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4日星期一

徐琳:社会转型的方式及注意事项



有网友看了我几篇关于社会转型方面的文章后,经过思考,提出了几个问题,正好我也在思考这方面的问题,于是就简单地回答了他一下,然后接着就顺势开笔写这篇文章了。近日中国民主转型研究所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路易斯图书馆宣布成立,想必对于促进这方面的研究会起到一定作用。这也使得我加快了写这篇文章的进度,免得被人抢了先功。这种事争先恐后不是坏事。

言归正传。说到转型,它有几种方式,这几种方式实际上是与专制统治的垮台方式有关的。专制统治者的垮台方式大致有这样几种情况:1、当权者被外国军队推翻;2、当权者被国内民间某股势力推翻;3、体制内一部分人发动政变予以推翻;4、当权者在各方面压力下被迫下台;5、在当权者遭受各方面压力的情况下,体制内一部分人趁机发动政变予以推翻;6、当权者主动放弃权力推动民主。下面我就根据这几种情况逐一进行分析。

一、专制统治者被外国军队推翻

如果专制统治者被其他民主国家的军队推翻,那么肯定是由那个国家的政府来主导转型,例如二战后的日本、西德和海湾战争后的伊拉克等就是这样。

这种情况,具体实施一般是由外国军队中具有较高政治素质的将领负责,这样更有利于对转型的推进。当然,这需要军队中有具有较高政治素质的将领,主导日本转型的麦克阿瑟就是一位具有较高政治素质的将军。有人会说:“不是说军人不干政吗?怎么由军人主导转型?既然他是军人,怎么会懂政治?”人家干的是被占领国的政,不是干自己国家的政。在民主国家,军人不是不懂政治,他们从小就接受了公民意识教育,并且一直对自己国家的民主政治耳濡目染,懂民主政治这并不奇怪。恰恰是懂民主政治的军人才更加能够捍卫这种民主制度,才更自觉地不干预自己国家的政治。

西德由于在二战结束后由美国、英国、法国、荷兰、比利时、卢森堡六国各占领一部分,因此是由这六国联合主导的政治体制转型。

就目前中国的情况来看,单纯由其他民主国家的军队进来推翻专制统治者的可能性极小,而专制政权被另外一个专制国家推翻的可能性就更加是没有了。

二、当权者被国内民间某股势力推翻

如果专制统治者是被民间某股势力推翻,这种情况往往是要经过一段时间的武装斗争。那么在这段时间内,它必须获得民间的广泛支持,因此其主张、目标必须符合大多数人的利益。在当今这个时代,民主思想已经很普及了,人民也没那么容易被忽悠了,加上国内外已经有很多民主人士,因此这种情况实行民主的可能性是很大的,再搞独裁的可能性几乎没有。

要注意的是,这股武装势力不应该参与转型的具体工作,他们只是负责维持秩序和监督转型过程,其主要负责人也不应参与政府的竞选(除非是多年以后)。而民间则应该发出声音,要求实行民主,要求军方不参政、不干预政治,同时民间应该自己主动参与政治,开展转型工作。

如果控制局面的武装力量想向民主转型,那么这种转型也会是比较顺利的,因为这个武装力量能够控制局面。

三、体制内一部分人发动政变予以推翻

通过政变突然推翻政府,只可能是体制内尤其是军方的势力。那么其走向有两种,一种是向民主转型,一种是仍旧实行独裁专制。这要看政变一方是怎样的人。

当然不管他们是怎样的人,民间应该趁机起来发出呼吁,要求实行民主。其政变后立足未稳,军队、警察不一定很服从他们,这个时候要求实行民主比较容易成功,否则等它坐稳了就不好办了。因此即使风险再大,也要趁这个时机搏一搏。其实这个时候风险是相对的,政变者也知道自己立足不稳,很容易被民众推翻,甚至其内部也可能会发生二次政变,因此也不敢疯狂镇压要求实行民主的群众,否则要是自己被推翻了就会死得很惨。所以,这个时候全力地去争取,宪政民主也许就有了。如果民众不全力去争取,也许政变者就又搞独裁专制了。毕竟那一伙人里就没什么好东西。

所以,密切关注中共的内斗也是很有必要的。

四、统治者在各方面压力下被迫下台

当经济形势急剧恶化,或发生让广大民众无法接受的恶性事件,或者发生对外局部战争,等等,在广大民众的上街游行示威、罢工等压力下,统治者有可能会下台。

这种情况,需要一帮有识之士及时勇敢地站出来组建临时指挥部来控制局面、指导行动。临时指挥部要阐明自己的任务、权限,并声明在局势基本稳定后或承诺的时间予以解散。

由于没有一个强大的势力来维持秩序,从理论上来说,有出现社会混乱、军阀割据、军阀混战的可能。不能因为在理论上有这种可能性于是就害怕、阻挡变革,实际上也阻挡不了。从当今的国内外形势来看,这种可能性并不大。当然,也不得不防。

