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5日星期三

王军涛:此时是跟中国独裁者距离最近的时候



美国总统川普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即将在佛罗里达庄园进行会晤前,人权组织敦促美国总统将人权议题放到会晤的主要议程上。另外,旅居美国的中国民运人士、维权人士和访民以及香港学生数十人,已经抵达或正在前往佛罗里达,举行抗议活动。有民运领袖表示,作为中国公民,“此时是我们跟中国的独裁者距离最近的时候”;有维权人士指出,地方政府越是在国内对他们的家人施压,他们就越要把申诉材料递到习近平手上。
星期二,人权组织“自由之家”在一封致川普政府的信中,敦促川普总统在跟习近平会晤时把支持基本自由作为讨论的主要议题,要求川普总统谴责中国日益恶化的人权状况,并向习近平提交具体的政治犯名单。
人权对保护美国利益至关重要
自由之家主席迈克·阿布拉莫维茨在信中说,不谈人权问题将是一个战略性错误。“美国在人权问题上的领导作用对于保护美国的重大利益至关重要。”他还说,“最强大的双边关系是双方领导人可以开诚布公交谈的关系。直言真相,无论对美国的外交关系还是全世界的自由都是宝贵的财富。”
同时,纽约多个民运组织和人权组织星期二举行悼念民运人士佟适冬、余志坚追思会,他们称此为出发前往佛罗里达抗议前的最后一次集会。
纽约举行佟适冬、余志坚追思会:
中国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王军涛告诉美国之音,他们组织了20多人的抗议队伍,“如果加上其它各路队伍,大约有40人从全美各地赶往佛州进行抗议,再加上香港学生应该有六七十人。”
他说,一部分人今天已经抵达佛州,“我们动员了两辆车子,昨天出发,一半是访民”。
各路抗议队伍集结佛州
今天抵达佛州的有吉林访民马永田、马的大儿子,辽宁访民宁先华、湖南访民张伟学;山东访民孙元鹏昨天从洛杉矶起飞,今天也抵达了佛州。
广东原乌坎村委会委员庄烈宏在社交网站上建立了“堵习在佛州”群,群中信息显示,至少4人已经抵达佛州。
访民维权活跃人士赵岩表示,他估计参加佛州抗议的访民大约会有20多人,“今天已经到了两车人,至少有10人;还有坐飞机的,最晚明天中午到。我今晚出发。”他认为抗议人数可能会超过100。
这些长年在美国维权的访民都有自己家房屋被强拆、资产被强夺的冤情。他们的故事显示,每次他们在网络上发出抗议中国领导人和拦截他们的座驾的信息时,当地政府就会有所妥协;但只要中国领导人一离开,或他们停止维权抗议,施压、骚扰和迫害又会恢复。
“一维权,官员就怕;不维权,他们就抓人”
孙元鹏说,“一维权官员就怕,一不维权他们就抓人。”他家在山东省日照市莒县的房屋和养殖场2013年被开放商、公安局强拆,父母被关进看守所,后被判刑。
“2015年习近平来访时我说要去抗议,当地政府吓得把我父母都免了刑责。习一回国,我爸、妈和叔叔都被抓进去,还判了刑。2016年3月习近平来参加峰会,以及李克强来访时我去拦截座驾,当地政府就把我爸妈放出来监外执行。”
有迹象显示,这种恶性循环会使维权人士采取越来越激烈的行动。吉林访民马永田说,她和大儿子已经拿到美国绿卡,她丈夫和小儿子也办好了移民手续。但长春市出入境管理局最近吊销了他们的护照,不让他们来美跟她团聚。
抗议有可能趋于激烈
马永田说,她的案子已经16年了,她有放弃的念头,“过正常生活,做个买卖”。但当局把她丈夫和小儿子“当人质挟持,我告诉他们,你们的目的达不到,如果放弃,我家的案子就永远翻不过来。我已经一年多没有维权了,是他们激化了矛盾,我会更加激烈地抗议,会把他(习近平)逼下车,会有一些过激的行为。”
原乌坎村委会委员庄烈宏表示,有些事情是累积起来的,“之前他们没有打我母亲,现在有了,之前没有折磨我母亲,现在有了。现在我必须加倍偿还他们。大方向我已经看准了。我知道不是我这个角色能改变的,但他们打我母亲,只会令我更加反感,我要加倍奉还给他们。以后每次行动我们会一步步升级、再升级。”
王军涛表示,这次集中到佛州抗议的有三部分人,“以中国民主党为主的民运人士,访民,还有从香港过来的学生。”
香港学生也加入抗议队伍
“这次从香港飞过来9个学生,他们会跟已经在佛州读书的5、6个香港学生汇合,因此总共可能会有十几到20个香港年轻人加入。他们抗议的内容是对香港选举问题的质疑。”
赵岩说,香港学生打的是自由香港的旗号。被大陆拘留的台湾人权人士李明哲的太太也有可能会去,“如果北京没有反应,就直接去。”另外从美国西部出发的民主党的汪岷等人也会去。
王军涛说, “我们已经跟当地警局进行联系沟通和申请。”王军涛说,川习会佛罗里达当地警局第六次为川普总统与外国元首会晤提供安全保护,“这次的预算是28万美元,前5次已经超出预算了,他们希望这次联邦政府予以报销。”
王军涛说,“2015年9月25日、2016年3月31日和4月1日,还有2016年9月20日,访民曾成功拦截了习近平、李克强的座驾,引起了世界轰动。”
地形特殊令拦截习座驾困难
王军涛说,虽然访民们前几次已经取得经验,但这次由于路线地形的特殊性,拦截习近平的概率较小。
王军涛指出:“这次习近平下榻的酒店到川习会地点有8英里距离,有三条路线可以过去,三条路线汇合处会有警力部署,习近平会走哪条路线现在不清楚。岛内那条路线虽然最近,但最不容易布置警力,因为路两边很空旷。第二个由于这条路两边都靠水,也不排除走水路,上次川普见安倍时就是水路和空中都戒严。如果这样的话,拦截的概率就很小了。我估计他会走一条较远的路,但那地方是高速公路,容易进行封路。”
王军涛谈拦截习座驾:
王军涛说,在抗议中国领导人的活动中有三个一般性的信息希望传递,“第一就是当面让独裁者听到我们的声音,尽管也可能听不到,但是实际上他在密切地关注,每天都有简报,都要送到习那里。2015年9月25日习的座驾被拦住时,他让大秘来跟访民接触。所以,这时是最直接可以把信息传递到习那,也就是说作为一个中国公民来说,此时是我们跟中国的独裁者距离最近的时候。”
“第二个原因,我们想让世界知道,习近平不代表中国,习近平和中国共产党不代表中国人民。我们需要一个自由民主的中国。
“第三个是我们希望整个世界更关注中国的人权状况以及发生的问题,如腐败等。
“每次抗议会有不同,川普关心的是美中贸易问题,我们要告诉他的是“没有公平正义就没有公平贸易!”

文章来源:VO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