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3日星期一

官方再强派律师介入谢阳案件


2016年5月,维权律师谢阳在广东南宁代理一案件时遭20余人围殴导致小腿骨折,维权律师陈建刚、区彪峰前往探望。因活跃在维权一线,谢阳遭当局报复于2015年7月被捕,被羁押期间遭受严重酷刑。律师陈建刚公开与谢阳会见笔录后,官方多次拒绝律师会见请求,目前指派官方律师强行介入。(2016年5月,吴亦桐提供)
2016年5月,维权律师谢阳在广东南宁代理一案件时遭20余人围殴导致小腿骨折,维权律师陈建刚、区彪峰前往探望。因活跃在维权一线,谢阳遭当局报复于2015年7月被捕,被羁押期间遭受严重酷刑。律师陈建刚公开与谢阳会见笔录后,官方多次拒绝律师会见请求,目前指派官方律师强行介入。(2016年5月,吴亦桐提供)

709案被捕律师谢阳的代表律师公开会见笔录,揭露谢阳曾受酷刑后,当局一直拒绝谢阳两位辩护律师的会见请求。并强行指派官委律师再次介入案件,并于上周会见了谢阳。另外,三位709案律师家属,第三次致信美国总统特朗普求助。(吴亦桐/黄乐涛 报道)
谢阳的律师陈建刚于今年1月公开会见笔录,揭露谢阳遭受严重酷刑后,陈建刚和另一位代理律师刘正清多次申请会见谢阳遭拒。周一(3日)有消息指出,当局重施故技,再派出官方律师强行介入谢阳案。被指派的刘志江律师已于3月31日会见了谢阳。
刘志江律师承认获其任职律师事务所的老板贺小电指令,但目前还未取得谢阳的授权;刘志江也拒绝透露会见谢阳的情况。
刘志江:什么我也不方便讲,现在还没介入这个事情,有这个可能性。主任(贺小电)家里面出事了,他还没回来,等贺律师回来,到时候见或接受委托书,相关情况你问贺老板吧。如果我接受这个案件的话,我也会第一在法律和法规的情况下,以事实进行辩护;第二个要去做伤害谢阳或他家人的事,我不会去做;或者说要让我违背事实去抹黑什么事情,我也不会去做。
贺小电则拒绝接听本台记者电话。
多位维权律师对官派律师的举措提出质疑;谢阳的代理律师陈建刚怒指官派律师扮演了帮凶角色,成为整个709案重要的罪恶环节。
陈建刚:谢阳没有意愿委托其他人,而谢阳的家属也没有委托其他人,除了我和刘正清,我们有合法的授权书和完整的委托手续,如果官方禁止我做为合法的辩护人会见,但是却安排没有授权没有委托手续的人会见,这本身就是违法;这些官派律师他们的目标不是为维护709案件当中当事人的利益,而是为遮盖官方的罪行,掩盖真相,是共同施加迫害给709当事人的凶手。
这是贺小电第二次介入谢阳案,贺小电现为湖南纲维律师事务所主任,另一官衔为湖南省律师协会刑辩专业委员会主任。早年间曾为湖南省高院的一级法官。2014年初谢阳曾短暂加入贺小电所在的纲维律师事务所,同年3月谢阳声援“建三江”事件中的维权律师,律师事务所发出公开声明,拒绝承认与谢阳签订聘用合同。据谢阳妻子陈桂秋早前接受本台采访时透露,贺小电一直向她发出威胁,称谢阳的罪名是成立的。
另外,被捕维权律师江天勇妻子金变玲周一向本台透露,上周五她代表另外两位709家属王峭岭和李文足,第三次向美国总统特朗普邮寄求助信。
金变玲:因为本周特朗普和习近平要在美国的佛罗里达见面,我们希望特朗普向习近平提出要求,释放709所有被关押的律师和公民。
709案律师李和平、王全璋被关押逾20个月,一直未被允许律师和家人会见,期间传出遭电击酷刑消息;近日江天勇的父母被河南警方强迫录制劝说儿子认罪的视频,两位老人通讯被监听,出行亦有便衣跟踪。
文章来源:RFA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