从条件上来看,要想维持社会稳定,无非是两个东西,一个是军队稳定,另一个是街市稳定。

(一)、军队稳定。要求军队不参与任何事件、活动,保持原地不动,不得以任何借口发起武装攻击,即便自己遭到攻击,也只能是就地防守还击,不得追击、进攻扩大战事。

临时指挥部发出的公告要将关于军队稳定的具体要求写清楚,声明军队不得以任何名义违反公告要求擅自行动,否则视为乱国祸民。

此外,可向联合国请求支援,委托美国等民主国家派航母停靠在沿海,并派维和部队进入中国维持秩序。

要求核弹部队立即接受联合国核能机构的监管,着手销毁核武器,实现无核化。此外,各部队有生物化学武器等违禁武器的,必须主动报告,一律通过联合国有关机构予以处理,否则将交由国际法庭审判。

要求各部队指挥官在其所统领的部队的全军大会上作出拥护民主的表态,宣讲民主的好处,宣读临时指挥部的公告,进行实况直播,必须有民间代表在场(最好是由临时指挥部指派),并且事后及时到临时指挥部汇报情况。

(二)、街市稳定。首先是基本生活必需品货源充足、物价稳定,这同样需要临时指挥部做好宣传,要告诉人们:一个伟大的时代已经到来,我们的国家将会建立一个真正公平合理的制度,每一个人都能有生活保障并活得有尊严,现在需要大家保持理性,不要恐慌,只要大家忍一段时间,一切都会很快好起来的。必要的时候国际社会将会提供援助。即使个人蒙受一点损失也不要计较。如确实发生了因维护社会稳定而不可避免的损失,应尽量收集证据、找人作见证,便于日后申请国家补偿。要求电力、通讯、网络、交通、供水、供暖、新闻媒体等部门照常运作,保障人们的正常生活。要尽快建立临时救助机构。

公告的言辞语气应温和,不要一副文化大革命的腔调。

告诫人们这段时间最好是不要搞游行示威活动,尤其是各党派不得组织、参与游行示威活动。游行示威活动必须理性温和,不得搞打砸抢,否则将予以严惩。
所有故意犯罪行为,一律严惩,但必须走法律程序。

各地可组建临时治安队。临时治安队权限要写清楚。各地治安队主要成员名单必须向临时委员会报备,包括管辖的地域范围。

任何民间纠纷必须克制,收集证据留待国家制度、法律基本建立后解决,不得酿成大型械斗,否则双方将遭到惩罚。

未来的民主国家会充分保障公平正义,对每个人都有利,不要因当前吃一点亏而去破坏民主进程。

五、体制内部分人趁当权者难以应对各方面压力而发动政变予以推翻

这种情况是第3种情况与第4种情况的结合,只不过发动政变者是见大势已去为了自我救赎而为之。这个时候是民众已经站出来了、走上街头了。这种情况参照上述第3、第4种情况的做法就行了。

六、当权者主动放弃权力实行民主

这种情况无论对哪一方都是最有利的,但当前专制统治者不一定明白,不一定愿意这样做。尽管很多人认为当今的专制统治者绝对没有这种可能,我还是认为这种可能性还不能完全排除。万一真的出现这种情况,而我们却没有任何准备,那就是对自己、对社会不负责任。

有人也许会说,如果他真的会实行民主,那倒好,也不用咱们操心了,他怎么搞都无所谓,只要是实行了民主就行。事情可不是这么简单。作为中共这样一个犯下累累罪恶的政权的专制统治者,他如果实行民主,也必然是要维护旧体制中的一帮人的利益的,否则他根本不可能走出这一步,他在体制内必须有一帮人帮他,而这帮人本身也是既得利益者,甚至犯下了一些罪恶,他必须对他们有所承诺。如果任他怎么搞,那么他肯定是要维护他们的利益,其结果则是损害了大众的利益。倒不是说不能对他们做出让步,但总不能让他们为所欲为,因为他们已经贪婪成性了,否则就会像俄罗斯那样,搞来搞去依旧是独裁,依旧是利益集团在侵吞国家人民的利益。如果等到变成像现在的俄罗斯那样了,那就已经迟了,不太好办了,又要经历一次变革,甚至付出更大的代价。如果在一开始搞变革时,民间就有清醒的头脑,有所准备,积极参与,就可以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

