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4月20日星期四

唐吉田:痛悼刘荣生律师



昨天上午,刘荣生律师在办案途中不幸身故的噩耗传来,我第一反应是不可能。旋即各方面消息纷至沓来,我不得不接受这一无情的现实。

我与刘荣生律师虽有线上不少联系,但真正谋面也就三两次(泰山脚下、梦帝之都)。由于从小生活在闯关东的人群里,我对齐鲁大地、孔孟之乡的人有着特殊的感情。我对刘律师的第一印象是:活脱脱的一个儒律(相对于我自己莽律而言),三言两语便能看出其学养深厚,而又丝毫没有恃才傲物的表现。

得知其比我年长,单聊时我都是叫他刘兄或荣生兄。两年多来,面对极为恶劣的环境,他知难而上,多次主动请战,拖着病体奔走在神州大地:白山黑水、鲁浙粤晋,很多地方都留下了他的身影。我“久病成医”,爱在健康方面提醒他注意劳逸结合,他虽口头接受,但转眼又投身于紧张而忙碌的维权工作。

我和他都曾服务过的群体或许基于策略等原因,时不时地流露出来对某皇的热切期待,客观上造成了一些不应有的损失,尤其是在道义形象方面。对此,荣生兄多次苦口婆心地在群里劝导,有理有据地分析局势,提出行动中应注意的问题,其赤子之心跃然于字里行间。就在十几天前,他还准备写篇文章详述自己对宗教信仰类案件辩护的主张。谁知,我已无法完整读到他的真知灼见了!

荣生兄走了,不知他是否有些许遗憾:自己倾力辩护的无罪之人大多无法马上免于构陷。转念一想,英年早逝的他应该没有什么可以遗憾的,毕竟曾经为了自己热爱的事业奋力拼搏过:一时强弱在于力,千秋胜负在于理。我相信刘兄在天国安享的同时,也会默默地注视着那些为自由和尊严而战的华夏儿女,冀自己未竟之业早日成就。

荣生兄虽不能和我们共事了,但他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精神定会激励更多人走上追寻光明的道路。

刘荣生律师,你放心地睡吧!

2017.04.19

文章来源:微信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

注意:只有此博客的成员才能发布评论。