郑上位,北京的面子好看些,避免显得要急转弯纠正2012年的脱轨错误,方便继续伟光正神话。

林郑会钻营(转营)

按前述定义,林郑不属梁营,只是梁班子的前成员。她没有雄厚根基和班底,而梁特也因为失道寡助,猴哥子也拉夫称局长,害得她要不辞劳苦当奶妈。这次竞选,她身边众星如云,人才不缺,泰半却是唐营派来骑劫她的(她说发噩梦7.1埋唔到班是做戏而已)。她得777票,比梁特五年前多出88票,都是唐营提供,所以她必须谢票,提名让唐营一众「能人」担任要职。(这也是与北京的协议罢?)林郑大概也巴不得如此,免得如梁特那样无人可用,要继续当奶妈,出了岔子,更会有人讪笑,怎么得到「主流」支持的特首,手下依然那么不济?

按此,笔者估计,林郑要「改嫁」了,不当梁营奶妈,改当唐营管家。「梁振英2.0」的称号,只在她竞选最初期有用,之后成为她的包袱,所以她要跟梁营切割;这在她发表政纲之后更明显。梁特大概也意识到这个,所以上周摆明在TSA/ BCA一事上与她抬杠(民意对跛脚鸭不重要,对林郑竞选也不重要,但对她以后的施政却显然重要)。

另外值得留意的是,林郑到西环,既是谢票,却同时表明「游说议员是政府职责」,明白暗示西环不要插手,弄巧反拙,破坏观感,而小明DD竟然应承了,这教一众刚刚才说西环介入港事乃「天经地义」的梁粉情何以堪?实情恐怕是,功能组别议员当中,真正梁营的很少,属于唐营的却很多(这不奇怪,因为梁板块是小板块),所以梁政府要西环助力。但到了下届政府,唐营却用不着要外人帮手箍票;万一西环受了别家茶礼,出手搞破坏,就更麻烦,所以干脆叫它收手。

笔者如此解读,乃是因为不同意一般认为的「中共在港只手遮天,可以为所欲为号令一切」;那种想法太灰暗,也不合理。不错,无论甚么营,到了大陆都要畀面阿爷鞠躬尽瘁,因为阿爷在大陆操生杀大权;但是在香港,这里有很多大陆官爷们想要的东西,却不是唾手可得,有钱还须有门路,认识几只地头虫。在「李家之城」里,你道谁家的门路多?况且,唐派要人自大陆撤资之后,在港与北人博弈之时的叫价能力反而会提高,梁特给拉下马,岂无唐营在幕后发功?

UGL案是撒手锏

林郑不蠢,当看得出转营是她的前途所在,否则做满这一届也困难,所以上台之后,除了会按阿爷指示镇压港独自决,否则不会愿当「梁振英2.0」。甚至,她若够聪明,还会以UGL案作撒手锏,用梁营对付曾荫权的手法反过来对付梁。就算她没打算那样对付这位新进「国家领导人」,唐营也会适当引导她干;不起诉,挂在那里三五七年,也够梁受的,而她自己则可以过过民意瘾。

未来五年里,统治阶级内部平衡会恢复;不是选举期间,未投降的民主派也可获邀成为建制一部份;温水煮蛙的水温逐渐提升之时,林郑会多派糖。除了对付港独自决要强硬,社会便可如此「休养生息」。待她做好做满这一届,距2047便只剩25年。

文章来源:苹果日报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