有人会说,积极参与是肯定要的了,头脑也肯定会清醒的,至于准备,那有什么好准备的,总之见招拆招就是了。

哪有这么简单。中共一贯靠谎言欺世,善于玩弄各种花招,一般良善之辈远不是他们的对手,绝不可掉以轻心。

一旦专制统治者宣布要实行民主了,那么,就不能再把他当作一个专制统治者来对待。而对于民间的参政者来说,之前的抗争方法就不适用了,因为你是一个政客了,不能用一般民众的方法,要用民主政治的方法,而民间的民主人士们没有这方面的实践经验,于是就有可能玩不过旧体制中的那帮人。倒不是说他们的民主政治能力就比民间参政者强,实际上他们搞惯了专制那一套,民主政治能力比民间的参政者还差,问题是民间的参政者不够成熟的民主政治水平难以对付他们的歪门邪道。就像一个学过一点功夫但功底不深的人跟一个没学过功夫但很有心机、专出怪招的人打架,学过功夫的往往还打不赢,因为他太拘泥于套路,却不懂得用合适的招术去应对。

俄罗斯的教训已经摆在那里,如果我们还不懂得吸取教训、寻找对策,成为第二个在这个坑里摔倒的,那就是傻瓜中的傻瓜。

我的一贯观点就是:并不是寄希望于会发生什么情况,但应该有所准备。不要“幸福来得太突然,我却不知如何面对,茫然和愚蠢的冲动,铸成的错难以追悔”。这有点像一段歌词哈,改天我试试编首歌出来。

如何吸取俄罗斯的教训、探寻应采取的对策,这还得对俄罗斯的转型过程进行详细了解研究,这方面我还很不够,我所知道的两点就是,一个是特务政治,还有一个就是民族主义。这两点不可忽视。实际上这两点中国当局现在已经在大肆运用了。

还有一种情况。统治者虽然是真正的想实行民主,但太担心失败,因为失败了他们会很惨,因此对民间的抗争打压过于严厉,甚至造成民主精英和民众的巨大损失。他们或许会认为,只要最终实现了民主,犯下再大的罪恶也没关系。他们一贯就有一种“做大事不拘小节”的思想。问题是,那些牺牲真的是必要的吗?难道没有办法避免吗?也许只是他们能力不够或者没有信心。他们从来没有把老百姓的生命当一回事,他们之所以会实行民主,也只是因为形势所迫。

不论是哪种情况,民间都应该及时组建临时指挥部或临时委员会。尽管之前的抗争阶段成立组织有很大风险、应尽量去组织化,但关键时刻却要有成立临时组织的意识和能力。临时组织与长期组织还是有所不同的,最大的不同当然就是,临时组织是有期限的,到时间就要解散,这个时间是由这个临时组织自己承诺的。如果不作出解散的时间承诺,或者到了时间不履行解散承诺,则不能稳定局面,一些势力尤其是军方的势力会以此为借口发动讨伐。如何确定合理的时间目标这很重要。时间定得太长了,让人觉得缺乏能力和诚意,容易发生意外;时间定短了,到时候该做的事情还没做好也不行。如果时间稍微长一点,超过半年,那么还得要有中间的时间目标,即到哪个时间点完成什么任务,这样才能增加人们的信任度。

即使是当局主动转型,它也应该成立转型临时委员会,承诺在什么时间完成什么事项,包括宪法表决,开放党禁,总统普选等。

当局主动转型,民间也应该主动成立民间的临时委员会。

当权者主动放弃权力实行民主,肯定是想在其主导下推动民主进程,可能不会主动让民间参与,而是搞所谓的“用专制结束专制”那一套,专制手段本来就是他们最拿手的。即使他们让民间人士参与,也可能会玩手段,让一些并不真正具有代表性的人参与,这些手段他们是很娴熟的了。

那么民间怎么去参与呢?这个时期,是转型的特殊时期,正如托克维尔在《旧制度与大变革》中指出的:一个坏的制度,它最危险的时候是在它开始改革以后。因此,当权者会严防死守,对游行示威甚至对组党都严格控制、严厉打压。由于他已经宣布了开始向宪政民主转型,那么“特殊时期”这个金字招牌会让他的严格控制、严厉打压得到很多普通民众的理解支持,因此,通过游行示威、组党的途径去遏制其在转型期制定制度、措施方面的为所欲为,可能行不通。那么怎么办呢?那就成立民间的临时委员会吧。临时委员会是临时的,它不是政党,也没有组织、发动能力,对当局不构成任何直接威胁,它的作用只是监督、参与转型过程的制度措施建立,如果当局连这都不允许,那就毫无转型的诚意了。

临时指挥部或临时委员会具体要做、要完成的任务有哪些这里我就暂时不详谈了,留一点作业给大家吧。

不论是哪一种情况,任何情况下都不要搞打砸抢。对此要充分宣传、做好防范。

转型期是特殊时期,必定要采取一些强硬的、严厉的措施维护社会稳定。如何制定这些措施既能有效维护社会稳定又不至于给实行独裁专制、腐败提供了条件,同时不使民众尤其是民间政治精英遭受太大的损失,这很值得思考。

文章来源:民主中国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