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16日星期日

乔木:外媒小姐,你错了,中国不是你预测的那样



我辞职后,有几家媒体闻讯采访。我回应:能说的都在文章里,不能说的我不想说,说了你们也不会登。

还有一家娱乐媒体,说你继披露明星吃空饷、写面试看脸看胸文,引发关注后,这次辞职是不延续一样的路线?我说是啊,你们不就想搞个大新闻,把我批判一通?你要把我当成娱乐人物,我从不拒绝。娱乐不敏感,媒体能赚钱,吃瓜群众也喜闻乐见。挺好。

只是一个46岁的老男人,从养尊处优的体制内辞职,不说悲情,也乐不起来吧?要不你们找那些因我辞职而高兴的部门去采访?

外媒也来凑热闹。这纯属本人内症,不容境外势力干涉。有位女记者,别有用心、娇滴滴地说:像您这种情况,是不预示着,会有越来越多的学者选择离开体制?

我义正词严地告诉她:你错了,中国不是你们想象的那样! 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留在体制内,为人民服务,为郭嘉贡献。

别的单位我不知道,至少大学,没有几个人舍得离开。它和公务员一样的旱涝保收,一般还不用坐班,有三个月的寒暑假。2015年前不缴社保,财政代缴,2015年后涨了工资才扣缴。现在还不用缴医保,直接享受公费医疗。

基本工资发13个月,岗位职称补贴、校内生活补贴、国家住房补贴、单位发的一半住房公积金、工龄补贴,计划经济遗留的部分补贴,还有一些季节性、财政专项的补贴、过节费什么的。

算了,我给读者也说不清楚,直接看我辞职时结算的工资条吧:

这只是每月初学校统一发的大头。还有一小部分院、系、处、馆每月末发的。请注意,这只是我一个图书管理员的薪金。领导、教授更多。至少我三年前做教授时,比这要多。

不说别的,每年答辩季,一大堆本硕博论文压过来,看不看在良心,但随便问个问题谁不会。不问内容,问问格式、参考文献、研究方法什么的,数额不等的指导费、评阅费、答辩费就到手。特别是答辩费,一天好几场、连续好几天,就等着数钱吧。高校扩招,最后总得让他们毕业吧。

对于教授来说,课题费是重头戏,有名有利。分校级课题、省部级、国家社科、重大项目等很多种,都是钱堆出来的。

比如有一年国家社科重大项目,各个学科许许许多的项目中,新闻传播的若干项目中,有一个项目:论西方新闻自由的虚伪性。100万元。

钱多少不说,就说题目。学术研究都是探索未知的领域,还没有答案、没有结论的问题,通过研究来证明。

现在已经定性新闻自由是虚伪的,既然有了结论,还研究个毛呀?

每年国家社科基金无数的项目,一个就是20万,有些学校为了鼓励,再配套20万。一般就是发两三篇文章,交版面费,花钱买。发表以后,学校每年有科研奖励,再发奖金。要是出书,各种各样的出版补贴、专项经费,再去申请。

盛世中国,上上下下有的是钱,关键是要多出成果、快出成果。

就像足球一样,砸钱、内引外援,除了国家队,俱乐部、恒大队,有钱就能出成绩。至于足球是否普及、群众体质是否提高,那是另外一回事,正如论文多少人看、有没有用一样。

教学是重复工作,学生流水,课程不变,对于不进取的老师,一本讲义吃10年。其实主要是年轻讲师上课,副教授很少上课,教授基本就不上课,指导硕博。教授再当个领导(或者领导就是教授),行政工作可以抵课时,还有权力带来的签单、用车、前呼后拥的成就。

这种情况下,谁愿意离开?呆的时间越长,对体制的依赖越重,离开后也没有什么竞争力。一方面抱怨,一方面又乐此不疲地争职称、争课题、争位置,每一个都对应着名、利。当然也有少数不争、超然的,要么安贫知命,要么在社会上发展。但也不会离开,不用坐班,又不影响做事。

这些年辞职的,就是我、西北政法的终身副教授谌洪果,少数几例。高校教师不光不愿离开,还有许多官员退休后愿意到高校当教授,再发挥几年余热。我从事的新闻传播学科,许多资深记者和高管,最理想的归宿就是从竞争激烈的媒体,到高校教学、养老。

教授就像中医一样,越老越值钱,越好骗人。黑发的女生、白发的先生,绝配。

一旦熬到副教授以上,基本都是终身制,不思进取都能到退休。副教授以上不论男女,60岁退休。我校,不,我原来的单位,要是听话、研究正能量,评为博导,可以到65岁,还可以继续延长。好几个研究国学、中国文化走出去、利用外语提高我国软实力对外斗争的,七八十岁也不退休。

我的人大硕士同学、北外的同事展江教授,新闻传媒界人称展老大,绝对是一等一的教授。但是因为研究什么新闻舆论监督、调查报道等负能量,评不了博导,今年7月到年龄正常退休,就像此前人大的张鸣教授一样。一退休,就是基本工资,少了三分之二。

我是个十二年的7级副教授,已经自行掩面逃遁。展江可是十五年的资深教授,著作等两个身,军人出身,教委认定的北京市名师。来北外八年,被北外长期爱护有加,冷藏储存,生怕工作累坏了病退。一直是最低的4级副教授(好像刚提到3级),这两年课也不让人上了,就想耗到年龄退休。 

希望北外当局看到这篇文章,再斥责我歪曲事实,诋毁整个教师队伍、给北外声誉造成恶劣影响,尽快解决展江教授博导问题。他在武大、中山、传媒大学都是实打实的博导,在自己学校却不是。 

这种情况下,谁愿意离开高校?也就是我这种A型血、处女座的陕西犟驴才犯傻辞职。就说前几年辞职的谌洪果,在西安艰难经营知无知文化空间,叫好不赚钱。

今年寒假我回老家探亲,去做了个讲座,一分钱都没有,还自己贴旅费、住宿费,吃饭一大桌子人才点了几个菜,冷盘还是他从家里带来的。过去在体制内,别人请我、我请别人讲座,哪次不是好吃好喝好招待,讲座费更是少不了。

所以,我说外媒小姐,你错了。公务员是铁饭碗,高校是橡皮饭碗,弹性大。会有越来越多的人吸附于大学,为学术奉献,为D的教育事业撸起袖子加油干。你们别有用心的预测绝不会得逞。

她说,那这样,你为什么要离开呢?

我和你一样,都错了。

是吗?


文章来源:新侨公众号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