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1日星期五

川普对习近平承诺要遵守的一中政策是什么?



美中两国领导人近日在佛罗里达州的2天会面中,在台湾议题着墨不多,有专家认为,这是因为川普在2月时习近平的首次通话中,已经将美中两国重要的政治基础“一中政策”定了锚,不过前美国外交官说,一中政策的内容究竟是什么,连美国总统都不一定清楚。
前美国驻中国大使芮效俭 (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前美国驻中国大使芮效俭 (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星期三,在美国智库全国亚洲研究局(National Bureau of Asian Research)一场针对美国一中政策的小型座谈会中,前美国驻中国大使芮效俭(Stapleton Roy)说,在川普与习近平通话中表示将遵守一中政策,但由于没有白纸黑字的明确文字表述,没有人清楚川普提到的一中政策究竟内容是什么。
芮效俭说,他自1970年代开始参与美中联合公报的谈判,一中政策在历经美国3任总统和7年的时间才搞定,因为其内涵涉及美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美国与当时的中华民国之间各方的利益取舍,尤其美中彼此间对于美国售台武器的问题有极大分歧,在立场的表述和文字的使用上非常复杂,其微妙之处不要说是现在的川普总统,甚至连当时的尼克松总统自己都不甚理解。
芮效俭说,尼克松曾经当面告诉毛泽东,美国不会再提台湾主权未定的说法、美国会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但等到尼克松回到华盛顿之后才发现,他无法维持这个立场,因为美国从未承认北京对台湾的管辖权。
芮效俭说:“因为我们从未承认北京对台湾的政治管辖权,所以我们只‘认知’(acknowledge)台湾为中国一部分,并‘承认’(recognize)北京是代表中国唯一合法政府,但我们不承认中国是一个对台湾有管辖权的政府,因此用‘认知’的字眼而不用‘承认’,这非常重要,因为这等于是说,我们只‘认知’(take cognizance)中国的立场,仅此而已。”
芮效俭说,大多数美国总统并不了解美国对台海议题的立场是什么,而这个立场就是“无论台海未来如何都只能由两岸的中国人自行解决”,所以有时会对台海情势处理不当(mishandle),例如1995年同意让李登辉总统访美,导致后来解放军大肆扩张军备、台海情势更加不稳。
不过芮效俭在阐释美国一中政策立场与中国一中原则不同之处时指出,根据1982年的上海公报,美国的立场是“台海两岸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美国不挑战这个立场”,上海公报的说法在台湾政治未开放前还说的过去,尽管在未经选举程序蒋氏政权当时的确代表了整个台湾,但这种说法在台湾人民自由选出自己的领导人后就无法成立了。
芮效俭说:“1980年代末期台湾的政治体系逐渐开放,台湾政府的合法性不再来自它代表整个中国,而是民主选举赋予它正当性,从那一刻开始,要再说台海两岸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已不能反映出台湾人民的多元态度了。”
前美国在台协会主席卜睿哲 (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前美国在台协会主席卜睿哲 (美国之音钟辰芳拍摄)
前美国在台协会主席卜睿哲(Richard Bush)也说,美国的一中政策是一个包含美中3公报、台湾关系法及六项保证等多种元素的“包裹”,它的最大长处,在于其模糊性让美国保留了因时制宜的行动自由。
卜睿哲说:“一中政策的长处和弱点即在于其灵活性,它是一个包含各种论述性元素(rhetorical elements)的包裹,可以因不同情境与组合应用于当时的形势,在这些元素中有些比其他更为重要,这是一中政策之所以能历久不衰(endure)的原因。”
不过卜睿哲也说,正由于一中政策在设计上有意的模糊,就连小布什总统也不清楚其内容,因此才会在刚上任时公开表示,将“竭尽所能”保卫台湾,但他实际上已经违反了《台湾关系法》中,关于美国总统在有关防卫台湾的决定必须先通知国会的规定,因此当美国官员对一些议题在立场的表述不够明确时,美国和台海两岸的受众都可能做出错误解读,要平衡各方对美国立场的正确认知的确有其困难度。
卜睿哲说,台湾民主化的政治转变与制定一中政策的时空环境有极大的改变,但一中政策的模糊性让美国与台湾得以发展更强健的关系,也让台湾的民主得以更为强化,由于这个政策,美台之间有明确的领域可以深化彼此的共同利益,现在台湾的发展和美台关系的现状,与80年代美台中止外交关系后许多人曾经担忧台湾能否存活的情况,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文章来源:VO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